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图观政 | 气候问题谈判,中国领头的不止是雾霾?

一图观政 | 气候问题谈判,中国领头的不止是雾霾?

作者:林起林

雾霾再袭京城!连马云都在巴黎气候大会上调侃道“要回外星去”。气候变化、环境污染问题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乃至共同命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巴黎气候大会已是第21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每一次气候大会的结果自然牵动人心,但到底是谁在主导气候问题的谈判?中国是否拥有领导权?

11月30日,巴黎,第21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如期举行。

12月7日,数轮激烈谈判后195个签约国的谈判代表们终于通过了一份初步的会议草案。在这份48页的草案中,以小括号标出的有待进一步商榷的内容竟有900多处。

12月9日,一份新草案的干净文本“千呼万唤始出来”,文件从原来的48页缩短至29页,有争议的括号也减少到了366个。

然而,直到今天,谈判仍在僵持。减排?发展?责任?未来?各国都试图在气候政治的天平上探寻某个舒适点。

我们不禁想问,气候大会一次次地开,到底哪些国家被视为气候变化问题谈判的领导者?又为何是它们?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Charles F Parker等学者告诉了我们答案。

中国被视为领导者吗?

一项常常被引用的记录是这样的:2006年,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并正在成为史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更重要的是,随着经济规模的进一步扩张,

中国被“期待”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正是其中一个方面。

那么,在气候大会上,中国被参会者们视为一个“领导者”了吗?

Screen Shot 2015-12-12 at 下午3.58.43

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问题。

受访的各政府机构代表、谈判者以及非政府组织代表和研究者中,认为欧盟、中国、美国是2009-2011年气候问题谈判领导者的比例大致相当,分别约占该年受访者的一半。

再往前看,在2008年波兹南气候大会上,认为欧盟是领导者的受访者比例却明显高于认为中国、美国是领导者的比例。实际上,欧盟的表现十分反复,其领导力认同度从2008年的62%一路跌至2010年的45%,但在2011年又反弹至50%。

相比之下,中国的领导力认同度一直稳定在50%上下。美国的领导力认同度则呈现“倒V”型走势,其认同度的高点出现在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上,此后开始下滑。

如果按受访者的地域划分,又会有哪些有趣的发现呢?

121008374

2008-2011 年认为中国是领导者的亚洲受访参会者的比例平均为 43.5%,整体比例从 2008 年的 35% 上升至 2011 年的 52%。然而,来自欧洲参会者和北美参会者的平均支持率却分别达到 57.5%、54%,远高于亚洲参会者的平均支持率。

奇怪的是,观念中与中国关系友好的非洲参会者认为中国是领导者的比例并非一直维持在高位,而是有所波动,2011 年的比例与 2008 年的数字相比甚至已经下滑了 20 个百分点!来自南美洲、大洋洲的支持率的波动也比较大。

欧盟的支持率主要来自欧洲大本营,平均支持率高达 68.75%。美国的支持率则主要来自欧洲和北美洲,平均值分别达到 56%、55.25%。

大体上,在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议题上,中、美、欧三足鼎立的格局是相对确切的结论。未来,若想继续增强自己的影响力和领导力,中国需要付出更多的实际行动,为全球气候问题的应对提供更多实质性的支持。

“领导者” 究竟是怎样炼成的?

什么因素成就了气候大会上的领导者呢?

研究者一共提出了六个假设,并询问受访者在多大程度上同意每一种假设。同意程度的量化根据李克特量表,评分介于 1-7 分之间,1 分表示 “非常不同意”,7 分表示 “非常同意”。

那么,受访者最看重潜在领导者的什么能力呢?

3577068492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数据显示,受访者最看重的是潜在领导者寻求所有参与方共同利益的能力。2009-2011 年该项得分的均值为 6.15分,得分率为 87.86%。相比之下,潜在领导者 “争取自我利益的能力” 的平均得分率是最低的。

四种领导者潜在能力的平均得分差距不明显。令人稍感惊讶的是,尽管领导者 “提供有助于解决问题的资源和动力的能力” 是学术研究的热点,但在受访者眼中,这项能力的平均得分却最低。对此,研究者的解释是,2009 年哥本哈根大会上主要大国并没有展现出应有的领导力以促进最终决议的形成,使人们后续对主要大国提供、调动资源的能力产生了负面印象。

结语

气候变化问题是全球性议题,关系到全人类的共同福祉。欧盟、中国、美国能够在气候治理领域中分别占有一席之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它们更有能力为参会者们谋求共同利益。然而,中、美、欧若想进一步扮演好 “领导者” 的角色,就需要加强彼此之间以及与其他国家、组织的合作。而加强互相合作的基础是,三方都需要在国(区域)内切实推行有效的减排措施。

参考文献
Parker, C. F., Karlsson, C., & Hjerpe, M. (2014). Climate change leaders and followers: Leadership recognition and selection in the UNFCCC negotiation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0047117814552143.

数据来源:BBC中文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