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山,赵家永远翻不过!

有些山,赵家永远翻不过!

历史上的赵家,有两次灭顶之灾未能幸免。第一次在崖山,第二次在煤山。崖山不高,煤山更矮。第一次的时候,还有十万军民自愿殉葬,但是到了第二次,却只有一个太监。老夫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录下如左思绪——

赵家的辉煌始于陈桥兵变,赵老大砍柴登鼎,黄袍加身。岂料赵老二仅凭烛影斧声和既定方针(金匮之盟),便直接废了老大的子孙后代。这些历史,讳莫如深,至今扑朔迷离。但是,无论是老大还是老二,再牛逼也想不到还有后来的崖山。走投无路的赵氏孤儿轮番上阵,颠沛流离而无力回天。或夭折,或横死,或成楚囚。请看老赵家的子孙下场:恭帝4岁登基,2年后即成俘虏,如满洲国的末代皇帝一般被世祖玩弄于股掌,53岁被赐死;端宗8岁继位,2年后溺毙;卫王7岁登基,仅1年时间便遭遇崖山的末日穷途,无奈跳海。当年的崖门古战场,山河依旧,残阳如血。赵家的后裔虽然早已不再隐姓埋名,但那份荣耀,只在遥远的梦中……

后来的赵家始于洪武开荒,威加海内,横扫八方,不可一世。岂料一根稻草压垮了骆驼。陕北的米脂,除了盛产白净的美眉,还有嗜血的帅哥。驿卒出身的土包子口味偏重,尤喜福禄汤。百万赵家儿女尽成食材,逼得掌门人只好独上煤山,在歪脖子树上将自己悬挂成腊肉……

赵家人可以掩盖陈桥兵变的历史,也可以篡改烛光斧影的记录。甚至粉饰土木堡,美化南宫夺门。但是,崖山遮不住,煤山抹不掉!就算把歪脖子树连根砍去,依然有惶恐滩头的惶恐,零丁洋里的零丁……

不是赵家木有男儿,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袁崇焕、郑成功、史可法!哪一个不是大丈夫?哪一个不顶天立地?然并卵,大厦将倾,气数已尽。天命不可违,天谴无路逃。故国明月,奈何不了落花流水……

古今中外,亦不乏欠下一沟子烂帐的赵家华丽转身的案例。入赘赵家的爱新觉罗,在武昌的枪声中审时度势,非常知趣滴走下神坛。而前苏联则是域外的赵家,在轰然崩坍的时刻果断抽身,避免了生灵涂炭和血光之灾,尤其值得现苏联或者后苏联反思。当年的华盛顿,为毛不把北美的庄园经营成自己家族的产业?台湾的蒋氏,难道不知眷顾自己的儿孙?

赵家历史上的两次灾难,几乎灭门,几乎断子绝孙。但是,并非境外的敌对势力,如何颟顸,如何强大。其实,无论是崖山还是煤山,都在你自家门口。如果不能认清潮流,顺应历史,有些山,你永远翻不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