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上)

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上)

日前人民网舆情监察室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其中暴露出很多当局对舆论管控所采取的方法、目前存在的能力弱项和相关预期。很明显它的视野局限于墙内、立场与民间相左,本文将使用不同角度观察,并扩大关注面到墙外,以发现并分析出民间的应对缺陷和相关解决方法

一、极权角度:大局势和小变化 

运动式净网2014年过渡到2015年后体现出明显的加深、加强和扩大化。从内容大清洗到注册信息监察,从强行推广实名制到大数据监控盯防,从纳税人识别号到社会信用评分,侵犯隐私的黑手愈加深入,然舆论场并没有形成足够的警惕

更为明显是极权的进化。体现在宣传口上的危机公关,和体现在管制手段上的假性放松利诱的配合使用,这两点在一定程度上呈现辅成关系。泡泡网自去年起便在多篇舆论场观察报道中揭露过相关细节。

危机公关是指用面子活儿给舆论堵嘴。比如近日的深圳塌陷事件,官媒借用墙内的双微平台宣传国务院的重视、深圳市领导层的鞠躬道歉、迅速指出人祸、并很快给出了失联人员的明细报告,还大作头七纪念活动,这些细节在早前大多是被民间政治反对群体用来做话题的重点。如今极权用堵嘴法配合舆论筛查、加五毛团队渲染,将建设性反对群体形式上收归糜下,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封堵了真正的反对者可以借用的攻击点。政治反对群体自然不会被其迷惑,实际上已经转向了对建设性反对的抨击,但由于被审查严重阻隔,真正的反对整体上越来越小众,而在中文舆论场的社会人格特质下,极权的进化表象很容易扶持理中思路加速成为舆论主流从众效应不可忽视

另,假性放松危险更大,当局毫不掩饰这点,人民网的舆情年度报告中就直接写明:要管控来自网上的不确定因素,也要适度保留网络舆论的活力,尊重互联网的民意表达。上网能够减少上访、避免上街,已经为多个地方的实践所验证。网络舆论需要的,是在利益关系复杂化、意见表达交响化的今天,守住底线,包容多样,凝聚最大公约数。要针对转型期丰富多彩的社会现实,因势利导,用深化改革和改善民生激活人心,用强力反腐、从严治党挽住人心,用依法治国、社会公正稳定人心。让人民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其中不确定因素指的是未经认证的、也就是当局经常提及的不可控信源,在统战可控群体的同时打压不可控群体。由于长期被审查压制,大批墙内常驻网民已练就了成熟的春秋笔法,包括真正的反对群体也在逐渐介入这一潮流,也就是说审查者单从内容上已经难以分辨是否建设性,于是更倾向于以发布源为过滤条件

上网能够减少上访、避免上街这句话再通俗不过了,本网从很早前起就一直呼吁警惕舆论口水化、评议表面化和思考程式化的关键弊端,以免为极权所利用。但更严重的是社交网络的环境造成了强大的传播心理,几乎每个活跃账号都是内容生产者,重点考虑的必定是受众反馈,于是当局对口水的假性放松直接培养了受众的口味倾向,但部分真正的反对者尚未意识到这点,风格已形成惯性,短时难以改变,舆论效力严重下降。

利诱指的是对内容的吸引,手段是打赏功能和红包功能,已经成功地将大部分内容吸附在墙内,墙外中文圈愈见冷清。还是传播心理的作用,跨墙群体在墙外平台保持沉默的同时主动将内容搬运至墙内平台,甚至是微信和群聊这种几乎完全封闭的小圈子里,相当于另一种形式的反转GFW,令有深度的观点和分析被严重局限并接受审查者的全面监控,愚蠢而可笑。

时粉丝经济的催化也令一些抗争者开始沉迷于转发量、打赏金额,更加顾及市场效应,从而淡化了抗争意识,评议内容实用性严重稀缺。

二、民间角度:情势走向和弱势解析

1利益化。表达利益化引发平台依赖。

表达利益化在较大程度上是当局主张的粉丝经济变现所引发的,利益包括两方面:反馈量(影响力、人脉培养)和打赏收益,前者也是后者的重要价值基础。舆论场变成了人情面子交易的市场更加强了小圈子生态的牢固性,从立场阵营的孤岛布局细化为利益共同体的原子状态

随着经济滑坡,失业潮和创业潮同时膨胀,加之当局对互联网创业前景和成功案例的宣传力度,更多人开始将社交网络视作为掘金圈地的主体渠道,政治舆论被加速削弱。

近期再度出现收费群聊的消息,群规则中明确写着拒绝政治话题,群聊二维码被指向支付宝付费链接,入群者需首先交纳年费。更可笑的是该群宣传文图的推广居然没放过推特等墙外平台,有好奇的网友亲试后反应说该群几乎全天寂静无声,整个群只是个联系人列表,为那些希望形成利益关系的人搭建的平台,群主收取的是中介费。

此外,以民主为主题(借口)的营销甚至传销形式去年就有曝光,加入者每日要求转发一定数量的民主立场的口水式内容以获取佣金,并鼓励发展下线赚取提成。刷粉、刷阅读量的生意被管制后转入地下继续存在。以上都属于对社交网络的变态利用、对抗争意识的严重稀释。

理论群体从追踪热话到依赖热话,被当局的一举一动所牵制,基本放弃了创造机遇的主动权;被传播效应、影响力追求一叶障目,内容实用性和突破性双低;由于利益的介入,原本就孤立的小共同体进一步分化,随着新关系的形成逐渐淡化了原本被视为关键结盟条件的政治立场共识;无价值的口水泛滥,体会信息轰炸的受众只能依照人际关系亲疏择选支持对象,舆论场粉丝团的圈子式切割痕迹更加明显。

对平台的依赖就是利益化的结果。微信的功能设计为小圈子社交形式量身打造,公众号犹如手绘的金矿诱惑时政观察者落入封闭营销的陷阱。专业性原本是体现在观察角度上的独树一帜,汇总起来可形成全面而深入的解析阵型,但在利益化基础上的表达和传播,专业性带来的是相关受众圈子的加速封闭,继而变成了话题的分化,在微信依赖和推特排斥微信的双重作用下影响范围高度萎缩。

2各种层面上的自说自话。从民间各阵营的自说自话,再度分裂成队形和小圈子的自我欣赏,甚至翻墙都没能打破这一原子状态,推特中文圈尤其明显,几乎失去了早前互动互联的积极性,为说话而翻墙、将公开平台的便利互动纳入封闭状态

跨墙并将关注主体放在墙外的网友能很简单发现这点:已在推特上出现了很久的消息或创新观点在微信小圈子内传播时,那些几乎每天都有推文更新的用户却经常表现出初次得见的情绪反应,微信群聊之间的传播成为了绝大多数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对于墙外内容来说却只能依靠极少数的搬运工来实现传播。而搬运工自身的连接状态也很可能处于圈子形式内,于是整体眼界被高度局限,反过来作用到为表达而翻墙的人们身上便出现了可笑的外观:同一个消息或近似的观点在时间线上像水底的气泡一样,不断重复滚动,却互不相连、没有机会碰撞出深度。

3各种滞后进一步加重。几年前的情况是关于中国的消息总是墙内平台要快于墙外,因为中国当局对媒体和信息的管制令内容输出首先要经由审查的过滤器,墙外中文圈的价值体现在基于墙内信息给出通过自由思考的解读深度。

但本年的情况发生了逆转,由墙外首先公开,墙内的足量获知和传播被滞后的时间经常高达48小时还多。这并不代表大陆当局对民间信息和外媒的管控有所放松,而恰恰是大陆舆论场高度小圈子化的结果——消息依旧是来自于墙内的,但在墙内被严重阻隔,由极少数跨墙传播者代入推特并迅速被墙外独立媒体和时评人发觉,继而转载转述,再由另一种逆向跨墙传播者带回墙内、形成长微博图片或者公众号转发,总时差为上述各环节的运作之和

在此基础上的舆论反馈也被加倍滞后,其中更主要的原因是舆论场思考惰性激增,倾向于等待信息被墙外消化了一轮之后再做整合并口水化处理,虽然新意缺失却不影响传播力度,因为有圈子互助加嗜好口水的大群受众,反馈的丰富反作用于上述程序的加速固化,便形成了一种规律。

4反转GFW。除了上述中提到的”“内容反转——将墙外公开平台的内容搬到墙内封闭场域,还有早前曾已多次明确过的由用户带来的反转。随着留学、访学、移民群体的增大,由他们带来的反转更为明显。这一群体虽然已身在国外但受制于既有人际关系,依旧将大陆社交应用置于首选,同时还有可能带动海外新朋友来使用中国产社交软件。

或许不难理解,华人在海外的文化隔阂令这一群体更多陷入本国人形成的小圈子内,同时与昔日国内亲友的连接变得更加珍贵。于是曾一度广受支持的早发财早移民,追求自由拿脚投票只促成了前半句——更多人投入闷声发大财事业中,而后半句也是最重要的移民目的——自由,连同抗争力量一起被削弱了,至少一定程度上是如此。

或因分身乏术,这部分群体大多不是推特活跃用户,他们中的部分表现为倾向于嗜好宫廷戏、并对以相关内容为主的海外非正规媒体渠道给予了重点关注,相当于对早年在国内忍受极权政治暗箱操作的补偿性吸取。同时这一群体也很可能以此嗜好影响自身的国内小圈子,源于留在国内的人对海外生活的渴求、进而形成对移民留学群体的仰慕。

——未完待续——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