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步亮:国家网信办主任说中国真的没有网络审查!

东步亮:国家网信办主任说中国真的没有网络审查!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于几天后( 12 月 16 日至 18 日)在浙江省嘉兴乌镇举行,中共党首、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大会,并发表主旨演讲。这是中共自去年主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以来,将会议规格提至最高的一次会议。

几天前国新办为此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在会上回答记者对删帖问题的提问时说,帖子被删,「我也遇到过」,「这有可能是网民举报的,也有是政府部门要求查删的」。他称中国查删网帖的标准是,不能违反中国法律法规,不能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特别是不能危害未成年人的成长。

对网络审查问题,他回应说这四个字用词不当,而且这不是一个新问题,「好像我去年回答了类似的问题」,他认为中国没有「内容审查」,只有网络管理,而且「对于网络的管理,中国政府恰恰是从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而且学得还不够」。

看中国政府官员发布会的新闻,有时候是需要一点智商和情商的,因为他们变化太快,有时记忆超强,有时非常健忘;有时认识深刻,有时假装不懂。你既不能跟他们生气,也不能毫无所谓,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因此必须经常性时而精神正常,时而失常。否则跟不上他们节奏的话,保不准哪天进疯人院的就是你。

和去年一样,鲁炜这次回答,又是选择性失聪、选择性失明、选择性弱智再加选择性智力超常。

在去年的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鲁炜确实也回答过日本朝日电视台记者提问,问他中国为何要关闭 Facebook 等网站。鲁炜先是回答说「没听清你是说哪一个西方的网站在中国无法访问」,「我没有用过这些网站的体验,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被关闭」,接着承认「有些网站无法访问的情况,我想可能是存在的」,然后辩解说,「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中国历来都是好客热情的,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我可以讲两句话,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我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连续两年鲁炜回答问题都是使用的诡辩术,即故意偷换概念,混淆逻辑,使得答与问驴唇不对马嘴,但看起来又好像回答了问题,似乎是那么回事。中共官员运用这一套非常稔熟,因为他们在官场就是靠这一套一步步爬升起来的,而且恬不知耻,即使当众撒谎也能镇定自若,好像煞有介事。能够当众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需要超强的心理能力的,当上了中共部长级以上高官的,都是这方面的高手。

就在一个多月前, 2015 年度全球网络自由度报告发布,中国在 65 个受调查的国家中光荣地排名倒数第一。想必这条新闻鲁炜是看到了的。即便没看到,网信办的舆情监控也应该报告上去了。因为这条新闻一出来就很快在中国的网络上消失了。 2014 年中国网络自由度排名是全球倒数第二,这一次上升到倒数第一,这对他们来说其实是政绩,他们内心是高兴的。

但是怎么就不能大大方方地承认有「内容审查」呢?原来他们也知道这是个不好的词儿?如果没有内容审查,又怎么会删帖呢?即使删的只是「违反中国法律法规」,「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特别是危害未成年人的成长」的帖子,那也是审查了内容啊,不审你怎么知道「违法」?这不是前后矛盾、自己掌自己的嘴嘛!

鲁炜还反驳说,如果真有「内容审查」,那中国网民的增长速度、那些「低头一族」对网络的依赖怎么还会有增无减呢?这又是一个无耻又无赖的回答。 ──那是因为你们审查得还不够啊,你们只是审查删掉了政治敏感信息,你们最好把网上的游戏、娱乐、八卦和工作生活信息等全都删除了、屏蔽了,那就没有低头族了,也就没有网络依赖症了,大家都回到原始社会,挺好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