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6的博文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图片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今天我以全然的轻蔑,平静地迎接独裁者的攻击—-就是这假法律名义所作出的判决。在法院堂皇的大楼里,我们可以看到庄严华丽的陈设和装饰,看到衣冠俨然的政府雇员,唯独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义。在二十多个月的监禁中,甚至更早在2011年我被秘密关押于番禺南大路广州市民警培训中心内和遭遇酷刑期间,我都仔细回顾和反省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我所致力于推进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及今天我们被定罪的一切。我更加确信了它们对于增进人类尊严与自由的价值。独裁者的这一纸判决,以及与之相伴的加诸我们和家人的痛苦和屈辱,如果其目的是迫使我们屈服或退缩,那就显然已经失败了。暴政试图以它的凶残吓倒我们,结果只是暴露了自己的虚弱,更徒然加增我对独裁专制的憎恶。我将一如既往地推动非暴力自我解放的进程,因为我的愿望是要让我的祖国获得自由。我们之无罪,正如对我们的关押、侦查、起诉、审判之有罪一样清楚。热爱自由的人们天然是法律和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对那些即使看似无关乎自由的法律也保持同样的敬畏,不会因遵行的不便而拒绝遵守,以免有损于那一体有效的捍卫正义和自由的法律。但是,当对政府权力及其行使的尊重和服从,意味着对人类尊严的贬损和对人权的侵害时,人们就没有义务再合作和服从,这时参与其中就可能成为罪恶的帮凶。有鉴于此,又鉴于这个所谓司法程序已经明显沦为政治迫害的工具和犯罪的遮羞布,因此我对其采取了漠然置之的态度。在开庭期间,我拒绝回答和指控有关的问题,只是我在这么做的时候,仍然尽力保持了对相关政府人员人格的尊重,以免将我对专制独裁的怒火转移到他们身上。他们是否感受到我的善意,我不得而知,至于他们是否如我一样,在这法庭上发现了正义和邪恶的斗争,就更加难为人知了。如果没有对真理的追求,以及坚持良知的勇气,一个人很难明白这一点,非暴力的微妙之处正在于此。希望我以囚徒身份所做的这一切,能够显示自由选择的可能性,并引起卷入其中的政府人员的思考。不管怎样,总会有人坚信:就当局那些指控而言,我是有罪的。甚至无论多少雄辩都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看法,何况雄辩并非我的强项。如果说持有这种看法的人全都是出于立场和利益,也是不确切的。我相信一定有人是真诚地出自他的理性和逻辑确信这一点。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我对他们的回答是:如果你要说这是犯罪,那我将很乐意继续犯罪,正如一句法谚所言,“当不义写进了法律,抵抗…

呦呦鹿鸣|武威官员大发武威,请记住28年前这三位记者的名字

图片
呦呦鹿鸣|武威官员大发武威,请记住28年前这三位记者的名字先说是嫖娼
然后说是“敲诈政府”
甘肃武威警方抓捕了三名记者。昨天,一封信件透露 被抓记者被抓前不止一次感叹:被“武威公安盯上了”
“宣传部门恨不得把我赶出武威”没有人对这封信件公开负责 但我们可以从其他地方看到类似的表达比如
柴静在《看见》中记载说
她以央视记者身份去武威时“我们刚坐下,大门咣一响,
来了五六个当地大汉,
不说是谁,要赶我们走。”比如
《长江商报》记者熊子熙回忆说
2015年初新华社报道荣华工贸向腾格里沙漠排污后
他跟着报道线索前往武威被限制人身自由6小时
被迫删除所有手机、相机资料
宣传部长现场撕掉采访笔录并勒令警察:“把这人送上高速,武威不欢迎他。”金张掖,银武威。 果然是凛凛武功!武威这块地方,对正常新闻的压制是有“传统”的
在1988年4月1日的《中国青年报》头版上
鹿鸣君找到这样一篇报道《武威地市领导压制新闻批评大发武威
▲在左下角武威地市领导压制新闻批评大发武威《武威报》发表人民代表的心里话惹怒了地方官员 地委决定收回重印并要求人民自行销毁前期报纸本报讯 (马季元、孙凯记者马应珊报道)3月17日,甘肃省武威市爆出《武威报》记者手持地委宣传部的介绍信沿街收缴报纸的新闻。该报前一天发了篇《人民代表的心里话》,从而惹出了麻烦。《人民代表的心里话》(见本报今日一版)是武威市部分人民代表在一次座谈会上的发言纪要。代表们在发言中反映了基层的一些问题,就政府工作和干部作风提了些批评意见,结果引起部分地、市领导人的强烈不满。3月7日,武威市一届人大五次会议闭幕前一天,武威地区行署专员魏万进和副专员刘生荣召集14名基层人民代表座谈。两位专员开宗明义地说:“今天请大家来,谈谈想法,看法,谈谈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讲实际话,心里话。”“不要大家讲‘好’要多提意见,发牢骚。对省、地、市人民政府的方针政策、办法措施、干部的工作作风,都可以提,横挑鼻子竖挑眼。”于是,代表们纷纷就农业生产、水利设施、粮食定购、农用物资、物价、教育、市政建设、干部作风等问题,反映了基层的情况,提出了批评意见。《武威报》记者就此整理出一篇座谈纪要(据说为了使“读者”能够接受,还删去了一些“有棱角的话”),经有关部门负责人阅后见报。看了《人民代表的心里话》,武威市市长柳宏克大为恼火,当即打电话给地委书记杨作林,说:“我是省上、地委派来的,不是自己要来的,如果不…

德国之声 | 长平:“坦克人”将会再次被秘密处决吗?

图片
德国之声 | 长平:“坦克人”将会再次被秘密处决吗?一批记录“六四”镇压的照片版权代理落入中国公司。时评人长平认为,这桩交易已然限制了人类自由意志和抗争勇气的传播。(德国之声中文网)十多年前的新年假期,我在巴黎街头闲逛,看见卢森堡公园的围栏上挂满了巨幅照片。那是人类二十世纪重大事件及重要成就图片展。一幅幅照片看过去,每一幅都令人心潮澎湃。我下意识地期待着中国人的贡献,突然就看见了《坦克人》。我还记得当时的震撼。我对这张照片并不陌生,但是此前都是在中国夜半上网”翻墙”才见。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它以如此巨幅,在光天化日之下骄傲地站立。我意识到,它不只是我们内心的耻辱和恐惧,而且和登月、青霉素和相对论一样,是人类二十世纪的杰出贡献。那是1989年6月5日,”六四”镇压的第二天,军队以炫耀残暴的姿态,穿梭在北京街道。一位青年从容上前,用单薄的身子拦住一长队隆隆驶来的坦克。这个被中国央视称为”螳臂挡车的歹徒”的青年,进入了现场至少五位摄影师的镜头,立即传遍全球,成为人类民主运动史上的英雄。正如将他列入”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100人”的《时代》杂志的评论所说, “他的这一举动,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六四”运动开启了导致苏联、东欧巨变的民主大潮,在中国至今仍被中共定性为”动乱”。作为这场运动的标志性图像,《坦克人》被中共严厉禁止。所幸在中国的大墙之外,它得以自由地传播,进入抗议队伍、博物馆、影视、文学和音乐作品中,一再地激励人们勇敢地反抗专制暴政,追求民主自由。然而,最近的一桩交易,让人们担忧它的传播自由是否还能继续。比尔·盖茨(Bill Gates)名下的科比斯图片社(Corbis),最近将其图片及版权部门卖给了一家中国公司。这些图片中包括《坦克人》等珍贵的历史记录。市场资本和专制政权的合谋科比斯图片社表示,它是版权代理机构,只拥有一张《坦克人》照片的版权,更多有关天安门镇压照片的版权属于美联社和路透社。相关人士还对媒体说,这桩交易不会影响政治敏感照片的使用。这让人想到,中国商人马云收购香港老牌媒体《南华早报》之后,一边宣称此举是为了重塑中国的媒体形象,一边强调他会坚持媒体的客观公正原则。至少可以推论,这些照片的传播在两个方面发生了变化:其一,版权及版权代理落入中国公司,为中共控制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其二,中国公司不会主动推广被中共禁止的政治图片。如果这两点推论成立的话,那…

东方历史评论|“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图片
东方历史评论|“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撰文:马勇《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在晚清十年政治舞台上,皇族及贵族出身的一批人始终比较活跃,他们对国际大势有相当深刻的观察,对中国处境有比较真切体认,在新政—预备立宪这一系列政治改革运动中始终走在前列,是晚清政治改革的主力。如果没有他们的呼吁、推动,没有他们那样近距离影响最高统治层,晚清的政治变革当然也会发生,但肯定不是已经发生的这个样子。只是这批皇族随着改革发展也在分化,而且由于改革触及体制深层,可能会影响整个贵族阶层利益时,他们毫不犹豫站在了改革对立面。所谓“皇族内阁”,就政治上来说,是君主立宪政治改革运动的巨大进步,但从权力分享、人人平等的原则说,表明以皇族、贵族为推动力的政治改革还是有着很大局限。他们看到了体制之弊,他们也想改革也真诚改革,但他们的底线是不能触动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不是革掉自己舍身饲虎,因而当改革陷入困境,革命不得不发生时,他们就很自然地从政治改革倡导者推动者沦为反革命,后来的所谓宗社党其实就是沿着这样一条思想轨迹发展着,他们那时无论如何不能理解先前倡导改革的激情。1改革先锋在两千年帝制时代,所谓国家其实就是皇帝和他家族的私产。皇帝、皇族的先人打天下坐天下,他们这些皇子皇孙自然就是守天下保天下,所以皇族一直是政治的中心,是政治统治的中坚力量,他们对体制的忠诚,在关键时刻冲锋在前保家卫国,都是不必怀疑的。但是,出于权力均衡和稳定,历朝历代对皇族的权力都有所约束,都不会容忍这些皇亲国戚对国政进行肆无忌惮的干预或介入。朝廷一般用厚养的办法交换这些皇族手中的筹码,以保持政治上的稳定。满洲人定鼎中原之后其实也是这样做的。清初的议政王大臣会议虽然让来自各个山头的满洲贵族参与政治,但实际上也是对皇族特权的一种遏制,是以一种集体的力量约束着皇族中的强势者。直至议政王大臣会议解体,清廷的政治权力始终集中在皇帝手里,辅佐皇帝的是一个具有比较广泛来源的军功贵族阶层,而不是皇帝近亲。皇族介入实际政治干预政治,实际上是从同治年间开始的。更准确地说,就是1860年恭亲王和慈禧太后等联手发动宫廷政变后,两宫垂帘听政,恭亲王以议政王名义兼领军机大臣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首席大臣。这个做法虽然符合论功行赏的原则,也合乎当时的政治实际,但这个行动和持续性坚持,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违反了祖制,属于皇族干政。恭亲王的例子并没…

女泉 | 反家暴法通过了,但做反家暴法律援助的机构被关了

图片
女泉 | 反家暴法通过了,[email protected] 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资料来源 | 公益时报、NGOCN1月29日,有消息称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遭“有关部门”要求,必需在春节前关闭众泽妇女法律中心,停止工作和资金资助。下午,众泽官网发出歇业公告: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自2016年2月1日起歇业,感谢大家二十年来对中心工作的关注和支持![email protected]—-千千律师所 截止目前仍未有表示。据众泽负责人郭建梅表示,众泽虽然“歇业”,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将继续存在。新媒体女性联系了机构负责人郭建梅,她表示机构被要求不能接受采访。目前她们仍在紧急开会商量今后何去何从。此前众泽已被多次“谈话”。中国弱势群体法律援助的空间,正在急剧缩小。作为中国第一家民间妇女法律援助机构,众泽的知名度非常高。听闻这个消息,不少网友的第一反应是:以后遭遇家暴或目睹家暴时,我们该找谁?李彦、董珊珊背后的律师团队说到众泽,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听过,但说到李彦以暴制暴杀夫案、董珊珊案、山木集团总裁强奸女员工案、广东惠州38个农嫁女土地权益纠纷案,可能大家会比较熟悉。而众泽的律师们,正是这些案件当事妇女的代理律师。作为1995年北京世妇会后设立的中国第一家民间妇女法律援助机构——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前身),众泽成立二十年来,一直致力于法律援助,保护妇女权益,维护法律公正,提高广大妇女的法律权利意识和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推动妇女权益保障事业和法律援助事业的发展。李彦受暴部分证据展现。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当时还在《中国律师》杂志社工作的郭建梅在会上接触到了许多进步的NGO,深受大会的感召,3个月后,辞去了铁饭碗,与北京大学的两位老师一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间妇女法律援助机构——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前身),开展民间妇女法律援助,免费为没钱、没地位、求助无门的贫弱妇女群体代理案件。众泽机构负责人郭建梅。20年来,众泽团队向全国提供免费法律咨询10万多件,编辑出版《妇女权益公益诉讼》《农村妇女参政问题研究》《中国职场性别歧视调查》等15部专著,免费办理案件3000多件,其中重大典型案件300余件。中心取得的工作成绩及社会影响力赢得了社会、有关部门和领导以及国内外同行的广…

美国之音|“广州三君子”被“煽颠”获刑高达五年

图片
美国之音|“广州三君子”被“煽颠”获刑高达五年香港各界抗议要求释放广州三君子等维权人士(博讯图片) 香港— 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广州三君子”维权律师唐荆陵、自由撰稿人袁新亭和大学教师王清营被指控涉嫌“煽动国家颠覆政权罪”一案,在历经三次庭审之后,1月29日上午在广州中级法院宣判,唐荆陵获刑5年、袁新亭3年半、王清营2年半。“广州三君子”案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也获得国内公民的大力声援,是中国大陆2015年审理的最具影响的人权案件。而该案星期五的宣判也引起了各界的关注。据唐荆陵的辩护律师葛永喜星期五上午在宣判后向美国之音证实,唐荆陵在法庭上表示,鉴于司法当局已经沦为掩盖罪行的遮羞布,他不会向专制政权的法庭提出上诉。葛永喜说:“关于是否上诉,唐荆陵先生已经表达了,他认为中共的司法机关已成为遮羞布,没有任何的合法性,鉴于这个判决已经成为一个掩盖罪恶的,中 共的司法机关已经成为掩盖罪恶的机关和遮羞布。所以,他不会向中共的司法机关上诉,他只会向人民和上帝上诉。袁新亭和大王清营当庭表示的是,还需要考虑一 下,并没有立即决定上不上诉。”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星期五上午对美国之音表示,对唐荆陵等三人的判决是不合法的,是欲加之罪,是政治打压。她说:“对他们三个人的判决,我觉得是欲加之罪。本身来说,他们三人都没有犯罪,都没有触犯中国的法律。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政治打压,不是属于合法的判决,因为按照合法判决的话,他们本身就不会关押到目前为止,关押到快两年,而且早就应该释放了的。”“广州三君子”的唐荆陵44岁,曾以律师身份参与中国国内多起维权案件,44岁的袁新亭(袁朝阳)和33岁的王清营,近年与唐荆陵一起参与维权活 动。同为好友的三人,积极倡导公民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宣扬民主法治的理念,并是2008年由目前身陷牢狱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异见作家刘晓波发起的主张宪 政改革的“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三君子”2014年5月16日被广州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20日被变更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批捕。在逮捕以后的侦查阶段,三人都未能见到他们的辩护律师。“三君子”案2015年6月19日在广州市中级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因审判庭不接纳党员回避、证人到庭作证等要求,被三人抗议而当庭解除律师委托,第一次庭审中止。同年7月23、24日,该案进行第二次开庭审理。据网上消息,在“广州三君子”案宣判当天,广州中院…

当警察做什麼都合法时,法治还有意义吗?

当警察做什麼都合法时,法治还有意义吗?王孟源法治的目的是保障人权。台湾的政坛和媒体把人权解释为个人对政府打、砸、贪、偷、抢、谤的权利,我并不认同。我认为人权从上到下第一是生命权,然后是自由权,再来是财产权。当然这看来虽然很简单,实际上却有不少细微之处,例如在贫富不均的问题上,穷人是完全没有自由可言的,连生命权都会受威胁:当一个人买不起白米的时候,他的唯一自由选择就是挨饿,长期下来生命是否值得活下去都很难说。不过在美国的大金主控制的大众传播媒体中,用无脑的口号(例如“America is Number One!”或“America is awesome!”,参见网址来遮掩这些“细节”非常容易,其结果就是在大富豪开始夺取政权的1970年代后40多年间(参见前文《富豪口袋里的国家》),不但美国社会的反智倾向越来越强烈,而且一般百姓的人权被逐步销蚀,到现在早已名存实亡,却也没有多少人真正关注或理解。我在前文《自由杀人的美国警察》和《再谈自由杀人的美国警察》已经解释过,最近几十年来,美国的警察只要是在执勤,开枪杀人不论如何离谱,都不会有事:不但没有刑责,连被开除都是闻所未闻,唯一的节制是警察个人的心理倾向。结果当然是每年有1400人左右被警察射杀,而美国政府的唯一处置方案只是设法遮掩隐瞒(详见前文《自由撒谎的美国政府和媒体》)。这是很明显的对生命权的践踏,台湾在解严前后只要是和平时期都没有如此恶劣的政府大批杀人的行为,何况是几十年下来年复一年都是如此。在自由权上,NSA对内对外的无限监听已经是全世界众所周知的事,但是不住美国的人往往不知道在2001年的911事件之后,美国通过了Patriot Act(“爱国者”法案),容许警察不须拘票就可以对非公民做无限期的逮捕和拘留;即使对象是公民,警察也不须法官准许就可以随意搜索其人身、住宅和车辆,逮捕和拘留虽然有期限,但也是随警察高兴而没有其他的节制或监督的。警察既然连随兴杀人都不会有后果,随兴抓人当然更不在话下。真正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就变成得靠你的身份、地位、财富和关系才有保障。可是我一直到这个月读了这一篇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详网址Washington Post是亜马逊老板Jeff Bezos的私人财产,是美国极少数不属於大传媒集团的全国性新闻媒体)才知道美国公民连财产权也丧失了。如果读者的英文过得去,我强烈鼓励你去详细阅读华盛顿邮报…

鲁迅如果生在现在,将是这样的

图片
鲁迅如果生在现在,将是这样的民国时期的鲁迅,是这样的,受人尊敬,不愁吃喝,而且还能看电影,旅游写字。而且闲下来还能批判政府。可是,鲁迅如果生在现在,将是这样的。犯罪嫌疑人周树人,化名鲁迅,寻衅滋事!【调查显示刘和珍被击毙依规合法,鲁迅涉嫌造谣】1926年3月18日,军警人员在处置一起暴力袭击党和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非法集会中,果断开枪,击毙了为首闹事的刘和珍等人。事发后,有关部门立即封存了现场监控资料,走访了大量的目击证人,现已还原了事件真相。刘和珍早年就读南昌女子师范学校,因不守校规校纪且有伤风化,曾受到记大过的处分,后被勒令退学。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之后,不思悔改,多次聚众闹事,蛊惑煽动不明真相的师生冲击学校以及党政机关,公然侮辱他人,严重干扰了单位秩序,屡次受到训诫和警告等处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时任校长杨荫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杰出的女性大学校长,却屡屡受到刘和珍等人的围攻和诋毁,大肆污蔑,以致被含冤免职,遭日寇枪杀。当天下午1点左右,刘和珍等人鼓动数千学生冲击国务院,企图要挟党和政府满足其无理要求,在铁狮子胡同被军警阻拦。刘和珍等人情绪激动,不听劝阻,现场一度十分混乱,甚至有人公然袭警,扬言夺枪。此前刘和珍也曾狂妄叫嚣:“外抗强权,内除国贼,非有枪不可!”为了避免事态恶化,负责现场处置的军警人员根据枪支使用的相关规定,多次警告无效后果断开枪,当场击毙刘和珍等数名为首的激进分子,局面才得以控制。调查组通过大量的人证物证,并反复观看和分析了现场的收集到的资料,确认军警人员开枪依规合法。另据报道,化名鲁迅的北大教师周树人,本人并没有亲临现场,也未经调查核实,却以《纪念刘和珍君》为题发帖,对党和政府恶意中伤,造谣污蔑,导致国人误以为是政府下令开枪。国务院总理段祺瑞号称“六不总理”,即不抽不喝不赌不嫖不贪不占,廉明公正,生活简朴,一世英名却因此而毁于一旦。周树人的谣言涉嫌山巅寻性,公然侮辱他人,且导致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受损,我执法部门已经接到热心群众举报,将另案处理。

编程随想:台湾民主运动和独立运动简史

图片
台湾民主运动和独立运动简史  本文比较长,收集资料颇费时间,这几天都没空上博客回复评论,抱歉 :(

★引子
  前不久的“周子瑜国旗事件”引发了两岸网民的关注,甚至还出现了“小粉红远征脸书”。这期间,“小粉红”闹出很多笑话,再度体现了“傻逼都是自证的”这一名言。
  如今“统独问题”再度成为网络口水战的焦点。不论你支持哪边,俺建议你:首先了解相关的背景知识,然后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最后再发表你的立场。
  基于此,俺整理了这篇《简史》,供大伙儿参考。因为时间有限,错漏之处难免,欢迎批评指正。
  另外,那些有志于推动天朝政治变革的网友,或许也可以从台湾民主化进程中,获得某些启发或借鉴。

★日治时期
  甲午战争,清廷惨败,签《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等地。台湾从此进入“日治时期”,期间不断发生武装抗日运动。不少抗日运动同时也提出了“台湾独立”的口号。

◇“台湾民主国”和“乙未战争”
  当《马关条约》的消息传到台湾,岛内舆论哗然。当地士绅拥立台湾巡抚唐景崧为台湾民主国总统,清军驻台将领刘永福为台湾民主国大将军。这个刘永福,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抗法英雄,曾创立“黑旗军”。
  1895年5月29日,日军在澳底(如今的新北市)登陆,与台湾军民作战,史称“乙未战争”。仅仅5天之后,驻守台北的巡抚唐景崧弃职逃往福建。驻守台南的刘永福得知后,于6月26日自立为大总统,设立议会,发行钞票以筹军饷(甚至还发行了自己的邮票)。
  当时清廷封锁大陆与台湾的交通,断绝一切支援。刘永福派人向张之洞等人求援,均未获支持;又派遣总统特使告急并电中国沿海督抚乞助饷银,也无人接应。刘永福与日军苦战至10月下旬,见大势已去,乃化装偷渡回福建。10月底,日军控制台湾全境。
  至此,存在约5个月的“台湾民主国”灭亡。虽然时间很短,但它早于“中华民国”,可说是中国史上第一个“共和国”。(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中华民国”并【不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

(台湾民主国的国旗)

(刘永福)

◇持续不断的抗日及独立运动
  “台湾民主国”灭亡之后,在日本统治台湾的50多年间,发生了多起武装抗日事件。
北埔事件
林圯埔事件
土库事件
南投陈阿荣事件
新竹大湖张火炉事件
台南关帝庙李阿齐事件
台中东势角赖来事件
苗栗事件
六甲事件
林老才事件
西来庵事件
雾台事件  上述这些事件中,至少有6起提出了“台湾独立”的口号。原因很简单——台湾的抗日民众认为自己已经被清廷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