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北京高压下,香港出版自由收紧

《纽约时报》北京高压下,香港出版自由收紧

香港——热闹的香港天星码头边上的一个小书摊生意兴隆,它的顾客主要是每天从码头经过的成千上万的中国大陆游客。

书摊上摆的书大约一半涉及政治,书名包括有关私生活的、有关幕后政治活动的,也有关于中国大陆共产党精英的神话般财富的。另一半则涉及色情。这两种类型的图书在大陆都是禁书。

“政治书籍和色情书籍都有市场价值,”店主麦权达(Mak Kuen-tat)一边翻着充满当地名人八卦的小报,一边说。

但是,几个街区外的一家书店有不同的算计。这家商务印书馆书店的架子上没有违禁政治书籍,却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演讲集摆在醒目的位置上,书架上展示的还有已故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的至少四本传记,李光耀受到中国官员的广泛推崇。

还有其他13家香港书店也是这样,这些书店由商务印书馆的母公司联合出版(集团)有限公司拥有,该公司是香港最大的书商和出版商。尽管大陆游客对从不好的角度来刻画中国政客的书有兴趣,但那些书或者店里没货、或者摆在远离客流的架子上。和美国一样,大多数书店里找不到淫秽书刊。

根据香港的公司注册记录以及该公司的一名高层管理人员,联合出版集团通过一系列的控股公司由中国政府拥有。

该公司在香港出版和图书销售行业的主导地位,是设置在香港与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大陆之间的屏障上的一大突破口,英国前殖民地香港的主权在1997年回归中国时,曾有协议保证香港公民自由、包括出版自由50年不变。这也表明,北京的中央政府如何能够通过金融实力、而不是武力行使其对香港的影响。

这种影响在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后的近三年来变得愈加明显。

香港传统的喧闹新闻媒体,在应该轻描淡写地报道内地问题以及与北京一致的香港政府上,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香港的大多数报纸和电视台都由私人独立拥有,但拥有者往往是那些亲北京的富豪。出现过一些制作对大陆负面报道的资深编辑被调离岗位的情况。

《大公报》和《文汇报》是两家最直言不讳地亲北京的报纸,它们都由控股联合出版集团的同一家政府公司——广东新文化事业发展有限公司——拥有。

有关中国大陆政治的书籍曾在主要针对内地游客的香港书店中很常见,但这个市场已陷入困境。接受采访的书商和发行商说,这部分是市场原因造成的,比如书店租金上涨,还有电子书的出现。但也有习近平政府的作用,北京对异见越来越不能容忍,政府警告中国游客,如果他们从香港或台湾带回被禁的政治书籍,他们会有被处罚的风险。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社长鲍朴说,习近平上任以来,联和出版公司已大大削减了其政治书籍的采购,新世纪出版社发行的书包括中国前总理赵紫阳的回忆录。鲍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世纪卖给联合出版集团的书,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减少了90%。

鲍朴说,由于联合出版集团占有香港出版业高达70%分额的统治地位,其做法对香港书市造成很大伤害。在他从事出版的10多年中,去年是他第一年没能盈利。

“这是一个生存威胁,”他说,并补充道,他一直在寻找进入图画小说市场的拓展。“最好的情况是,我们不赔钱。”

联合出版集团助理总裁李家驹也担任香港出版学会的会长,他否认公司出版或出售哪些书的决定中有政治考虑。

“商业考虑高于任何其他问题。每家出版商都有自己的管理决策。”李家驹在联合出版集团的香港总部接受采访时说,总部的电梯大堂里挂满了亲北京的政治宣传海报。

联合出版集团的最终拥有者是中国财政部,李家驹说。“但我们确保他们只是一个股东。”

香港最大的被禁政治书籍出版商何频是明镜出版社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何频表示,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国政府,而是香港新闻媒体精英的自我审查,因为他们想取悦北京。

何频的公司总部设在美国,他说,他在香港的业务从来都没有受到过限制。实际上,明镜出版社发行的一些书可以在联合出版集团的书店里找到。一部名为《习近平家族》的书,在繁忙的铜锣湾附近的联合出版集团最大的商务印书馆书店里可以买到,尽管书是摆在店里面的架子上,该书详细介绍了习近平亲属拥有的财富。

“没有人在剥夺香港的出版自由,”何频说。“香港人自己放弃了这一自由。我们从未受过来自政府的直接压力。我们担心的是缺乏对读者的吸引力。”

然而有一个证据表明间接的压力确实很有效——那就是吓唬潜在的大陆买家。两家专门经营中文禁书的香港书店说,他们的生意大幅下跌,部分是因为大陆旅行团被导游告诫说,这些禁书和违禁杂志是不允许带回大陆的。

保罗·唐(Paul Tang)也经营着这样一家名叫“人民书店”(People’s Bookstore)的小店,他说,自己并没有看到过海关的时候有增加禁书检查的迹象,但大陆游客听了导游的警告,就觉得这是真的。“他们来书店之前就已经被洗脑过了,”他说。

“1908书社”的店主李丹说,这个信息在那些一直被教导要远离危险思想的人们当中特别有用。

“中国人被训练得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同,”他说,“不用告诉他们不该做什么,他们一旦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就会变得非常警惕。”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