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锣湾书店店员为何「报平安」无用?

铜锣湾书店店员为何「报平安」无用?

所谓报平安,就是一个人避免自己因为行踪不明而让家人担心,通报以让家人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危险的行为,比方说,中学生晚上离家,打电话告诉家人自己去了哪里,也是一种报平安的行为。

如果你曾是学生的家长,你去想像一下,你大概会了解报平安是甚么回事。通常就会希望知道学生目前所在的地点,正在做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回来,最重要的是,留下之后的联络方法。

这其实是一种常识,如果你的家人和你联络一次之后,又再失踪几天,而且无法联络,我想大部分心理正常的家人,都不会认同这是一个令人安心的行为。

最近,香港书店店员于两个月内连环五人失踪案,失踪者多次的「报平安」然后又再失去音讯。而去到今天,这是个诱拐事件的迹象已相当明显,其实暴露这些迹象的,正正是因为报平安这个行为。我们可以合理怀疑,这是个诱拐犯罪,并假定绑匪的存在。

失踪者在此案中,有几次通讯机会,内容不外乎「我没事,我健康,不要把事情弄大」,绑匪们可能觉得这就可以了,他们可能不察觉,事情弄大的原因是人持续失踪,要让事情平息,就只有让当事人重新出现,所以他们想透过报平安舒缓事件的意图,就从没有真正代入家属们的感受和需求,套一个网络上的潮语,他们真的是「你有想到报平安为何没有用?没有,因为你只想到自己。」

作为绑匪或者是因为任何利益关系如政治,宗教立场,或者任何偏激的意识形态,而同情或支持绑匪者,不少都一心期望家属和公众们,能够息事宁人,把事情不看成绑票而看成是私事,使事情能够不闹大,但这些人的盲点,在于他们只站在绑匪方的立场看问题,而不明白对于家属方,他们需要的第一就是安全回港,如果做不到第一点,那需求就会是保持联络。

而这个需求从没有在「报平安」这个行为得到满足,反之,这些「报平安」的行为,不仅没有达致息事宁人的效果,还会使事情变得越来越难以收拾。

首先第一次报平安用的是电话,这对于绑匪来说,就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因为电话是一种实时通讯,人质很可能会突然把重要的资讯,例如绑匪的身份,目前所在的位置,在电话通讯中泄漏出去。就算绑匪立即截线,或者是处决人质,都已经太迟。

所以跟着报平安,改用的是书信,自然就是方便绑匪审查,防止不想泄漏的资讯外泄。但是这个审查本身也是有漏洞的,就是绑匪的语文能力不足,并不足以看到文中的所有陷阱。

报平安用的书信,出现了两个大漏洞,第一是「以自行形式回内地」,绑匪大概以为,人质声明用自行形式回大陆,是可能引导公众认为他是自愿失踪。先不论他们这种乐观的想法是否正确,但是「回内地」却成功表达了当事人现在的位置,加上他回大陆的旅游证件还留在香港。

这个资讯泄漏,导致了香港有护航者主张「电话来自大陆不一定是大陆」,期望可以把事情拗成当事人从没离开香港一说,完全不攻自破,而且再也没有可能使用──失踪者在大陆,而且是非法入境这点已经被确认。而另一点「配合有关方面调查」的有关方面是什么,以及他们在调查什么,引起联想的破坏力更是可想而知。这完全是因为绑匪在文字方面的功力不足,引致的意外。

而最近又据说「流出影片」,虽然公众没机会看到影片,而影片的内容又是「不要把事情闹大」,同样地,他只会得出一个恶化的结果:便是欲盖弥彰。绑匪们似乎没有理解到,报平安需要的,就是留下一种较稳定的联络方式,可以让当事人自由联络,他们一直误解了这点,概念上有落差,才导致事情越发不可收拾。 使绑匪去到进退两难的地步。 已难以息事宁人,绑匪去到这局面,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自首,否则,事情只会走向对绑匪更不利的方向。

虽然这是值得严肃看待的事情,但绑匪们犯的错误,却有一种傻气的黑色幽默,犯下一些非常幼稚的错误。当然,犯罪者们的愚蠢,对于善良百姓而言,应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