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下)

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下)

人民网舆情分析年报中暴露的管制弱穴

该报告开篇第三条便提到经济衰退所导致的民间信心问题,透露有意利用舆论引导笼络住民间资本。文中写道:在经济下行态势中,2015年遭遇了股灾和非常手段救市,以李嘉诚为代表的资本撤出两个焦点事件。如何维系中产阶层和非公经济的信心,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是基础性的维稳之道

当下的经济下行状况有难以逆转之势,随着人民币不断贬值、挡不住的资本外流,房地产泡沫崩溃、制造业降至最低点,失业潮和罢工潮此起彼伏,对丧失公信力的政府来说最大的危机来自于民间失去信心和耐心,从而令柔性维稳失效。该报告在末尾的2016展望中也有相关重点标注,原文:部分迎合农民工以及城市失业、无业群体等社会底层的声音或更为突出,此类思潮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线下动员能力,值得警惕。

综合近年来各方面的线索显示,当局在应对这一问题中尚未出现新的招数,不外乎是管住新闻口的选题和措辞、控制实体维权信息在网络上的扩散,以及钳制民间舆论。用鼓励更多人翻墙的方法都可以解决,支持民间行动者将消息发布在墙外平台,经转发肯定有外媒采集和转载,时评界可以迅速跟进,即便扩散开后仍依照前文中分析的墙内慢三拍传播路径也不影响提效、消息还可更充分保留。

在第四条突发事件中,该报告认为地方政府应急管理表现被动,并例举了发生在今年五月的安庆火车站徐纯合案、和发生在今年八月的天津大爆炸事件,认为黑龙江和天津的地方政府的处置和舆情应对迟缓而狼狈,官员的媒介素养仍然落后。在近期发生的深圳塌陷事件中,深圳政府的演技应该是合乎标准了,前文中已有概要描述。好在就单个案例来看,民间并没出现大面积中招的迹象,很难分别是源于舆论场整体麻木、还是更加清醒,至少从今年九月的柳城爆炸案开始,类似大型突发事件在中文舆论场的反馈都透露出冷淡。早前墙内舆论场就已充分呈现出的话题转换迅速如今则更是加速了,如果这一状况持续,预计类似事件将无法形成触发点。而至少从目前官方暴露的弱势上看,民间还是有突破机会的

该报告中展示了一个舆情压力表(见上图),并基于表格中的数据分析认为:公安依然是涉及负面舆情事件最多的部门,教育、财税金贸和人社等部门的热点事件数量和舆情压力均有较大幅度提高;受股市波动和经济下行的影响,证监会、央行等财税金贸部门舆情压力陡增……这点与民间观察的目测结论近似,民生和经济问题是舆论场最直接的情绪触发器,但如果舆论停留在情绪宣泄层面便会严重降低实体抗争的可能性。人民网的报告中之所以称其为压力只不过因为当局的预期一直是所谓满盘和谐,这些数据对变革难以形成直接作用。

有趣的是,该报告在舆论版图变化一栏中将政府影响全面占据微博草根版块崛起两部分放在一起,它所指的政府影响为:政务微博微信、所谓主流媒体的两微一端、民间的五毛大军,就是官文中称之为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的队伍,并认为这三支力量在微博上已占有绝对优势。前者与本网在去年十月《占网运动的封锁与反封锁》一文中的总结差别不大,随着今年以来网络对高校五毛团队的披露,当局侵占舆论空间的行为已被民间广为熟知,当局也毫不忌讳、并将五毛和自干五定义为正能量的标榜;上述的后者草根版块指的就是自干五。对大V的打压和吸纳其实并不是终极目的,使极权政府的宣传在社交网络培植出更多的主动型自干五才是目标

该报告末尾对明年的计划中提到:需要加强对知识分子的政治引领和政治吸纳,鼓励其做改革的促进派。这也是极权进化的一种表现——对收编加分化的使用,一年多前便有相关披露。墙内平台的生态环境已足够危险,即便不被吸纳,被影响也是潜移默化的,泡泡网在本月初《民主派人士转发微博是天堂的文章说明了什么》一文中有更多详细分析,此处不赘。

需要提醒注意的是,该报告在对微信的分析中有一句话说的很明白——在微信私密化的空间中,人群因立场观点相近更易联结,其中蕴含的群体动员风险值得关注。首先本网认为其想多了,原因请见前文,其次仍需继续呼吁放弃墙内平台的使用,为免于被利用具体细节不做更多分析。

此外该报告中对依法治国、警民关系、打击专车等话题的强调也暴露出相关方面在舆论掌控上的弱势,时评界可择机跟进

报告最后还提到对大数据的充分利用,当然它不会谈监控方面,而是提到了对新媒体人数据库的重视,原文:加强和改善对新媒体中的代表性人士的工作(指的是统战工作),建立经常性联系渠道,加强线上互动、线下沟通。覆盖商业门户网站和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体的管理员、版主,掌握着舆论的半壁江山。组织一次新媒体人士的全国性调研,有助于政府对其实施科学有效的分类管理。再次强调本网的一贯主张——翻墙,当局掌握的大数据是覆盖不到TwitterGoogle+的。

——————

本年报展示了当下中文舆论场的弊端和机遇两部分,相比下前者占据了较大份额,但并不代表悲观,还要重申本网在《社交网络的信任危机》一文中指明的反脆弱性主张——在危机中获取更多有利结果的能力。

政治语话中是缺乏这一概念的,它喜欢强调诸如复原力强韧性等保守词汇,并在此过程中遏制了成长和发展的机制。知识分子喜欢关注随机性和压力的负面反应,也就是脆弱性,是为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价值薄弱的原因之一。本网频繁强调的实用价值中的重要部分就是:减少分析公众可见的环境压力,把重点放在如何趁势而上地解决问题、实现目的

一切得以发展的事态并非依赖于强韧性,而是得益于那些甘愿冒险、有试错勇气、为了目标顽强拼搏的人,学会利用随机性、不确定性和压力,而不是想办法躲避和抱怨。极权国家是脆弱型,它惧怕一切不稳定因素,城邦国家的分权系统具有强大的反脆弱能力,能利用克服错误的机会蓬勃发展。同理,反脆弱能力强的人即便愚钝也要比那些极聪明的脆弱者更具生命力

反脆弱并不需要学习,它是人类的天赋,而现代社会自上而下的机制和政策正在侵犯天然的反脆弱能力,只有自下而上的突破意识才有机会重新唤醒这一天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