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andson:​反恐大旗下,大炮即真理 ——再评叙利亚局势及中国的机会

MRandson:​反恐大旗下,大炮即真理 ——再评叙利亚局势及中国的机会

(上)

11月24日,土耳其F-16战斗机在土叙边境,伏击并击落俄罗斯苏-24战斗轰炸机。

对此,本人曾在《简评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事件及其对中国的启示》中指出,叙利亚是前苏联(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传统战略盟友(其境内塔尔图斯港俄罗斯海军在前苏联地区以外唯一的军事基地,是俄罗斯在中东地中海沿岸的重要战略支点),是伊朗的亲密伙伴,是以色列的传统敌人。叙利亚问题的实质,是俄美争夺中东势力范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国力下降,美国试图扩张、巩固其在中东的势力范围,拔除俄罗斯在中东地中海沿岸的最后战略落脚点。土耳其、沙特等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在美国的默许、纵容、引导下积极介入叙利亚内战。以ISIS为首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则是被美国豢养,接受土耳其、沙特资助,用来推翻叙利亚现政权的武装力量。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事件,可以认为是土耳其在美国默许下,对俄罗斯武装力量直接介入叙利亚内战的一次公开挑衅和警告。俄罗斯虽然有庞大的核武库,但是缺乏迅猛有力地打击土耳其的常规力量。

文中指出,俄罗斯已经不是当年的苏联,虽然继承了叙利亚这块宝贵的海外势力范围,但不论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还是从军事实力的角度,都不具备长期固守叙利亚的条件。美国为了本国利益不择手段,支持ISIS等恐怖势力的事实已经昭然若揭。其若干年来处心积虑树立起来的“世界民主国家楷模”的伪善形象,被彻底揭穿。美国及其盟友直接入侵叙利亚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继续支持ISIS为首的反对派武装也必然被世界人民唾弃。美国的欧洲盟友正在承受难民问题的折磨,也希望叙利亚内战迅速了结。目前,双方都有不利因素,都缺乏有效的完全独占叙利亚的条件。因此,双方很可能出现短暂的妥协。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叙利亚冲突有了新的发展。总体来看,俄土关系紧张程度持续升级,各国均在大规模加强其在叙利亚及其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

11月26日,普京会见法国总统奥朗德时表示,愿意加入打击ISIS的联盟,与美法携手。但是,俄美双方领导人应该先坐下来谈谈土耳其击落俄方战机的事情。当天,德国政府原则上决定参与有关军事行动。

28日,德国联邦国防军总监维克对媒体说:“从军事角度看,派战机和军舰执行任务大概需要1200名军人。”

29日, 以色列国防部长亚阿龙说,一架俄罗斯飞机由于失误飞入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上空,而后安全飞回叙利亚境内。

12月1日,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表示,一支特种行动部队将被派往伊拉克,完成袭击、解救人质、抓获ISIS首领等任务。对此,伊拉克总理阿巴迪表示,没有伊拉克政府的批准,任何外国军队都不能踏上伊拉克的土地。

12月2日,英国议会以397对223票通过了空袭ISIS的动议。当天,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表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及其家人参与ISIS的非法石油走私,并公布公布航拍的相关证据照片。

4日,部分土耳其军队以“举行军事演习”、“训练当地军队”为名,越过边境开进伊拉克领土,虽然伊拉克强烈抗议,但是土耳其军队还是留下来不走了。

5日,土耳其以缺少文件为由扣押俄罗斯货船M/V CRYSTAL。

7日,以美国为首的打击ISIS的国际联盟的空袭,导致3名叙利亚士兵死亡,14名士兵受伤。当天,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称,有必要采取地面行动打击ISIS。当天,伊拉克总理阿巴迪表示ISIS走私石油绝大多数经由土耳其进行。

8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土耳其坚持应在叙利亚建立安全地带,并希望继续开展对温和反对派的训练计划。

9日,俄新社报道,俄罗斯、联合国和美国12月11日将在日内瓦磋商叙利亚问题。当天,普京称,希望打击恐怖分子不必动用核弹头。当天,英国首相卡梅伦致电普京,明确重申英国一直反对叙利亚现总统巴沙尔继续参与战后叙利亚政局,并称,叙利亚需要“所有人民都支持的政府”。 俄罗斯也再次表态称,叙利亚被谁领导不应由外部力量决定,而应由叙利亚人民决定。卡梅伦和普京同意,应落实已有的协议,在6个月内帮助完成叙利亚政府转型,然后举行总统选举。当天,来自不同派别的100多名叙利亚反对派人士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举行会议。当天,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表示,准备向伊拉克部队提供攻击直升机和顾问,以协助其从ISIS手中重新夺回拉马迪市。

10日,以色列国防部宣称,以色列和美国当天上午进行的“箭-3”式弹道导弹拦截系统测试取得成功。

这些事件让人眼花缭乱,却有一条潜在的逻辑主线。这条主线是:在叙利亚内战过程中,外国干涉势力起决定性作用。未来建立新政府也好,选举总统也好,都不过是对各国干涉势力及其支持的各方军事势力,在叙利亚武装冲突的结果的确认。在战场决定的事情,不会因为票箱的结果而改变。在涉及叙利亚问题的会谈中,各国发言权大小与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实力密切相关。各国为此都在积极加强在叙利亚及其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增加自身在未来主导叙利亚内战过程中的筹码,以求实现其既定战略目标。

(中)

俄罗斯的目标是尽力保住叙利亚这块海外势力范围,美国的目标是争取推翻叙利亚现政权,并最终将俄罗斯的力量撵出叙利亚——英国已经替美国传话,明确表示不接受叙利亚现任总统巴沙尔。英法德的目标是增加在中东的影响力,法德尤其希望并在争取在和谈过程中推动有利于解决难民问题的方案,减轻欧洲难民压力负担。土耳其和沙特则希望扩张其在周边地区的影响力。

为此,各方积极行动。

其中,俄罗斯的行动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一是加强对叙利亚境内反对派武装的轰炸,在叙利亚沿海地区部署装备有S300防空导弹的巡洋舰,在土叙边境地区部署S400防空导弹,使用潜艇发射巡航导弹打击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并将在叙利亚中部的谢拉特机场设立第2个军事基地;二是表示愿意携手美国打ISIS,但要先谈土耳其问题,试图在美土关系之间打入楔子;三是公开了航拍的ISIS向土耳其走私原油的录像,彻底搞臭土耳其;四是暗示必要时将使用核武器。

美国的行动可以归纳为五个方面:一是应俄罗斯的要求,暂时疏远土耳其,默许俄罗斯把怒气全部倾泻向土耳其;二是试图向伊拉克派驻地面部队,增加在叙利亚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三是在向伊拉克派出地面部队的建议,被伊拉克拒绝后,默许土耳其军队进入伊拉克,为日后应伊拉克邀请向土耳其施压埋下伏笔;四是打击叙利亚政府军,提醒俄罗斯守约;五是与俄罗斯约定在日内瓦磋商叙利亚问题。

英法德的行动,可以归纳为两方面:一是紧跟美国增加在叙利亚地区的军事存在;二是为俄美穿针引线,传递信息。其中,英国更倾向紧跟美国,而法德更倾向欧洲大陆自身的利益。这一方面是因为英美利益结合相对紧密,一方面是因为法德正在饱受难民潮的折磨。

相比之下,土耳其的处境就很尴尬了。

土耳其战斗机击落俄罗斯战机,让普京意识到,以目前俄罗斯的经济、军事实力,不可能彻底消灭由美国及其盟友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巩固叙利亚现政权及其既有势力范围。普京不得不暂时和美国妥协,表示愿意与美国携手,但要美国先疏远土耳其。美国显然接受了普京的提议。于是,在俄罗斯战机误入以色列领空时,以色列表示出高姿态,把俄罗斯战机驱逐走了事。这让土耳其极其难堪。不仅如此,俄罗斯将对土耳其开展全面经济制裁和舆论打击。土耳其即将面临经济下滑、能源紧张的局面,埃尔多安本人也因为其家人涉嫌勾结ISIS走私石油声名狼藉。土耳其为美国火中取栗,却被美国上屋抽梯。

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有必要再次展示其在叙利亚地区的军事存在,以求在下一步俄美博弈的叙利亚内战进程中争取主动,成为有发言权的一方。明白这一点,就不难理解土耳其出兵伊拉克的原因。对土耳其来说,出兵叙利亚无异直接挑战俄罗斯,酝酿与俄罗斯会谈的美国也很难支持,所以伊拉克遭受了池鱼之殃。

紧接着,土耳其提出有必要采取地面行动打击ISIS,随即便提出了价码——坚持应在叙利亚建立安全地带,并希望继续开展对温和反对派的训练计划。这种要求与日本在《塘沽协定》中提出的在中国华北建立“非武装带”的要求如出一辙。

事实上,美国也希望增加在当地的陆军部队,以增加插手叙利亚内战的筹码,在被伊拉克拒绝后,便默许土耳其进入伊拉克。伊拉克自身无力撵走土耳其,除了公开ISIS通过土耳其走私原油的信息以外,没有任何反制措施。可以预期,伊拉克为了撵走土耳其,难免求助美国。可以说,默许土耳其进入伊拉克也好,用直升机利诱伊拉克也好,美国的目的都很明确,即向叙利亚周边地区派驻地面部队。伊拉克自然不希望美国在起境内驻军危害其主权,蹚俄美冲突的浑水,更担心美国搞假道伐虢,却无可奈何。

可以预期,一旦俄美达成妥协,或者美国从伊拉克得到足够的好处,美国必然向土耳其施压,要求其从伊拉克撤军。那时,土耳其将不得不再次灰溜溜地撤退。土耳其对美国的战略意义是封锁黑海海峡,阻止俄罗斯的势力南下地中海和中东地区,超出这个范围就难免会破坏美国在中东地区精心构筑的区域平衡,威胁美国利益。美国显然不会允许土耳其成为中东地区潜在的霸主,更不会允许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复活。

各国外交政策大多相对稳健,只有土耳其野心膨胀,且不能正确估计自身实力与其战略目标之间是否相称,外交政策异常孟浪,所以经常被美国所用,为美国作嫁衣裳。

相比土耳其,ISIS的处境更加不妙。

目前,ISIS已经成为过街老鼠,谁和ISIS有勾结,谁就在世界舆论方面输分。俄罗斯甚至威胁要公开支持ISIS的国家的名单。俄罗斯以打击ISIS的名义轰炸反对派,各国插手叙利亚也都要高举“打击ISIS恐怖组织的”的神圣旗帜,甚至暗中支持ISIS的土耳其也以打击ISIS为名要求派出地面部队。当然,各国在这面统一的反恐大旗下,为各自的利益自顾自地做着各自的事情。所以,虽然都是打击ISIS,但是炸弹、炮弹、导弹,最终究竟扔到谁头上,就不好说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各国将放过ISIS。

可以预期,ISIS将难以按照现有的形式继续存在下去。一方面,对支持ISIS的美国、土耳其和沙特来说,ISIS已经臭名昭著,美国暗中支持ISIS让美国的伪善形象大打折扣,继续支持这样的组织,难免使自己在国际舆论面前处处被动。因此美国有必要向世界展示其反恐成果,对ISIS进行必要的调整,重新树立其伪善的光辉形象。另一方面,俄罗斯以打击ISIS的名义直接插手叙利亚内政,一旦ISIS消失,俄罗斯直接动武的理由就不再充分。当然,那时俄罗斯显然不会袖手旁观美国暗中支持的其它反对派力量推翻现政权。届时,俄美争夺叙利亚势力范围的斗争将被剥去“反恐”或“民主自由”的伪装,以两大国武装干涉的形式,赤赤裸裸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美国、土耳其和沙特并不是要彻底消灭ISIS,而是要将ISIS“破产重组”,改头换面。所以,将来的叙利亚内战中,ISIS在表面上很可能被消灭,ISIS的主要有生力量则将被精心包装成温和反对派,继续长期存在下去,直到彻底推翻叙利亚现政权为止。那时,美国将重新考量ISIS的利用价值,决定将来对ISIS的政策。那才是真正决定ISIS命运的时刻。不过,对ISIS来说,局面并不绝望。一般来说,美国往往养寇自重,乐于默许甚至支持极端恐怖组织长期存在——这些组织是牵制别国政府的有效力量,能起到正规部队无法起到的作用。

如此,便不难猜测,9日沙特召集叙利亚反对派闭门会谈的主要内容:一是要统一起来,消除内部矛盾,使反对派武装形成反政府的合力;二是要商量ISIS“破产重组”问题。

(下)

对未来叙利亚局势的发展,可以预期以下几点:

首先,叙利亚内战是俄美之间争夺中东势力范围的大国博弈的表现。俄美之中一方主动放弃叙利亚以前,叙利亚难有和平。考虑到俄罗斯和美国综合国力的对比,以及美国加息以后对俄罗斯经济的负面影响,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俄罗斯被迫遗恨放弃叙利亚。美国进一步强化其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当然,这并不排除叙利亚可能被瓜分肢解,形成俄美对峙的新局面。不过,这种瓜分肢解和对峙,并不是稳定的结果,必然酝酿新的冲突,直到美国将俄罗斯的势力彻底逐出中东地中海沿岸地区为止。

其次,由于俄美双方均有不利因素,均不能彻底控制叙利亚,所以俄罗斯将与美国实现短暂的妥协。这种妥协必然是不稳定的。无论是内战,还是6个月以后的政府转型及总统大选,推动叙利亚局势发展的都是铁和血,而绝不是选票和票箱。战场上决定的东西,绝不会因为选票而改变。反之,如果选票的结果不能正确反映博弈双方的军事实力对比,则必然在战场上被武器修正。在俄美相对妥协的时期内,双方都会积极调整布局,为下一次冲突做准备。俄罗斯可能采取的行动包括,进一步从经济上打击土耳其、分化美土关系,加强在叙利亚地区的军事存在以及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打击,争取在大选前尽全力扑灭反对派武装——如果能彻底扑灭反对派武装,那么政府改组和总统选举必然在现政府的控制之中。美国显然不会允许俄罗斯这样做,必然会加强在叙利亚及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抑制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的军事行为,还会对ISIS进行“破产重组”,摆脱政治包袱,整合反对派武装,争取使反对派武装形成合力,争取在建立新政府前捞取尽量多的筹码。可以预期,俄美之间,以及俄罗斯与美国盟友之间,必然是摩擦不断,叙利亚的冲突将长期存在,甚至可能出现突然激化的局面。

再次,介入叙利亚武装冲突的国家虽多,但是大致可以分为两大阵营。其中,以美国为首英国、法国、德国、土耳其、沙特等国为一方,以俄罗斯和叙利亚现政府为另一方。美国有能力压服盟友各国,俄罗斯也有能力影响叙利亚政府。从目前俄美两国的实力对比和各自利益看,俄方没有能力在中东发动一场全面战争,更不用说世界大战。美方的战略是全面围堵俄罗斯,也没有发动世界大战的动机。所以,叙利亚内战扩张成中东全面战争甚至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并不大。

最后,在将俄罗斯势力逐出中东地中海沿岸地区后,积极参与叙利亚内战的美国盟友各国,都有望分得一杯羹。各国分到的利益的多少与其在叙利亚地区的实力密切相关。但是,土耳其和沙特很可能受到美国的打压。对美国来说,在中东地区,绝不允许出现新的潜在的地区霸主。ISIS等反对派武装,则将被暂时封禁,类似瓶中的魔鬼被装回到瓶子里,以备下次使用——如果美国能顺利回收的话。届时,叙利亚则是各国的战利品,很可能将类似今天的伊拉克,其主权将荡然无存,俄罗斯、叙利亚现政权和叙利亚民众将是最大的输家。

那么,对于这样激烈的博弈过程,中国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中国是否应该积极支援俄罗斯,甚至参加反恐战争呢?毕竟ISIS与中国恐怖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并杀害了中国人质,中国要出兵有充足的理由。

相比俄罗斯,叙利亚与中国的距离更加遥远。中国即使在叙利亚获得海外利益,也难以巩固。俄罗斯继承前苏联的遗产,没有理由主动放弃,中国则没有必要主动搞蛙跳扩张。

当然,这并不意味中国要置身事外。当今世界三足鼎立。一足过强,必然影响世界的平衡。如果中国从经济上上积极支援俄罗斯,使俄罗斯有能力在叙利亚与美国长期拉锯,必将极大削弱俄罗斯和美国的力量。这显然对中国有利。俄罗斯依赖中国的支持,必然要给予中国相应的好处。美国要中国削减对俄罗斯的援助,也要拿出交换条件。这样的交换条件,显然应该在第一岛链一线向中国做出必要的让步。中国在经济上支援俄罗斯的一个声明,即可能对美国在叙利亚的政策产生巨大的影响,让美国重新考虑中美利益博弈关系。这样的好事,何乐不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