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雾霾不会讲政治

六神磊磊:雾霾不会讲政治

【编者注】这是六神磊磊去年的旧作,近日在其微信公号(ID:dujinyong6)内再次推送时被和谐。

巴丢草:喂人民服雾
(“喂人民服雾” by 巴丢草;数字时代配图)

文/六神磊磊

有一个冷笑话:黄药师上北京,打一个《射雕》里的名词,答案是东邪西毒(吸毒)。

我们有一条法则,它不载于任何法典,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它没有任何具体内容,但每个人却又奇妙地都懂。这条法则叫做讲政治。

它就像姜子牙请来的三光神水罩,牢牢保护着西岐城。有了它在,对于一些还不太完美的现实,例如雾霾,我们就不便出格地反对,因为不完美的永远是支流,是局部,是暂时。

它告诉我们,上面需要试错的空间,需要缓慢地改进的余地。

它告诉我们事物发展是前进行和曲折性的统一,我们不能老做“抠脚藓”般吹毛求疵的事。

然而百密一疏,我们忘了一点,老天爷不会讲政治。

老天爷不管什么主流和支流,也不顾什么大局和小局,更不讲什么负能量和正能量。他只会把一些不完美的事情,粗鲁地、赤裸裸地暴露给你看。

你敢搞他,他就搞你。你让它长杨梅疮,哪怕你非说只是碗口大一个,和整个下身的肌肤比起来只是局部,它也敢把底裤脱到底。

尔能欺人,不能欺天。

其实我一直觉得,讲政治这种提法,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如“忠于领袖”的提法好。

讲政治的本意是要让人忠诚,而且措辞更含蓄,显得不那么赤果果,这是优点。但正是由于它语义模糊,在实际操作中,它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反而未必有利于培养忠臣。

一是它容易诱导人们见风使舵。比如东方不败在位时,讲政治就是紧跟东方不败;任我行上台后,讲政治又变成了揭发东方不败。如果有一个人能通过这些考验,你说他会是个忠臣呢,还是个滑头?它产生的导向示范作用,会是引导大家要做忠臣呢,还是做滑头?

二是它容易被豪强窃用,反而分裂中枢。比如在明教里,教主张无忌可以要求属下讲政治,法王殷天正也可以要求属下讲政治,但前者的政治是效忠教主,后者的政治就变成了效忠法王。一件重要的名器,却不能唯上者所专,便隐藏了危险。

三是这个词儿仍然有一丝理性的成分,有被坏蛋们利用的可能。左冷禅固然可以用这个词儿弹压刘正风,但刘正风也可以反过来用这个词儿反对左冷禅。比如刘正风可以说:“我认为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不搞内斗是最大的政治。”左冷禅还真不好反驳。

越是好的口号,就越必须指向明确、权属清晰,要简单有力,理性成分必须越少越好。比如讲“要爱教,要懂事”,就不如“誓死效忠东方教主”;讲“时刻保持清醒,一心奉献星宿”就不如“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如果扭捏地采用前一种口号,一旦风云突变,全教将无一人是男儿;相比之下,不如干脆采用后一种口号,倒说不定真能培养出一批赤胆忠臣。

回到雾霾的事情上,同样地,我们大家都知道要讲政治,我们都理解雾霾是历史原因、现实原因、客观原因、综合原因造成的,我们应该多传播正能量,要多关注有司采取的积极举措,等等。

但这无法解决一个问题:老天爷不讲政治,怎么办?

有老天爷当出头鸟,于是禁忌就打破了,大家窃窃私语者有之,借题发挥者有之,挟洋自重者有之,一片负能量。

倒不如直接采用简单一点的口号,比如“刀枪不入、百毒不侵”“老天爷不讲政治,但我们讲忠心”之类,禁忌便永远不会打破,效果反而好得多。

你看我们和东北边的隔壁邻居,我们讲政治,他们讲忠心,几十年过去,反差就出来了:

我们什么都比他们强,我们有底气和他比经济、比文化、比外交、比胖子数量,比任何一种东西,但我们敢和他比忠臣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