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街参考|领导叫你去挡枪

花儿街参考|领导叫你去挡枪

王勇平1

【来自微信公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相关专题:温州动车事故

这是一篇关于路人甲乙丙的文章。嗯,只有甲乙丙,没有丁,因为丁被领导叫去挡枪了。只是枪响的瞬间,撑在丁下面的领导跑了,丁就变成了一,挡抢变成了躺枪。

(一)

“王勇平退休了,他说自己等待这一天的到来”。骤然在朋友圈看到这条新闻标题,我茫然不知此人是谁,第一反应是我感了个冒、昏睡了几天,世间便又有了我不知道的奇葩与浪花,妖孽或英雄。看到副标题那句“反正我信了”,才想起来他是四年前723动车事故里,因为一句“反正我信了”语出惊人,也成了个倒霉蛋儿的铁道部前新闻发言人。

2011年7月23日,温州发生动车追尾事故。舆论中,一面是惨烈、人祸、国难,另一面则是论坛中汹涌流传的,埋车头、瞒证据、瞒报死亡人数。一面是沉痛,一面是猜测或谣言四起。

事故发生26小时后,铁道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场内等待的记者,仿佛背负着汹涌民怨,能呼吸到的都是热腾腾的怨气;一墙之外,王勇平正待推门而入,他的空气中凝结的,是风萧萧兮易水寒。

时至今日,我都觉得那是一场无论谁去参加,都会被放在显微镜下审视、都会被汹汹怨气解读、都会随时引爆炸药包的新闻发布会。那一推门,无论要说什么,都要被钉在职业生涯的耻辱柱上。

不过,对于曾经的铁道部,那个向来扮相威严、半军事化管理、姿态高高在上的铁道部,更不具备处理此类情况的经验。自然,王勇平做的也更笨拙。

他在发布会上说了两句雷人的话,一是“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另一句是“这是一个奇迹”。这本应是脱口便知是祸的对话,但久居体制内的人并不这样看。第二天早晨,王勇平在大厅里遇到部领导,部领导还告诉他“上级领导看到了发布会的现场转播,提出铁道部要表扬王勇平”。已然筋疲力尽的王勇平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但求无过,这无异于痴人说梦。王勇平自此成为了众矢之的,他被免职、被调任波兰,人们在网上叫嚷“绝不能放过他”。赴波兰前,他每天缩在铁道部小型新闻发布会的会议室里,不上网、不看报,把自己与外界隔离。在波兰,每逢重大节日,他也只能与自己80岁高龄的母亲QQ视频。

(二)

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前,王勇平两度跟领导表示“他没准备好”。

7.23事故发生后,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王勇平还没来得及去现场。他刚刚下飞机,就接到上级领导的指令,要求立即召开发布会。

王勇平立即赶去向部领导汇报,由于当时很多情况还没有搞清楚,还没有人知道事故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王勇平提出能不能稍微晚一天再开发布会

但有关部门要求当天晚上必须开,因为当时的舆论出现了很大的偏差,谣言盛行,完全可能引发严重的群体性事件。而彼时,当天要开发布会的消息业已传出,很多媒体在等候。所以当天不管晚到什么时候,发布会都要开。

部领导问王勇平“开这个发布会有没有把握”?他说自己刚刚到,情况不掌握,没有把握。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关于事故的传闻分分秒秒地发酵,领导又问“你究竟有没有把握”?王勇平依然说“我没有把握,但是领导让我上,我尽力而为”。

去发布会现场前,王勇平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嘱咐家人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一个关于事故发布会的直播节目,家里人就不要看了,特别不要让80岁的老母亲来看。

王勇平下车,走向发布厅要走进发布厅,门口,有一位熟悉的记者朋友在等他。见面,对方伸手拦住他:“王部长,里面太乱了,今天可能会出事,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取消这次发布会吧”。这时站在王勇平身后的一位上级部门领导说,他先进去看看。过了一会儿,他出来很凝重地说,我们还是进去吧。

此后,便是那场闻名的发布会。那是一场新闻发布会,也是一场情绪发泄会。

王勇平2

那句著名的“我反正相信了”,背景是彼时网络上盛传救援人员埋车头是为了掩盖证据与事实。被问及,王勇平回答说“我下飞机的时候,问接机的同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给了我一个解释,掩埋车头是为了便于继续抢险,因为当时抢险现场狭窄,有一个泥潭,必须先填埋后才有助于继续的救援。事实上,这是举世皆知的事故,任何方式也掩盖不了”。

其实话说到这里,他本是无责的,但王勇平又神补刀了一句“至于您信不信,我反正相信了”。后来他说,自己讲那句话是为了得到媒体的信任。也许,作为铁道部的宣传部长、新闻发言人,他只是习惯了这样的语气。

一个尚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人,被放置在了那个位置,不得不承担了所有该归属于他、超越于他的责任。

他做出了一个正常的官僚所能作出的正常反应,在自己习惯的行为逻辑里尽力一搏,但那一刻人们想看到的是更多的担当、责任感、道德、勇气。这一切,王勇平没有呈现,也许,他也无力呈现。

新闻发布会后,王勇平被免职,远走波兰,他的新职务是华沙铁路合作组织的委员。部领导找他谈话时说,舆论现在炒得这么厉害,但这不是你的过错。

(三)

2014年11月,王勇平从波兰回国,铁道部已然不是他熟悉的铁道部,换了牌子改叫铁路总公司,曾经由他挂帅的宣传部也早已换了新人。他迎来了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铁路总公司文联主席。

在通过他作为文联主席提名的会上,王勇平讲了一段话,大意是说,他只有1年的工作时间了,算起来就是三百六十多天,他要把每天都过得有意义,不虚度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他的工作不再似从前那样忙碌,早八晚五,云淡风轻。此前他在宣传部时,基本要晚上八九点回家,有时凌晨两三点还要被叫去开会。

王勇平说,在波兰的日子,如果说什么特别难熬的,便是在传统节日的时候,他特别想念自己的母亲,她80多岁了,为了可以经常见他,竟然学会了QQ视频。想来彼时大多曾经对王勇平不爽、不满、不忿的国人,已经忘记了这个名字是谁,但这家人却依然因为这一事件的波及,分离在QQ视频的两端。

王勇平退休了,有人说他背了黑锅,有人说他是被叫去挡枪的,当时应该有更高级别的领导出席那场发布会。但也许此刻更该想想,即使他是被叫去挡枪的,他挡的又是谁盲射的子弹。

王勇平退休了,他说他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王勇平退休了,至少今年,他可以过个没有QQ视频的团圆年。

王勇平3
图片为王勇平近照

附作者转发要求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下面的二维码,并于正文前显著处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ID(zaraghost)、作者,否则视为侵权,必找你麻烦

花儿街参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