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无视乌镇,Internet才是我们的价值

请无视乌镇,Internet才是我们的价值

纵观乌镇局域网大会各种载体上的官方言论,整体只凸出一个字:钱。具体点说就是「互联网的价值」、也是习近平讲稿中强调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关键部分之一。很明显这种价值的受益方是极权政府和以它为中心的各种利益集团,被习近平引为重量级资源拿出来晒的中国大陆6.5亿网民只是这场圈钱秀的招牌。

民间的政治反对者忙于表达对网络管制信息封锁的反对态度,虽然与去年第一届时刷屏的内容几乎没有任何差别。一方面说明极权当局的维稳手段没有改变、恶劣的网络环境没有改观,另方面也说明中文舆论场的注意力一直没能摆脱被当局制造的热话所牵制、观察和思考的积极性仍然过低,传播心理和表达利益化互为供需关系导致大部分舆论实用性缺失。

我们一直在总结,追踪新的管制方法、监控手段,不断地对网络维稳恶行表达谴责和义愤,但似乎什么都没能改变,环境越来越糟、翻墙者越来越少、大众陷入萎靡麻木,自我审查比审查之程度更令人惊讶。理论群体被当局牵着鼻子走的严重滞后状况是中文舆论场内政治表达的主要弊端之一。但反复强调无效,大部分网民只是在追踪热点,媒体的功利心对此更是起到了绝对的带动作用。

请将注意力离开乌镇,Internet才是我们的价值。

能做的不多,但肯定不是没有。抗争者与极权有对立的价值观,互联网对抗争者来说就有完全不同于极权政府眼中的价值

互联网能提供的东西很多,关键在于人们是否能真正的获取,并对应实践,其价值方可实现。归根结底还是行为动机的问题:政治表达者们要的是表达还是改变。

据日前纽约时报报道,政治表达工具冰的啦于过去一周内是苹果应用商店在台湾排名最高的免费应用(冰的啦在闽南语里意为愤怒地掀桌)。该应用最早发布是在去年,但是上周,在台湾法院裁定顶新集团主席违反台湾食品安全法的罪名不成立之后,它的下载量出现了飙升。开发者林亮宇(Sky Lin)表示,它已经被下载26万次,大量下载出现在过去两周内。

开发者认为,随着活动人士的编程能力日益增强,预计台湾会涌现出更多的这类抗议软件。他和团队的本职工作是经营一个台湾酒吧指南应用。他们主要通过回用以前代码的方式,在短短两周内开发出了这个抗议应用。

本网就这一线索访问政治学研究人士哈桑博士。

哈桑:越来越多的抗争者被抓捕,波及到越来越多的领域,一个早在茉莉花时代就已浮上议程的策略终于开始得到社运届的普遍关注:是否,以及如何进入半地下的抗争

所谓半地下,一方面意味着去组织化,减少对运动组织的依赖,更多地依靠松散网络和隐蔽网络进行动员、组织行动,同时调整行动策略,注重联络和组织的安全性,拒绝联署、举牌等暴露性行动;另方面,意味着拉开和互联网、手机使用的距离,更加强调通讯的安全性,例如更少使用手机,或者回到非智能机,特别是在手机应用上应积极转向各种新型安全社交软件,强调加密通讯。

不过,这却是两种表面截然相反的趋势:前者需要更多依赖互联网,在互联网上实现半地下,后者却相反,更主动地逃离互联网,或精心避开互联网监控。两者结合的平衡点,似乎便是各种新型抗争APP的出现,从网上抗议,到台湾近来抗争者自己开发的冰的啦。显然,这款app是一款社运的杯葛游戏,而且将动员、行动和联合抵制相结合,堪称完美,也迅速进入台湾地区Google Play下载应用的榜首,非常感人,给人启发

Don:在可见的未来,中国的社运者都面临着一个转型,主动拥抱半地下的转型,即进行创业挑战,加入到互联网+的创业队伍中,开发各种抗争软件,以此真正代替传统的组织化动员路径。但是,这种开发和转型,如何适应半地下的安全与有效,至少需要思考哪些问题?

哈桑:例如,能否在手机终端上实现如Twister模式的端对端加密?所幸,今天已经诞生了很多邮件、chat 、和语音的端对端加密应用,除了经典的电报和Wickr,还有S**safe, Cy**chat等,剩下的问题是如何扩展其扫描等具体应用,以及如何推广的问题。当然需要首先摒弃所谓一切行动皆可透明的荒唐想法,有意识地保持推特和这些安全社交软件平行应用的状态

只是,其中的危险仍然存在,主要是能否因为软件的技术安全性就能完全避开当局的监控?甚至其下载、使用本身就容易引起警觉?以及如何避开当局的人力渗透?这就需要从手机选购开始使用非国产品牌的安全手机避免安装如360卫士之类的所有不安全软件等等,尽可能在日常使用中运行各种安全VPN

相对当局的监控而言,每一点安全性的增加,每一个用户、活动者、参与者的安全意识的提高、安全防护水平的提高,都意味着社运的点滴动员和进步。在严酷的镇压和监控环境下,仅仅是公民或者社运分子已经不足以形容合格的斗士,尽管难以要求每一位斗士都必须是骇客级别,但是具备足够的安全技巧和加密通讯技能才足以谈今天的抗争运动。

Don:如何才能令这款应用不沦为纯吐槽口水或者被官方势力渗透?它需要专职人员来维护,如果维护者身在大陆有可能涉及人身安全问题。

哈桑:至于渗透问题,不可避免,却可以分散、多元地使用不同类型的安全社交软件将这种人力渗透的危害减至最低,不定期的小范围面对面交流与核实身份也是必需的。而相关软件的手机号码认证问题,目前虽然难以避免安全漏洞,但是可利用多部手机、多号码方式尽可能规避。每个人都需要保持相当程度的警觉状态,面对和解决这些风险以及未知风险。

当然,强调安全性不可避免地会提高使用门槛,也带来分散化的问题,可能造成用户平台规模的萎缩以及参与性不够等等担心。这恐怕是半地下抗争难以避免的,我们不可能期望出现一个熙熙攘攘热闹无比的、与微博平行的地下公共平台。那样一种广场情景的出现,也许只可能出现在革命前夜、或者标志着革命前夜的到来。这也激励社运分子更积极地开发广场型的应用社交软件,如太阳化运动期间风靡的某款。

而归根结底的,还是所有人的参与,无论是开发抗争APP,还是积极使用之加速自身的转型,或者贡献各种创新的社运知识和剧目,在半地下的转型中构建一个平行的、隐秘的反抗乌托邦。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以下有四个问题留给读者,欢迎在评论栏留言,我们共同探讨:

1、您认为目前中文舆论场上的政治表达存在哪些问题?假设专属平台创建成功,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是否有利?(对于当前舆论场严重的共同体原子化现象,通过创建新平台能得到改善吗?)

2、如果不去创建专属平台,将当前墙外社交网络上的政治表达气候优化至具备联盟基础的理想程度,还存在哪些困难?(物理性难题也计入,比如翻墙

3、假设新平台创建后用户远低于预期,您认为会是哪些方面的原因?

4、上述原因是否可以通过既有安全平台来改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