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拋外汇救人民币 专家估计顶多撐3个月 新华社:肆意投机和恶意做空(离岸人 民币)将面临严重法律后果

大陆拋外汇救人民币 专家估计顶多撐3个月 新华社:肆意投机和恶意做空(离岸人民币)将面临严重法律后果

全球掀起美國國債拋售潮,尤以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賣最凶,光12月單月外匯存底餘額就下降1079億美元,創下最大單月降幅,主要就是利用雄厚的外匯存底來遏止人民幣跌勢。不過,這項捍衛人民幣的動作卻被財經博客Zerohedge撰文批評說,依照中國目前支撐人民幣匯率消耗外匯存底的速度,最多只能撐3個月。

鳳凰財經網報導,2016年開春,全球金融市場遭逢股市黑天鵝與貨幣競貶潮的雙重壓力,結果迫使不少各國央行都紛紛加入拋售美債行列,並已引起全球關注。美債被拋售最大的關鍵是美債持有國包括中國、沙烏地阿拉伯等國經濟都出現問題,尤其是本國貨幣面臨嚴重的貶壓,不得不靠外匯存底來支撐本國幣值的穩定。

根據財經博客Zerohedge的文章,MarketNews引述ICAP首席經濟學家Louis Crandall的話指出:「我們看到今年開年前2周,每周有超過2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遭到拋售。

儘管,美國國債帳戶的美國波動很大,但是隨著各國央行需要資金干預本國貨幣匯率或是股市,各國央行拋售美國國債套現資金的行動將會持續下去。」

Ice Farm資本公司主管Michael Green分析,美債持有國尤其是中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拋售美元捍衛本國貨幣。除了人民幣與沙國幣值正受空頭攻擊外,現在港幣也開始受壓,1997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的幽靈又開始籠罩市場。

很多專家都認為中國外匯存底雄厚,可以撐很久,不過Green卻認為,中國的外匯存底只是帳面上看上去很龐大,實際上可以用來捍衛人民幣匯率的外匯存底是有限的。以中國人行目前消耗外匯儲備的速度,頂多只能支撐3個月。

新华社凌晨发表题为《中国经济转型检验全球投资者智慧、勇气》的英文评论文章称,随着中国央行采取措施来稳定人民币汇率,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激进”投机者将遭遇巨大损失。

文章指出,那些打算下注中国经济“最终会崩溃”的人,他们应该回顾下过去四十年,看看中国是如何通过改革开放从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成长为全球经济大国的。

并且,他们还应该考虑到这样一个现实,即中国政府一直在改善市场监管机制和法律体系。其结果是,肆意投机和恶意做空将面临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面临严重的法律后果。

文章强调,中国政府拥有充足的资源和政策工具,确保整体经济形势处于掌控之中,同时应对任何外部挑战。

(赵家人不适用)

那么你滥发人民币干什么?你不滥发人民币,而是靠执政管理效率的提升来促进经济良性循环和持续增长,这样你资产投资回报吸引力足够高,经济竞争力足够强,人家巴不得来投资你。

上半月1.7万亿的银行贷款,大部分是美元债务置换人民币债务,对应的是同等美元跑路,你国汇率还有几天命自己想

现在看谁不爽都可以直接让境外绑架上CCTV认罪了

IMF总裁称中国要学会同市场沟通。 

沟通了啊,用枪

你自己做空就不是 恶意的 别人做空就是恶意的

只准赵家放水,不许百姓做空

不合赵家心意的都是恶意

从官媒对严惩做空人民币的言论,可以断定人民币要挺不住了 做空本来是一个合法的市场行为,在国内扣帽子,执法也就罢了,新华社还要发表英文的评论,把自己当世界警察,对以索罗斯为代表的空头喊话,有什么意义呢?估计是外储告急,方寸大乱了。

这个月至少掉800亿美元外储

肯定不止 估计应该是远比12月多,最少多50%

危险 还好中国不是世界老大

要和官媒反着来

做空就是不爱国,怎么合法呢?你说合法,那是因为现行法律非法,现行法律违背自然法和民族自决原则。

恶意做空的,不管你是索罗斯还是谁,一律自动成为中国公民,受中国法律的制约

恶意做空的 具体表现形式是什么? 恶意唱多民币汇率犯法不?

很简单,和央妈对着干就是恶意

有个词叫 色厉内荏

为什么说中国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不够用?

当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不够时,分析师为中国外汇储备消耗感到担忧。

周五早晨,彭博社的一条头条新闻表示,“中国发现其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强劲有力了。”

彭博社称,“中国有着3万亿美元以上的外汇储备,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对中国目前的市场混乱,货币贬值以及连续不断的资本外流来说,这个外汇储备在过去看起来就像是镀金的保单一样。然而,彭博援引多个消息称,现实情况是,中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彭博社的报道指出,“中国外汇储备的一部分可能已经用于为政府中意的项目提供资金了,比如丝路基金,用于在亚洲建设道路,港口或是铁路,或是用于给政府支持的数十亿贷款提供资金,比如给委内瑞拉的贷款。这些贷款的大部分是通过原油货运来偿还的。此外中国还有其他方面的负债需要偿付,比如以海外货币计价的金融和管理进口产生的外币债务。”

正如我们在周四详细讨论过的,去年12月份,北京在以创纪录的速度消耗其美国国债,清算了大约1080亿美元的储备以努力去管理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

1993f42399b259b
图:中国外汇储备(单位十亿美元)

我们指出,“中国目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矛盾的窘况中,随着中国以其希望的一种可控制的方式来贬值人民币,外汇储备的流出却攀升了,迫使中国央行采取干预措施以降低货币贬值速度,这最终导致了一种弄巧成拙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货币贬值的速度比中国政府所希望的更加缓慢,并且这个过程还导致了外汇消耗的加速。随着北京进入了全球货币战争,我们总结道,中国央行发现自己处在了一个很明显是艰难的位置上。

德意志银行表示,“随着对人民币方向的预期出现改变,资本流出也加剧了,这迫使中国央行去抛售大量的外汇储备来保卫人民币——这种现象会带来全球量化宽松的反面。”德意志银行警告道,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12月份外汇储备的清算表明了中国正在经历大量的资本外流,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此外,德意志银行亚洲外汇储备策略师最近保守的估计称,中国还可能会继续清算3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317ec9f11c234a1
中国的外汇负债规模很大,并且有可能进一步下跌

因此,考虑到上述情况,中国目前的处境有多困难?由于整个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速度,对不断攀升的不良债务,对中国央行持有的高达1.5万亿元的股市资产(这其中约四分之一的股市资产是以高达40倍甚至以上的市盈率倍数买进的)的环比损失以及对上述各种因素感到困惑,中国的资本出现大量外流,人们不禁想知道,中国还有多少干火药(指现金储备)可用。

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阿尔伯特-加罗(Alberto Gallo)提出了一个看待这种情况的简单方法。他把一国的外汇储备与发行政府债券筹集到的占国内生产总值20%的资金相加,再把两者相加的结果与不良贷款,国家队亏损(指救市时国家队出现的亏损),国有企业救助亏损总额和资本外流的总额相比较。

加罗表示:“中国政府还有一定的弹药可用,但考虑到经济中已经出现的损失,中国政府可用的弹药量不多了。三年的时间内,把央行现有的储备加上政府债务净空间与银行不良贷款(我们预计银行不良贷款占15%),股票购买导致的潜在亏损以及资本外流做比较,我们这种简单的对比发现,中国政府的干火药不多了。”如下图:

78a99c8ced71460
图:中国政策干火药:不像它看起来那么多(占国内生产总值百分比)

图注:左:政府债务20%的增加;

央行的外汇储备

中间:国企亏损(假设年度亏损与2015年一样)

右:为支持股市投入资金,这部分资金亏损50%;

资本外流(假设年度外流量与2015年一样);

不良贷款百分比上涨到15%(假设贷款回收率为20%)

这四项为三年时间内可能出现的亏损

这可能还算是比较慷慨的估计。也就是说,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想象出不良贷款率实际上会比15%高很多。同样,与2015年比起来,2016年将会有更多的国企遇到麻烦,这是可以理解的。随后中国还会出现规模达8万亿元的财富管理产品黑天鹅事件,这将会迫使政府在救助财富管理产品和面临社会动荡之间做出选择。最后,正如上面指出的,在去年夏天,为支撑蹒跚摇晃的股市,使命为下跌保护的中国国家队买进了大量股票,但这些买进的股票并不便宜。看一看下面来自美银美林的表格吧,你会发现国家队购买的一些股票有多贵:

f8fbe4c5e3ba888
表格:按市盈率区间统计的政府股票购买情况

图注从左到右依次:基于估计平均购买价格的价值;基于9月30日的市值;基于11月11日的市值

苏格兰皇家银行的结论是,“中国政府需要明智的去使用他们的政策弹药了。”

最后我们以新加坡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理查德-杰瑞安(Richard Jerram)的警告来结束本文:

“中国政府消耗外汇储备的速率是很让人担心的。这并不是指中国外汇储备过多长时间会归零,而是指过多长时间中国外汇储备将会无可避免的来到零,而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