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知情人称铜锣湾书店接手人“想要书店客人名单”

端传媒|知情人称铜锣湾书店接手人“想要书店客人名单”

原标题:铜锣湾书店接手人陈显诚曾混迹社团,知情人称“他想要书店客人名单”

2016年1月10日,金钟,支联会举行游行表示关注李波“被消失”事件,期间有游行人士戴上李波的面具。摄:Anthony Kwan/端传媒
2016年1月10日,金钟,支联会举行游行表示关注李波“被消失”事件,期间有游行人士戴上李波的面具。摄:Anthony Kwan/端传媒

相关阅读端传媒|书店疑案:陈先生,从事“黄色事业”,突然接手书店

1月13日,铜锣湾书店老板李波已失踪两星期,其妻子相继收到疑似李波发来的“亲笔信”和视频“报平安”后,对媒体噤声。失踪案陷入一片迷雾,不安感愈发弥漫整个香港社会。

端传媒独家调查发现,经营色情行业、曾混迹社团的香港男子“陈生”全名陈显诚,在李波失踪前一个半月突然出面接手铜锣湾书店,据称他“背后有一名大陆老板”,并搜集书店内保存的数千名内地客人资料。李波失踪后,陈显诚一度失踪,无法联系,直至1月7日香港警方才找到他协助调查。

“陈生”是谁?来书店目的是什麼?

  1月2日下午接受端传媒访问时,李波妻子蔡嘉苹曾透露,铜锣湾书店4名股东及员工失踪不久,当时独立支撑书店的李波与一名自称“陈生”的人签约,由后者接手铜锣湾书店半年。但李波失踪后,再也无法联系上“陈生”。

此前,端传媒就获得业内人士消息,指这名陈生在2015年11月,由一名律师介绍给李波认识,说他的“老板”对书店有兴趣;李波于11月12日与 “陈生”签约,“书店若赚钱,他取1/4利润,而亏损的话,就由他包底”。他接手书店后,委派一名“邓小姐”天天看店,“陈生”自己从不对书店职员公布全 名和透露联系方式。

端传媒进一步调查发现,这名“陈生”全名陈显诚,据查册资料,他是位于佐敦的淘金沙桑拿的股东及董事,其持股量为6名股东之首。他亦是一间位于火炭的信惠电器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记者前往位于佐敦道大街上的淘金沙桑拿查看,那是一间只招待男宾的大型桑拿,该处一名女职员表示︰“我不认识,我不知道陈显诚”。记者再问有没有其他人可查询,她连番说“不清楚、不方便”,便赶记者离开。

另外,记者前往信惠电器实业所报称、注册办事处位于火炭一工业大厦内的地址,发现该处实际为一间商务中心,一名男负责人表示没有该公司。而该公司所报,位于尖沙咀东部一写字楼的地址,亦是另一间公司。

除了这两门生意,据知情人透露,陈显诚还曾经营通讯公司和运输贸易,与新界社团人仕过从甚密,“是一个看钱做事的人”。

据悉,李波失踪后,陈显诚非常慌张,通知所有朋友不要透露其行踪,其亲人朋友亦难以与他取得联系。

另一相关人士向端传媒记者透露,陈显诚委派来看店的“邓小姐”年约30岁,接管书店的一个多月来,天天到铜锣湾书店看舖,“每天都化粧来上班,又抽烟,他们两人根本不懂书,突然出现(在书店内)好奇怪”。

陈显诚及邓小姐这两个外行人突然接手书店,书店人员都感到莫名其妙。而一名与李波相熟多年的资深业内人士向端传媒透露:“他们要的是一份记载了数千名内地客人姓名资料的名单”,他认为这份名单是“大陆想要搜集的罪证”。据他表示,铜锣湾书店常年做内地自由行游客生意,亦积累了稳定的客源,而载有这些客人资料的那份名单,即被存放在书店内的一个文件夹中。

熟悉内情的知情者告诉端传媒记者,“非法经营罪”是最有可能用来控告书店职员的罪名。根据中国大陆法律,“非法从事出版物的出版、印刷、复制、发行业务,严重扰乱市场秩序,非法经营数额在15万元以上”,可判“非法经营罪”。

2014年在大陆被刑事拘留的著名维权学者郭玉闪,2015年1月正是被以“非法经营罪”正式批准逮捕,其它被控以此罪名的还包括异见作家铁流、禁书《洗脑的历史》作者傅志彬等。

而2014年5月在深圳被拘捕的香港永久居民、香港政论杂志《新维月刊》、《脸谱》的经营者王健民(同时持美国护照)与呙中校,在被拘17月后,亦是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公开受审──核心情节是,他们将这些杂志寄给了八位内地读者。

柴灣康民工業中心
2016年1月2日,巨流出版社于柴湾的货仓,有记者在货仓采访。摄:Anthony Kwan/端传媒

从本土到国际,不安弥漫

  自去年10月底起,铜锣湾书店相关人士桂民海、吕波、张志平与林荣基相继在泰国、东莞与深圳失踪。由桂民海、李波妻子与吕波分别持股34%,34% 与32%的巨流媒体有限公司,2012年4月成立,专出各类政治禁书。2014年年底,巨流买下由林荣基创办二十余年的铜锣湾书店,后者在书店易手后留任店长。4人失踪后,仅剩的股东李波艰难维持书店运作,但他亦于两个月后的12月30日在香港失踪。

据1月12日《明报》报导,有目击者称,李波于2015年12月30日离开最后现身的柴湾康民工业中心时,被多名男子推上一架停在大厦门口对出巴士站的客货车,期间有人目击喝问“做咩事?!”但客货车随即关门,绝尘而去。

失踪案被踢爆以来,香港特区政府三次对事件作出回应。1月4日中午,特首梁振英在记者会中强调,“根据《基本法》,香港以外执法人员无权在港执法。”1月10日,香港政府新闻网发表声明表示,“由于警方正全力调查事件,政府在未完全掌握事实之前,不宜作揣测。”1月12日,特首梁振英再次表示对事件“高度关注”,并表示已就李波事件向内地相关部门寻求协助,但并未透露是哪个部门,并指出与内地执法部门的通报机制下,内地的回复时间“有长有短”。

香港警方亦一再表示案件仍在调查中,但并未公布任何具体进展。

1月12日,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今午举行,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致辞时主动提及铜锣湾书店负责人李波等5名失踪人士,并强调不能容许任何人或任何机构进行未获授权的刑事调查或非法拘捕,特区政府也必定彻查任何涉及疑似该等违法事件。

为向北京当局施压,支联会在1月10日组织市民游行至中联办请愿,同时也主动接触失踪者家属以作支援,并计划于近日向联合国下属的“强迫及非自愿失踪工作组”投诉铜锣湾书店失踪事件。

支联会接受端传媒访问时表示,李波失踪后,曾有在港的禁书业内人士主动向他们求助,担心自己将成为在香港境内突然“被失踪”的“第6个人”。

支联会统计称有6000名香港市民在1月10日走上街头,沿途高喊“抗议政治绑架、捍卫一国两制”等口号。参与游行的包括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香港特区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陈方安生表示这次事件远比2003年的23条立法严重,因为显示内地执法人员可能在香港执法,威胁一国两制和香港独立的司法制度。

1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关于铜锣湾书店五人失踪一事时称,对此不了解,没有相关信息。

1月5日,正在北京访问的英国外相夏文达会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时表示,李波持有英国护照,是英国公民,而王毅则回应指“李波首先是属中国公民”,更吁“各方无必要作出无谓猜测”。华春莹亦于当日表示,“根据基本法和中国的国籍法,凡是具有中国血统的香港居民、本人出身在中国领土包括香港的人,以及其他符合中国国籍法规定而具有中国国籍条件的人,都是中国的公民。”不过华春莹两日的相关问答都未出现在外交部官方网站上所列载的“发言人表态”中。

1月6日,夏文达在结束北京访问行程时再评论铜锣湾书店事件。他表示,“我们要知道发生什么事,是谁人所做,包括最终负责者和直接牵涉者。”而假若是“最坏的情况”,那么就意味著“严重地违反”一国两制、《基本法》和《联合声明》。这是香港回归18年以来,首次有英国官员公开表示《联合声明》被破坏的可能。

欧盟、英国、美国也对事件表达关注。欧盟于1月7日发表声明,指出铜锣湾失踪者桂民海是瑞典籍,李波是英国公民,欧盟对“香港铜锣湾书店5名股东及员工失踪表示极其担忧,呼吁展开调查”。1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对失踪事件,“美国和香港人一样感到担忧,美方正密切关注这一问题”。

铜锣湾书店。摄 : Anthony Kwan/端传媒
2016年1月2日,李波失踪后,铜锣湾书店停止营业。

“报平安”方式不断升级,欲盖弥彰?

  伴随著国际舆论的不断升温,李波“报平安”的方法也不断升级。

1月2日下午,蔡嘉苹表示李波于12月30日晚上7时左右失踪后,自己曾3次收到李波致电“报平安”,手机显示电话来自广东深圳,电话中李波有别于平常,用普通话与妻子沟通。

1月4日下午,蔡嘉苹收到了李波的“亲笔信报平安”后,前往警署注销此前所报的失踪案。销案消息由香港无线电视首先披露,而亲笔信则由台湾中央通讯社与香港星岛报业集团旗下的《星岛日报》与《头条日报》首先在台、港两地曝光。

1月8日晚上,舆论发酵几日后,《星岛日报》再报导,蔡嘉苹收到李波的视频和新一封“亲笔信”。根据媒体报导,视频中李波穿著长袖T恤和格子背心,头发整齐,说话时用手指向自己。该“亲笔信”没有写收信人,信中写道,“我注意到,香港近日有些人士,因为我的事要组织游行,对此我十分困惑和不解”, “这次回内地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是为了解一些个人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为了这件事大造文章”,“这样的氛围下,我还怎么回香港?”

李波升级“报平安”之后,一直愿意公开事件的李波太太蔡嘉苹开始噤声,端传媒曾多次致电或发手机信息尝试联络,但未获任何回复。

对于此次失踪事件,《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也先后刊文评论。1月4日刊文称:“(铜锣湾书店)那些书籍通过各种渠道流进内地,成为一些政治谣言的源头,在一定范围内造成恶劣影响。虽然铜锣湾书店存在于香港的环境中,但它实际上就是靠给内地社会捣乱维持生存的。”1月5日、6日两天连发社评,其中6日的社评中称:“全世界的强力部门通常都有规避法律让一个被调查者进行配合的办法,既达到开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线”,并说李波“原本大概很愿意这次配合调查‘低调进行’,港媒大肆炒作对他本人、对书店的生意都不是什么好事。”

但这类“报平安”信息和环球时报评论并未平息事件,反令更多香港市民感到恐惧。

香港资深媒体人区家麟在1月5日的评论中写道:“请放心,肯肯定,无人在港执法,他们只是帮你‘用自己的方式’回内地,请你谈谈心,现在无人说过那五人已被拘留,家有家规,正式拘留前,可以请你饮茶、被旅游、请你住酒店,可以被享受好长时间;没有拘留记录,也不须通报任何人…… 这帮人,就用自己的方式引狼入室,用自己的方式断送这城最后堡垒。”

不少政界和社会人士也公开就此事发言。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在一个电视节目上表示,有关事件已令社会有不同的猜测,他不相信中央政府会同意让执法人员来港执法,纵容破坏一国两制。他希望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重视,中港合作解决李波事件,应将真相公诸如世,如果事件拖延,只会引起更多无根据猜测。而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则表示,期望本港警方尽快调查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失踪的来龙去脉,并期望相关人士和组织,能公开交待,使外界知道李波的安全不受任何威胁。

另外,香港知名导演舒琪制作、陈分奇执导、香港7位名人包括歌手黄耀明、演员王宗尧、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学民思潮黄之锋合力拍摄了英语短片《失踪的李波,失踪的香港》(Disappearance of Lee Bo… Disappearance of Hong Kong ),并上传至YouTube,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