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还是忍不住要祝福中国!

章文:还是忍不住要祝福中国!

往年新年第一天,我都会写一篇新年感言,回顾过去一年的得失、展望新的一年愿景。最近两年却失去了热情,自己也不清楚缘故,心情很复杂。

也许是年逾不惑不愿再写应景之作,也许是平日里把该写的都写过了。仅仅在2015年,我平均每周要写两篇专栏,一年写了近一百篇的文章。好像把想说的话全说完了。

前几天和大眼兄聊天,他感慨地说自己微博被封号前写的那些文章,加上诸多同道中人的文章,已经把该启蒙的人差不多启蒙完了,现在剩下的那些故意装睡的人,是没有办法唤醒他的。

如今格局,大概如此。最近两年活跃网上的那些不讲道理的“喷子”,要么是“五毛”要么是“网络文明志愿者”,这些人都是衔着使命来网上“装睡”的,他们都在学前辈司马南之流,争取在中国出卖良心赚黑钱,然后把妻儿送到美国去。再进一步还可以学宋鸿兵之流,移民美国后出书揭批“美国阴谋”,拿到国内到处签售、演讲,名利双收!

而那些赵家人,则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切。在他们的国里,对于他们之外的人赏罚是分明的:拍马溜须者赏肉汤,爪牙打手赏肉骨头。赏赐到此为止,如有僭越、取代之图,定当打回原形;不听话者则不得好食,若还敢大声抗议和批评,则销号、失联和吃牢饭等着他。

所以世人看到,“依法治国”实际上是“依法治不服”,“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煽动民族分裂”、“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随手拿来。所谓“法治”其实还是“人治”,只不过已不再是皇上一人说了算,而是赵家人说了算。

当然,正如某些犬儒所言,也是有相当进步的。以前老毛时代,批评者很多是被从精神和肉体双重消灭的,现在不过销号、不过坐牢而已嘛。是的,在这个大猪圈里,养猪人把猪舍弄干净点、把猪食弄好吃点,猪们被宰之前是该感恩的。

有朋友不解地问我,为什么赵国主政者一代不如一代?我的回答是:不是一代智商不如一代,而是遭遇的危机越来越严重。江时代,重点在继续扩大开放,忙于和世界接轨,国内少折腾,自然就相安无事;胡时代,外贸经济蒸蒸日上,国库充盈,官员也腐败,但他可以击鼓传花平稳过渡;如今却是内外交困,外贸受损、经济下行,新媒体、自媒体遍地开花,使得管控成本和难度陡然增高。

此境之下,若是民主体制,必会采取两招来舒缓情势:对外,进一步的开放、更密切的国际合作;对内,进一步的减税、更全面的社会保障。然而在赵国,由于价值观差异的缘故,对外撒币多于实际合作,对内则只会进一步地压榨。

结果可想而知。四起的失望和怨气经过微博微信的扩散严重冲击着赵国的政权根基,使得赵国主政者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进一步地管控,以铁腕对反对;另一条就是还权于民、还利于民,仿效台湾的蒋家人一步一步地摧毁旧体制,建立民主新国。

然而,依目前形势看走的是第一条路,仍是一条几千年来的老路。这条路在二十一世纪已经越来越走不通了,面临的国内外障碍越来越多,如执意走下去,终究是死路一条。

曾被传为赵国帝师的清华大学社会学家孙立平教授在过去的一年中,面对政局心情郁郁,只好寄情于山水之间,到处游山玩水拍花惹草,2015年12月31日的晚上还是终于忍不住在微博上写下他的新年愿望:辞旧迎新,总是怀有期待的时候。期待什么?改革?开放?发展?繁荣?实在不想说这些了。那期待什么?我期待的是人性的复苏。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没有人性的回归,中国不会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

在我看来,人性的复苏,更多指向高位者。只有赵家人复苏了基本人性,以天下苍生为念,而不再执着于万年江山,赵国才有希望,赵家人也才可能避免被清算的命运。

2016年的第一天,拉拉杂杂地写下这些话,算是我的新年寄语。尽管我对未来已不抱乐观期待,还是忍不住要祝福中国,这是我生长的地方,这是我和亲友们生活的地方,总是希望她能好一些,再好一些!

作者:章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