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广东劳工NGO遭警方扫荡 多名劳维人士被抓

自由亚洲|广东劳工NGO遭警方扫荡 多名劳维人士被抓

广州海哥劳工服务部陈辉海主任在工人代表保护机制研讨会上对“工人代表被打压后的救济途径”做精彩的主题发言。(资料图/微博图片)

广州海哥劳工服务部陈辉海主任在工人代表保护机制研讨会上对“工人代表被打压后的救济途径”做精彩的主题发言。(资料图/微博图片)

广州海哥劳工服务部多名员工及两名工友12月3日上午突遭警方带走,至下午获释。与此同时,当地多家劳工NGO的负责人也处于失联状态,截至当天傍晚仍毫无音讯。海哥劳工服务部主任陈辉海在失联前向本台表示,此次的抓捕行动由市公安局牵头,是针对整个劳工NGO的打压。同日,佛山南飞雁负责人何晓波也被警方以涉嫌“财务侵占罪”强行带走。

广东多个劳工NGO组织突然遭到警方“扫荡”。12月3日上午,多名警察来到位于广州番禺区的海哥劳工服务部(原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工人培训部),当时在服务部办公室内工作的宾雪、何兵以及两名到访的工友黄冬梅、成能文被警察带走。另一名员工邓小明也在返回办公室后遭到控制。与此同时,“番禺打工族”、“向阳花女工中心”的负责人及员工曾飞扬、朱小梅、骆红梅、彭家勇等4人失去联系。

本台记者当天下午2点多接通海哥劳工服务部主任陈辉海的电话时,对方告诉记者他目前躲藏在一间酒店内,但预料很快也会被警方带走。陈辉海说,上个月他突然被限制出境,相信此次打压行动针对整个劳工NGO群体。

陈辉海:“半个小时前才确定,他们是撒开大网全部抓捕,我们4个办公室的(员工)全部被控。虽然我今天中午由于去区政府拿些工商资料侥幸走出,但是我估计我也走不了。我目前虽然躲在一个酒店里面,但他们的那种监控设备,我是躲不了的。刚才他们已经明确通知要带我走,已经明确地叫我:你不需要走,你也走不了。”

记者:“他们是派出所还是公安局的?”

陈辉海:“公安分局,市里面的。刚才跟我联系的是市公安局的,已经是很高级别。”

记者:“他们之前有没有过比如登门查一些东西之类的行为?”

陈辉海:“没有。我办公室在4月份曾经被那样,后来就没有。4月份曾经我支持个案的时候叫我要怎么怎么样,后来就没有了。但是今天突然间(抓人),连在场的工友也全部带走。可能大面积下来的,包括我从来没被限制出境,上个月也限制我出境了,本来我去加拿大的,以前从来没限制过。这次看起来就是全风暴。我估计我这次很大可能要(被关)半个月。”

记者:“就是针对劳工维权NGO进行的行动。”

陈辉海:“对,针对劳工维权。我可以承受这个压力,但可惜辛苦了我的工作人员跟工友,还有可能一些资料、电脑主机等等被他们搬走。”

一个小时后,记者再次拨打陈辉海的手机时,提示电话已关机。另几名劳工维权人士的手机不是同样提示关机就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记者转而致电富华派出所,对方承认宾雪等人确实在派出所内,但拒绝在电话中透露抓捕原因及何时放人,在记者追问之下,对方表示实施抓捕行动的不是派出所,让记者询问刑警大队及国保大队。

记者:“我想问下海哥劳工服务部的两个职员叫宾雪、何兵,还有另外两个工人,他们现在是不是在派出所这儿?”

对方:“对啊。”

记者:“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呢,他们有什么问题吗?”

对方:“电话里面我不能跟你说的。”

记者:“什么时候可以把他们放回去?”

对方:“也不可以跟你说的。”

记者:“因为这个海哥劳工服务部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在帮助大家维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对方:“这个都不是我们抓的。”

记者:“人不是你们抓的?”

对方:“对啊,你要问的话问下刑警大队和国保大队。”

其后,宾雪等4人发布消息说,他们在派出所内做完笔录已获释。不过,其余失联的劳维人士仍下落不明。

至当天下午4点30分,再传来消息,佛山劳工NGO南飞雁的负责人何晓波被警方以涉嫌“财务侵占罪”强行带走。

在中国,劳工NGO的处境一直十分艰难。近年来,由于珠三角倒闭潮的来临,大量工人加入了维权行列,而劳工NGO由于经常协助工人与资方、政府展开三方集体谈判,提供法律意见,也因此与地方政府的矛盾愈演愈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