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标 | 爱国老炮黄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好的

路标 | 爱国老炮黄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好的

黄安

“台独都是怂包,孬种,键盘侠。”

现年53岁的台湾籍歌手黄安近日高举反台独旗帜,在网上频频举报涉“独”艺人。一些反对者要求取消黄安的“台湾籍”。

今天(1月16日),2016年台湾大选投票正在进行中。台湾政局紧张,岛内也传出封杀黄安的消息。黄安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参与投票。他表达了对国民党的失望,认为目前的局面蔡英文的胜算更大,但是,“她当选之日,就是我开始反对之时”。

“爱国老炮”的黄安担心民进党上台后的两岸关系,“台湾经济要好,必须跟大陆有最好的互动”。

20世纪90年代以《新鸳鸯蝴蝶梦》、《救姻缘》、《明明知道相思苦》等歌曲走红台湾的黄安,被称为“台湾工人皇帝”。1994年转为主持后,以机智搞笑的风格和博学古读的功底被认为是“艺人中的李敖”。黄安也认为自己的政治观点深受李敖的影响,非常认同“一个中国”。

自2001年定居大陆后,他认为大陆满足了他的冒险精神,跟台湾“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一次反台独的行动让他进入了人生的第二个“巅峰时期”。

尽管他还拿着话筒,依然唱着《新鸳鸯蝴蝶梦》,但至少他”经常上一些头条”。

2015年9月,台湾女演员钟屿晨在脸书PO文称:“找到可以去厦门赚爆支那人的钱来为台独势力努力的合作伙伴”。还称合作对象是某国企。2015年10月8日,黄安就带着他搜集的关于钟屿晨涉“独”的证据,高举着“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的标牌站到了国台办门口。之后,国台办回应,该国企已不考虑与钟屿晨家族企业合作任何项目。

2015年9月,台湾女演员钟屿晨在脸书PO文称:“找到可以去厦门赚爆支那人的钱来为台独势力努力的合作伙伴”。还称合作对象是某国企。2015年10月8日,黄安就带着他搜集的关于钟屿晨涉“独”的证据,高举着“我是反台独,不是反台湾”的标牌站到了国台办门口。之后,国台办回应,该国企已不考虑与钟屿晨家族企业合作任何项目。

以下是访谈内容:

“我没有大陆籍,大陆籍是最难拿的”

网易《路标》:最近一则新闻说,你反台独以来,遭到一些台湾网民的攻击,又有台湾电视台和网站宣布封杀你。

黄安:他们在成就我,我没有(受到)影响。一般来说,攻击我的都是台独。我从一而终地反台独,管你什么电视台。一开始《苹果日报》做一个简单调查,台湾有几家电视台的节目没有请我参加春节的节目,所以直接发了一个封杀我(的新闻),这是造假新闻。说封杀我的电台是那种小电台,他们是以反对我,排挤我,刷存在感。台湾只是一个省,台湾省封杀我,我会怕什么吗?又不是全中国封杀我。

网易《路标》:还有人表示要取消你的台湾籍?

黄安:按照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九条,除非我具有大陆身份,不然的话,无法取消我的台湾籍。我又没有大陆身份,你怎么取消我?

网易《路标》:如果不考虑实际的操作问题,你在意有没有台湾籍吗?

黄安:台湾人不懂的。大陆籍是世界上最难拿到的户籍。我用一首歌来唱,(唱)“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大陆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我告诉你,想要大陆籍,进不来的,太严格了。我要澄清的是,我并没有大陆籍,也拿不到。我就是台湾籍,我依然为祖国说话,这才有分量。

网易《路标》:总结一下你现在反台独的成果吧。

黄安:去年我举报台独是个拐点。尤其周六(1月16日)又要投票了,按理说是台独最活跃的时候。现在没听到谁再出来说一句分裂国土的言论。所以我反台独的结果,是石破天惊,前无古人,闻风丧胆。但希望后有来者,大家一起来反台独。

网易《路标》:你是否有接触跟你持相同政见的人?都是一些什么样身份的人?

黄安:在北京有许许多多爱国、支持统一的台商。我们在一起,有时候喝茶吃饭打麻将都聊一聊。

“台独都是怂包、孬种、键盘侠”

网易《路标》:前天你在微博上还表明说,你是一个爱国老炮。你怎么定义自己的爱国老炮身份?

黄安:已经是老炮的年龄了。我跟崔健是同年,崔健是摇滚老炮,那我做个爱国老炮吧。“不管台湾也好,大陆也罢,就是一个中国”。最大一个特点是,我比台独长的帅!台独可能本来不丑,就是信了台独这个邪教,就变丑了。

网易《路标》:有没有担心私人安全问题?

黄安:我不担心我的,我担心家里人的。我刚下飞机,我女儿就向我求救说台独起底我家的地址,她担心包围我家。我孙女的网页也被他们找到了,开始谩骂我的孙女。台独都是怂包,孬种,键盘侠,他们的胆量和出息仅是说说而已。

网易《路标》:百科资料介绍你说,你崇拜的一个明星是约翰列侬。他也是个热衷于发表政见的艺人。你对列侬这一点怎么评价?

黄安:我觉得任何有思想的年轻人都会有一段时间喜欢关心政治,终身关心政治的人就变成政治家。其实我一直不是很关心政治,所以我很少发表政治方面的言论。可是这次我成了打台独的排头兵,大家就开始猜测说黄安是不是有野心,想加入人大或政协?没有。在这一块我真的一辈子都没有去想。我这阵子打台独,完全是为了国家正义,自掏腰包,自花时间,自己化妆,做完就回家了。

列侬是30多岁关心政治,我50多岁之后才开始关心政治,这也是一个命运。我是认命的,尽本分的人。虽然我是一个人奋斗,但是背后有13亿人的身影,我不会感到孤独、无助、害怕。台湾不是言论自由吗?我骂台独怎么了,台独就包围我家了。这就是假民主。我奉劝大陆的读者,不要对台湾的民主有任何的向往、幻想。我是从那里走出来的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最好的一种制度。

“蔡英文当选之日,就是我开始反对之时”

网易《路标》:能预测一下周六的大选吗?你会投给谁?

黄安:我不投票。跟我一个心态的台商很多,大家觉得这次国民党翻不了盘的。国民党是个孬党,我对他们太失望了。但是,她(蔡英文)当选之日,就是我开始反对之时。

网易《路标》:如果民进党当选的话,你觉得两岸关系会有一些怎样的变化?

黄安:没有变化。他们是忽悠的,按陈水扁的话,台独能说不能做。我不觉得蔡英文有这个胆量,她在就职的时候,会老老实实地承认“九二共识”。所以眼下的趋势,应该来说,会比马英九差一些。换句话说,她上台以后,我觉得基本上经济会糟了。因为台湾经济要好,在我来看,只有一个理由,必须跟中国大陆有最好的互动。任何人自绝于中国市场之外,就是自寻死路。

网易《路标》:你对马英九执政期间有什么评价?

黄安:台湾人民不懂得马英九对台湾的贡献。首先,他把台湾护照做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免签证,包括美国,这是很难的。第二,马英九执政没有什么事,没事儿就是最好的事。马英九(执政期间)跟大陆的关系是空前的好。所以将来历史会给马“总统”平反的,他不是一个无能没作为的“总统”。

网易《路标》:大家对马英九的看法,主要在于他执政期间台湾的经济状况。

黄安:他的服务贸易,结果是什么?反服贸。我为什么对国民党失望,服贸协议是“立法院”通过就可以实施的,“立法院”里面国民党过半数,按理说投票就结束了。可是民进党策动街头抗议,导致一个要表决的东西,在街头上被毙掉了。国民党孬到这种地步,我是国民党的话,一次就搞定。国民党现在缺少我这种人。

网易《路标》:想必你也经历过选举。你能回顾一下你经历的选举过程吗?

黄安:我对选举这一块,没有陷入很深,因为我对选举挺反感的。选举就是把话说的漂亮一点,更煽动人心一点。可是这些票是骗来的,再高票,也不能改变你是王八蛋的本质。阿扁就是一个例子。阿扁的第一任我投给连战,第二任我投的也是连战,宋楚瑜。第三次就是马英九了,马英九的下一任我没投,因为马英九稳上了。这一次也是不投,因为国民党稳不上了。

网易《路标》:你经历过那么多次的大选,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黄安:陈水扁大翻盘,另外一个就是2000年阿扁当选,国民党垮台。虽然我不喜欢国民党,但是我更讨厌民进党。所以阿扁当“总统”,当时我掉泪了。这个孙子还能干“总统”?因为我认识他。他(陈水扁)1997年竞选台北市长的时候,主题曲是我爸制作的。当时他不是台独,他当时是民主进步党的一个党员。他当年打贪腐就跟我打台独一样,雷厉风行。他自己贪腐了,真丢人现眼。

“台湾还是戒严时期好一点”

网易《路标》:你有党派的吗?

黄安:没有,我没有党派,无党无派,无产阶级。

网易《路标》:你是1962年出生的,当时两岸正处在对峙状态。你当时对大陆的概念是怎样的?

黄安:是我的祖国,我充满着想象,也很害怕。但当时从来没有人教我们台湾独立,我脑子里没有这个东西。

网易《路标》:你是在国民党教育当中成长起来的,你对国民党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黄安:其实现在的国民党已经不是以前的国民党了,至少不是孙中山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了。当时那批国民党是大陆的国民党,蒋经国死了之后,就变成了台湾国民党了。他们对祖国的认同有多少?我大概是在李登辉开始当“总统”以后,开始反国民党的。

网易《路标》:你支持的国民党,应该是怎样的?

黄安:两岸应该早就统一了,哪有拖七八十年不解决的。马英九再当八年“总统”,台湾就一定统一了。偏偏时间到了。

网易《路标》:政党轮替也是台湾政治的特色。

黄安:至少证明不适合。台湾目无法纪,目无尊长,怒骂国家元首,造成对立,感情撕裂。我年轻的时候,台湾人是很团结的,我们之前没有什么矛盾,现在分成一个是绿色的,一个是蓝色的;一个是国民党的,一个是民进党的。台湾这么大点,还搞成两个派。一党最好,最适合中国人。美国人是两党,美国有它的历史背景,咱们不是美国。

网易《路标》:你小时候是在戒严时期成长起来的,当时是怎样的状态呢?

黄安:台湾戒严时期,好人不会受到影响。现在不戒严了,坏人没有得到惩罚,好人没有得到保障,最后变成这个结果。1986年解禁时,我24岁,觉得“太好了,太棒了”,然后后悔了。有些东西真的不能轻易去尝试。我现在觉得戒严好一点。

“还唱着同一首歌,但我经常上头条”

网易《路标》:你是2001年来大陆的,那个时候正好是陈水扁上台,有关系吗?

黄安:有关系。我就不希望他统治我,所以他一上台我就走了,他是5月20号上台的,我是5月19号离开台湾的。一天都没受过他的统治。我也很喜欢大陆。当我第一次到沈阳、郑州、哈尔滨,这些曾经出现在地理课本中的地方,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网易《路标》:在大陆发展跟在台湾发展,对你的事业而言,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黄安:那太不一样了,那不是一个档次的,整个是国际巨星的感觉。从收入、市场规模来看,都不是一个省可以比拟的,很能够满足我的冒险精神。我觉得在大陆,我脑子非常清楚,天天有新的事情。台湾各方面挺舒坦,过着过着就老了。

网易《路标》:你的孩子也在大陆吗?

黄安:我女儿在北京念完的高中。我儿子从小学到大学都在北京。我把他们留在台湾的话,如果被台独邪教洗脑,观念矫正不过来就很麻烦。

网易《路标》:你觉得大陆的教育跟台湾相比怎么样?

黄安:台湾大学入取分数才8分,有一半的大学招不到学生,咱们这边的大学钻破脑袋还考不上。台湾的教育曾经很好,但是阿扁李登辉上台后乱改教育制度。

网易《路标》你担心北京的雾霾吗?

黄安:总有好天气,雾霾不是每天的。国家领导人也住北京,呼吸相同的空气,不要紧。

网易《路标》:你近年来发表的反台独的一些言论和行动,让你有什么变化吗?

黄安:没有变化,拿着话筒,还是唱一首《新鸳鸯蝴蝶梦》。唯一变化就是,我经常上一些头条。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