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 | 中共容不下一家书店

苹果日报 | 中共容不下一家书店

十二月三十日,香港铜锣湾书店接到订书电话,老板李波亲往送书,不料送羊入虎口,被抓到深圳「协助调查」。他是书店三个月之内第五名落网者。书店两名经理林荣基、张志平已先后在深圳、东莞遭公安抓去;另外两名老板桂民海、吕波也各自在泰国、深圳失踪。

李波毫无疑问是给中共公安押解离港,但香港入境事务处竟然「没有李波离港纪录」,更「没有公安来港抓人纪录」,信不信由你。七年前,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持假护照来港,警方一反常规,不把他遣回美国,却交予大陆公安,判监九年,香港入境事务处也一定「没有纪录」。现在李波事发,香港政务司长郑月娥回答记者说:「政府非常关心港人在本地以及外地的福祉。这件事,警方正在调查,不便评论。」她说到最后,脸露嫣然一笑,加上一双闪烁鼠目,清楚表达了对李波的非常关心。

铜锣湾书店专门出版中共禁书,但李波要「协助调查」的,应该不会是出版禁书罪。二零一三年十月,香港晨钟书店老板姚文田被公安诱往深圳,随即拘捕,次年判处十年监禁,罪名是「走私」。他已经七十多岁,未必能活着出狱了。

朱明是嬴秦之后中国最黑暗的皇朝,设有东厂,专职监察百官万民,任意逮捕。魏忠贤主政期间,「东厂番役(差役)横行,民间偶语(相对私语),或触忠贤,辄被擒戮,甚至剥皮、□(割)舌,所杀不可胜数」。曾经有四个人,密室夜饮,一人酒酣,「谩骂魏忠贤」,其余三人缩首卷舌,番役突然破门而入,把四人抓到魏忠贤跟前,骂者当场遭肢解,其余三人则获赠金银遣去。当时天下钳口,「道路以目(路上相逢,以目示意,不敢交谈)」。请不要以为这一切都已成过去。

当然,魏忠贤时代和今天也有点不同。魏党曾在徽州兴狱,株连残酷,「知府石万程不忍,削发去」(《明史》卷九十五、三零五)。新中国却完全没有石万程那样的地方官,有的无非郑月娥、梁振英之流。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国谦身属中共阵营,但还会说:「内地执法人员跨境抓人,是违法的,不可能也不应该有这样的事。」郑月娥则连这样的门面话都不肯说。

习近平口口声声尊崇儒学,但儒家主张的,是「上以风(德政)化下,下以风(歌谣)刺上,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不过,习近平所言,和所为相悖,似乎已成定律,就如他一边在联合国鼓吹女权,一边把大陆女权运动者一一拘捕,靡有孑遗。唐太宗曾撰《帝范》十二篇,以赐太子,第六篇教他广开言路,切勿「说者拒之以威,劝者穷(苦苦追究)之以罪,恣暴虐之心,极荒淫之志」。这位贞观天子,开创了震古烁今的中华盛世,只是他的治国方针,和习近平的中国梦,显然捍格不通。所以李波从深圳打电话给妻子说:「铜锣湾书店业务,我打算结束了。」其他书店也纷纷表示:「以后,我们会注意禁书的内容,以防太过敏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