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 | 失去自由的夏霖律师

维权网 | 失去自由的夏霖律师

原标题:人权律师夏霖被控“诈骗案”将于2016年1月18至22日开庭(附:肖雪慧: 关注失去自由的夏霖律师)

200905240531china1

张思之和夏霖

(维权网信息员刘云报道)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本网获悉:人权律师夏霖被控诈骗案将于2016年1月18至22日开庭。在北京警方第三次送检,检方第三次把时间用到极致后,案子上月移送给法院。12月24日下午,夏霖在会见中得知浦律出来,他很为浦志强高兴。

夏霖律师是于2014年11月8日被抓,当时他刚接手北京民间机构传知行经济研究所创办人郭玉闪的案件。而其后来被控却是“诈骗罪”,目前得知涉及金额1000万。而夏霖本人否认指控。夏霖代理莫律师莫少平称,夏霖所涉借款,属民间借贷,部分尚未到期。

夏霖律师曾代理“邓玉娇案”、“崔英杰案”、艾未未发课税案等广受海内外关注的维权案件。

附:肖雪慧: 关注失去自由的夏霖律师(2014年9月5日)

再有两天,夏霖失去自由就10个月了。6月30日第一次退侦期限用够,已经再次送检,期限也要到了。在浦案那里被用尽的送检-退侦-再送检……,似乎要在夏案故技重施,把退侦-送检程序吃干榨尽。

十个月前夏霖被带走,很意外,但细细一想,就不意外了。

夏霖对自己的定位不是维权律师,办案走的技术路子,但从不惧为公义出手、为朋友两肋插刀。他义救崔英杰、出手邓玉娇案。崔案结案后,夏霖继续关心着这个年轻人,在崔英杰服刑期间,夏霖不仅经常跟小伙子通信,还多次探望。我看过崔英杰写给他的一封信,读来令人动容。邓玉娇案发,他迅速赶赴巴东,取得关键性证据。案子后来能取得好结果,跟他在艰难危险处境下所做的前期努力是分不开的。他在巴东的作为和处境,从张思之和浦志强当时致他的信可以看出:

夏霖律师:

联系困难,沟通不便,师友同道,十分挂念。

目前巴东情况令人担忧,考察你们前段工作,就我们所见,完全合法,无懈可击。信赖你的职业操守,不担心你的业务能力,只是挂念你们的人身安全。

……

如有不适,请设法电告,我们将随时前往。凡诉讼,终有水落石出之日,眼下不必过于着急。

关注着你们,相信你们,等你们归来!

浦志强 张思之

二OO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邓案之后,他跟浦律一起接下当时极为敏感的成都谭案。在中国的司法环境下,这个案子的性质就预先决定了审判结果,但两位律师尽了最大努力,在跟反法治力量的较量中,虽败犹荣。一、二审主审法官宣判审判结果,不敢正视两位律师的眼睛,也是奇观。

“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不光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处事风格。浦律出事,他欲推动事务所发声明支持浦律;雪村自首,他去派出所接人;玉闪被抓,他立即接手……

在浦案上,他秉持“有一分希望做百倍努力”的原则做了很多工作,但也受了不少误解和攻击,我在微博上谈及这事,有律师留言:“我是知情人之一。疾风知劲草。”

他的委屈只有跟很少朋友诉说。有次电话中他有点天真也有点负气的说:“一旦到可以公开案情不必忌讳那天,老子要臭骂……一顿。”还没等到这一天,他自己进去了。

如今夏霖失去自由10个月,现正遭遇送检—退侦—再送检……模式的折磨。但他没有被抓的维权律师那样广泛的社会关注度,却有出自某些同行针对他的流言,在夏霖无法自辩、解释的处境下,不出示证据的指控性流言,伤害的不仅是夏霖。

我始终认为,律师是一个很有行动力的职业共同体,只要不是听命权势随权势鼓点起舞的败类,律师间无论办案方向、理念有怎样的差异,个人关系上有什么问题,关键时刻宜抛开歧见和隔膜,团结起来维护律师权益、法律尊严。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