彭大维:驳周小平,北京雾霾接近52年的伦敦是谣言吗?

彭大维:驳周小平,北京雾霾接近52年的伦敦是谣言吗?

彭大维 2015.12.11 发表于零转基因

​http://www.0zjy.org/viewthread.php?tid=126956&extra=page=1

文革时期有句著名的口号“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自诩为文革精神的继承者的毛左大佬,已悄悄地将矛头由“阶级敌人”转向“民族敌人”-美国和汉奸,但是斗争的弦还是绷得紧。

也不知孔庆东用他的哪只眼,居然从雾霾中看出美国的阴谋:

001FRbw1zy6XHlia2mQ00

不爱文革的正能量周小平,今天从另一个角度发出警告《不要因为雾霾 而葬送了明天的一切!》

另一方面,中国、美国、以色列的科学家们做了联合调研,发布的结论是《雾霾缩短中国北方人五年半寿命》。

为延长患病亲人的生命,哪怕只延长5.5个月,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甘愿倾家荡产!而报告说北方人人均损失5.5年!

“雾霾”的危害程度必须搞清!我们得认真分析周小平等说的话,并且记住他们说了什么,千万不要忘记……

周小平开篇便辟谣:“前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在微信流传,大约是说当年伦敦PM2.5达到1600时,上万人因此死去。而今北京的PM2.5峰值也突破了1600,因此中国人命在旦夕。但,实际上这却是一则彻彻底底的谣言,pm2.5是1977年才确立的标准和概念,谁也无法乘坐时光机回到1952年去测量伦敦当年的PM2.5。”。

我搜索了一下,伦敦大雾事件中PM2.5达1600的说法最早好像出现于“加拿大华人网”2年前的一篇文章《60年前伦敦旧照VS今日北京 空气污染谁更糟》,该文错把烟尘值当成pm2.5的值,把整体当成部分,进而把伦敦的pm2.5值夸大了,反把北京的雾霾危机衬托轻了。

财新网发文《京城雾霾史上罕见 浓度逼近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写道: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清洁空气中心副主任朱怡芳告诉财新记者,伦敦大雾那阵 ‘没有PM2.5的数据,有的是Smoke(烟尘)的数据,在那五天当中,烟尘的峰值为1至2毫克/立方米(1000-2000微克/立方米)。考虑到 PM2.5的监测数值要比烟尘(因为烟尘包括大颗粒物)低一些,(PM2.5浓度1000微克/立方米与伦敦烟雾事件中空气颗粒物浓度水平)应该是相当的。’”

该文除了说北京的pm2.5值接近1000,还提到11月“沈阳市PM2.5均值当时一度达到1155微克/立方米,局地一度突破1400微克/立方米。”,沈阳的pm2.5浓度该超过1952的伦敦了吧?

001FRbw1zy6XHuCP50g6c
图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5ad1110100lh6g.html

看周小平说别人造谣是很有喜感的事。在周小平跃上龙门参加文艺座谈会前,我就发文披露,他写的“江姐被折磨至死”,“下体都被‘木驴’磨烂化脓”系发明家周小平的“原创”,这篇文章周小平的“原创点”也颇多。

周小平说:“越是靠近南北极或越是接近赤道的国家雾霾发生率就越低。”,若真如此,占着不冷不热好地方的中国也活该倒点霉,但他该文后面又提到;“全世界25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有13个在印度”。

周小平还说:“从2006年到2015年,中国PM2.5平均值,(注意,是一年的平均值)连续9年下跌”。而北大的文章《中国 2001—2013 年 PM2.5重污染的历史变化与健康影响的经济损失评估》【1】称:“2013 年是中国 PM2.5重污染及其健康影响、健康损失最为严重的年份。2013 年 PM2.5重污染的发生比例(天数)为 6.1%,  是 2001 年以来发生比例最高的年份;  2013 年因 PM2.5重污染带来的过早死亡总数达 65355 例,  相当于 2001—2013 年期间过早死亡总数的 31%;  而 2013 年相应的健康损失为 281 亿元,  相当于 2001—2013 年期间健康损失总和的 54%。”

该文最奇异的“原创”是:“中国的雾霾问题……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怪罪与中国工业。”,中央有三个自信,他就整出三个”绝对’,绝对不怪工业那怪罪谁呢?脑筋急转弯,想出来没?

怪雾呀!“北京现在面临的雾霾,只在冬天发生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它其中包含的水汽更为充分,干霾充分较之要少得多。”这个病句的意思似乎是:北京的雾霾中雾多霾少,没啥大事。其实pm2.5测量值中是不含水分的,全是周小平所谓“干霾”-细颗粒物的含量。

曾亵渎江姐的周小平,又来品评美女支持人柴静。

他说:“主持人煽情地讲了她小女儿得肺部肿瘤的故事,也拿出了中国每年新增肺癌患者是西方发达国家3.8倍的数据,引得全国人民震惊惶恐不已。但那个主持人却是用真实数据向中国网民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虽然视频《穹顶之下》被封禁,其解说词全文网上有很多,从解说词中,甚至在整个互联网中搜索“3.8”+“肺癌”+“穹顶之下”,都找不出这句“中国每年新增肺癌患者是西方发达国家3.8倍”与柴静的关联,周小平后面的批判也就无的放矢了。

柴静说过:“过去30年来,我国的肺癌死亡率上升了465%”,而周小平引经据典说;“中国人患癌症的几率比起西方发达国家是明显偏低的。”而在3月份我就写了篇《五毛拿旧数据攻柴静,3年前中国肺癌死亡率进世界前6》【2】

周小平还故意颠倒了2015年出品的《穹顶之下》与2010年柴静采访院士丁仲礼视频的时间先后。

他文中的下面这段对话加了引号,看起来好像是原话,但是在柴静采访院士丁仲礼视频中【3】找不到,如同在他文章以外,找不到江姐下体被木驴磨烂。

她表示:“大气是人类共有的财富,因此中国不应该多排放污染物,所以应该和欧洲国家拥有同样的大气污染物排放空间。”。然而她的这种表态却遭到了中国科学院丁院长的反驳。丁院长愤慨地回应:“…… 中国有13亿人,摩纳哥只有几百万人,如果中国和摩纳哥享受一个排放空间的话,那么13亿中国人怎么活下去?”然而那个雾霾纪录片的主持人却还继续厚颜地说到:“不管多少人,按国家为标准来限定排放空间是国际惯例啊。”

周小平不但污蔑自费拍公益片,耗资百万的柴静,还抄《世界力量—非洲七雄之南非》,并添油加醋地说曼德拉为环保毁了南非工业。

“​在90年代,南非曾经是发达国家,工业十分发达,人均寿命高,收入好,治安稳定,医疗水平好,世界上第一列心脏移植手术就是在南非完成的。我们的课本上赫然写着:‘南非,发达国家’。然而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贫穷,祸乱已经向瘟疫一样缠上了这个国家。”

种族隔离的旧南非被周小平写成天堂,而黑人上后新南非​则被描绘得一团黑。

其实“新南非成立之前的 20 年,即1974~1993 年种族隔离的最后时期,南非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仅为1.85%,而新南非成立后的近20 年,即1994~2012年政治变革后的近 20年,南非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速提升到 :3.25%。“【4】

​周小平说南非的​“GDP当中已经不再有一分钱是属于南非本国人民的”,而腾讯公司股权四成半属于南非公司,参股腾讯的MIH还参股很多中国媒体。

与中国一样, 南非被列入金砖五国,但该国重视环境保护,在生物种类数量上, 面积只有 122 万平方公里的南非竟排名世界第二。【5】周小平说南非”依然饱受雾霾“却因贫困而“无暇顾及”。南非三面环海,好望角风大浪急,该国能有严重的雾霾现象吗?

最后周小平说:“有人把雾霾的原因归咎于中国的“钢产量””是“利用舆论让中国走向自杀之路的绞杀战”。这话要在理,那几乎所有真心讨论雾霾的人都能被打成汉奸。周小平还说,二战时中、日钢产量1:10,中国挨日本揍;日、美的钢产量也是1:10,所以日本挨美国揍,而现在美、中钢产量也是1:10……这前景太美好了吧,自干五们,你们是不是都憋不住,要射了。

慢着,那为啥是美国军舰进中国岛礁12海里以内,而不是中国到美国海岸撩闲?海湾战争中,美军战机对撤退途中的萨达姆的部队发动大屠杀,结果每隔50米就有一堆冒烟的车辆残骸,排下来竟达36公里!6号公路因此被称为:“死亡公路”。是天上的飞机钢铁多,还是地面的装甲部队钢铁多?

在后工业时代拿钢铁产量衡量国防实力,如同在后农业时代,用战马数量衡量军力一样愚不可及。

周小平若真想强国也很简单,只要他安于养家糊口,哪怕是办黄网,编又黄又暴力的SM故事,只要别牵扯女烈士,别颠倒黑白误导人民就功德无量了。

参考文献及网址:

【1】​穆泉, 张世秋.中国 2001—2013 年 PM2.5重污染的历史变化与健康影响的经济损失评估.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07
【2】​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78b8b50102vj7a.html
【3】​文字版网址:http://www.szhgh.com/Article/news/politics/2015-03-03/77592.html
【4】​姚桂梅.南非经济发展的成就与挑战.学海,2014,05
【5】南非环保​.小星星,2007,06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