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青联民宗委副秘书长涉嫌传播极端宗教被捕 中央统战部与国家宗教局介入后 获释

全国青联民宗委副秘书长涉嫌传播极端宗教被捕 中央统战部与国家宗教局介入后获释

新疆警方追查极端宗教音视频来源,兰州警方反恐支队协助抓捕马军阿訇。中央统战部与国家宗教局介入,在马军承认不应违反《宗教条例》清真寺外从事宗教活动的错误后释放。有人投诉国家宗教局马军曾煽动穆民打砸当地政府。

马军阿訇被新疆阿克苏柯平县看守所关押27天后获释

被新疆警方拘押的马军阿訇终于回家了!马军阿訇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柯平县看守所关押了27天后回来了。因为受邀作为兰州某学院少数民族联谊会辅导员,为该学院少数民族学生学习班讲授伊斯兰教知识课长达三年,听课学生中有来自新疆的维族学生,后来这个维族学生回到新疆,播放自己用手机录制的马军阿訇讲课的音视频资料,与同伴朋友一起学习,其中并没有所谓极端宗教内容。这事被人举报,学生以非法组织学习宗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拘捕。追查音视频资料来源就追到马军阿訇。

新疆柯平县警方来到兰州,兰州市公安局反恐支队出面协助新疆警方,跟踪到街上对马军阿訇实施抓捕,然后转交新疆柯平县警方。押至新疆后才签发了刑事拘留证书,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

马军阿訇是一位年轻有为的阿訇,也是一位积极配合政府工作的阿訇,经常为政府的民族宗教工作做正面宣传,前几年被推选为中国青联民族宗教委员会秘书长,还常常被兰州市委市政府领导邀请参加会议听取汇报,近两年还连续被中国朝觐团圆甘肃省分团邀请作为甘肃分团带团阿訇,协助政府组织的朝觐工作。今年斋月新华社记者受国家宗教局推荐到兰州新关清真寺对马军阿訇做了专访。被捕时才刚朝觐归来一周多时间,归来后第一个主麻还在清真寺大殿上宣传了政府朝觐团的工作。准备几天后赴北京参加政府召集的会议。

马军阿訇被捕后一时在穆斯林群众中产生很大影响,人心惶惶,人们担忧这样下去不知下一个会是谁。经过亲友、穆斯林人士和新关清真寺等各方面的奔走努力, 兰州市委市政府及省相关部门也引起重视,经努力,经中央统战部和国家宗教局的过问下,事情终有了转机。兰州市派出以统战部副部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副局长等人组成的工作组赴新疆交涉,新疆把马军阿訇转交兰州警方处理,马军阿訇终于被带回兰州。在承认了不应在清真寺外从事宗教活动的错误后予以释放(说是清真寺外进行宗教活动是违反《宗教条例》,是违法的)。

马军阿訇终算有惊无险,受了27天牢狱之罪后没有缺胳膊少腿地回来了。可留给马军阿訇更是留给广大穆斯林群众和众多阿訇们许多无法释怀的问题:

1. 马军阿訇有没有的违法?有没有犯罪?

2. 如果没有违法犯罪,怎么能随随便便抓人,而且不履行法定程序拘捕?

3. 如果违法犯罪,又怎么能在上级有关部门过问下就可随意放人? 这法律岂不成了儿戏?

4. 以后穆斯林阿訇还能不能、敢不敢在清真寺以外宣讲宗教知识?如果讲了会不会又成为马军第二? 绝大多数阿訇都是普通阿訇,没有政府背景,一旦被拘捕,可不会有马军阿訇那么 “幸运”。

5. 以后中国穆斯林还能不能在清真寺以外礼拜、封斋、学习宗教知识、给自己孩子教授伊斯兰教常识?据说这也是违反《宗教条列》的!

极端反宗教政策已溢出新疆,向内地蔓延

极端反宗教政策已溢出新疆,向内地蔓延!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令国内穆斯林界惊愕和恐慌,也令人深思。一是兰州新关清真寺马军阿訇因给西北民大的阿语学习班讲过课,学习班里有维族学生,学生回新疆后,跟人转述学习班学到的内容,被人举报传播极端宗教思想,学生被捕,涉及供出宗教知识是从西北民大学习班上学的,这样源头追到马军。新疆反恐安全部门警察在甘肃公安安全部门陪同下到新关清真寺带走马军阿訇,未通知亲属和寺方。只是事后告知兰州市委统战部和宗教局,由宗教局通知了新关清真寺。现马军阿訇监押在新疆阿克苏。

可悲的是这个马军阿訇不仅是位知识能力都很优秀很受年轻人喜爱的阿訇;而且是一位跟官方宗教统战部门走得很近积极配合政府宗教统战工作受到政府有关部门支持的阿訇;还被推荐为全国青联常委担任全国青联民族宗教委员会秘书长;就在今年斋月中央电视台还来到新关清真寺对马军阿訇做了专访;还连续两年被选聘为甘肃朝觐团总阿訇;前不久刚朝觐归来,回来第一个主麻上还在新关清真寺大殿上为国家朝觐团做正面宣传;正准备几天后赴北京参加全国青联会议,结果,北京开会没去成却被押进新疆的大狱。对于马军阿訇一事目前官方还没有任何正面答复,只是新关清真寺被告知:阿訇宗教人员只能在清真寺内进行宗教活动,不得到清真寺外宣传宗教。

二是安徽省临泉县伊斯兰教协会和清真寺寺管会在政府民族宗教管理部门不作为的情况下,自发维权,清理清真食品市场,处理了那些“挂羊头卖猪肉”的假冒清真食品的不法商贩。可竟被公安部挂牌督办以黑社会组织案对临泉县伊斯兰教协会和清真寺寺官会21位成员提起公诉!政府对宗教对清真食品迟迟不立法,对国内清真食品行业早已泛滥了的“挂羊头卖猪肉”假冒清真食品侵犯穆斯林权益的混乱现象不管不问不作为,安徽临泉县伊斯兰教协会和清真寺寺官会出面治理,却被打成黑社会,真是天下奇闻! 国内许多城市欺行霸市的青海拉面帮,屡屡打砸伤人多次酿出人命案件,却从未被以黑社会治罪——-因为他们不涉宗教!

云南的两清,央视记者下去暗访,他们看到的不是沙甸等地回民社会的安宁祥和良好的社会治安,回报的材料却是当地最宏伟的建筑是清真寺,回民群众更听清真寺的话,不听政府的话,上纲上线:“教权大于政权”。几起事件已明确地提醒我们,新疆的极端反宗教政策已溢出新疆,向内地蔓延,国内穆斯林感到惊愕和恐慌,担忧着1958年“宗教改革”和如今“去宗教化”“去极端化”这两场同样性质的腥风血雨向甘宁青及全国穆斯林袭来。一旦厄运降临,谁也躲不过,包括那些电视镜头前党叫说啥就说啥大做中国梦的政府阿訇们。我们惊醒着,我们小心着,希望避免重蹈1958年和现在新疆的覆辙!

马军,男,回族, 1972年5月出生,甘肃兰州人,群众,大学学历,兰州市城关区新关清真寺教长。十一届全国青联委员,九届省青联常委,兰州市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2014年获甘肃省沃尔兹演讲大赛一等奖。

高中毕业后马军成为新关寺的一名满拉(在清真寺里学习的人),开始接受传统经堂教育。和其他满拉不同的是,每晚他会到附近的外语班上学习阿拉伯语。1993年的一天,马军走在兰州街头偶遇了两个外国人。为了练习口语,他主动上前攀谈。而这一聊,改变了马军的求学之路。在这两位沙特阿拉伯麦地那大学老师的推荐下,1994年马军来到沙特,攻读法律专业,五年后顺利毕业。

沙特去学法律,尼玛学的都是瓦哈比派的石刑吧

早说了中央已经被渗透渗入肺腑,和苏联末期毫无区别,你们就是不信。先在反恐的规矩就是全打死,比如上次杀矿工的那个事件,如果只是抓捕,那么都嘴硬说自己不是动手的,就不会死刑,死缓,十几年出来再杀特警全家。这就是现状。国家的崩溃会从疆藏失控开始,届时三点开花,各组织部分彻底脱钩迸散,宛若宋末。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