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人是否必须爱国?

知乎:人是否必须爱国?

请不要看见爱国两个字就往中国上想,问题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否可以不爱中华人民共和国。

我在牛津大学辩论社听过一场辩论「是否应该为爱国主义而骄傲」。This House is Proud to be Patriotic.
以下全部为复述双方观点,并无任何我的个人观点在里面,仅供参考。
时间久远,说的不细致,可能有纰漏。
因为是辩论,存在各种打同情牌,偷换概念的情况。正反方都以说服听众为主要目的。

正方:我是美国人,我爱我的国家。我的国家给了我多少的机遇,让我一个非洲裔美国人实现了什么样的梦想,怎样怎样 ……(没多少掌声,对不起这里是英国。)

反方:我想请各位先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什么叫做「爱国主义」。你们能把「爱国」「爱党」「爱女王」「爱民族」「爱政府」区分开来么?连定义都定义不清楚,何谈爱国主义? 你感激的是某个政策,实则这政策可能是当时上台的执政党指定的,换届之后或许就没了。或许你不喜欢你国家里的某些种群某些族人,可他们是你的同胞。你只喜欢某些族群,那么你其实就是民族主义。你的国家或许统一过,现在又分裂成了两个,到底爱哪一个才算是爱国?「爱国主义」是一个很容易混淆的概念。很多时候,甚至连我们自己都分不清,我们爱的到底是不是国,又如何能因此而骄傲?

正方:如果没有我们的国家,没有那些在战场上奋斗的士兵,在二战时期我们已经被德国推平了。现在咱们还能坐在这里辩论么?他们同样是年轻人,说不怕死是不可能的。可为什么他们站了出来?因为,这是爱国的力量。是爱国主义,激励着他们去保护家乡父老。如今,我们依然有士兵在偏远的战场上,这是为什么?正是有了「爱国主义」这种精神,激励着无数好男儿保家卫国,不列颠才得以延续。不仅仅是士兵,有太多的例子,战时我们的人民纷纷自发起来,做护士,运输粮草,空前团结,为什么?因为我们爱不列颠这个国家,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是英国人。当群体的爱国主义被激发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正面力量是难以想象的。可如果没有爱国主义宣传,没有爱国主义教育,在关键时刻,一盘散沙如何能凝聚起来?

反方: 「爱国主义」很容易被狭隘化,从而被政客所利用。 二战中,德国青年为什么那么容易被煽动?就是因为盲目地爱国,仇视其他敌人。 战争的起源多种多样,但有很多战争的扩大,是因为「爱国情绪」被煽动。人在群体中往往是不理智的,更易被煽动。 所以,大力宣扬「爱国主义」,尤其是狭义的爱国主义,并非是一件好事儿。如果没人利用「爱国主义」,二战没准都打不起来,或者至少会缩短战争的时间,这样根本不用激发本国民众上下一心团结抵抗侵略。即便是德国,那些高喊着「爱国」的青年,死伤一样不在少数。另外,至今依然也有些国家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侵略,掠夺其他国家。比如说某国在某某某地方掠夺石油。(此处有掌声)若要宣传人道,大爱,请看看国际红十字会那些人,一样在战场上,他们不分国籍,只是救死扶伤。减少杀戮,不要盲目仇恨,请宣扬「人道主义」,而非「爱国主义」。

正方总结似乎是一位军界高层,白发,口音非常upper class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爷爷,声音洪亮,语速缓慢,一开口就是:前几天Remeberance day纪念阵亡士兵,我的一位去过二战的叔叔,坐在轮椅上,一定要我推他去市中心,颤颤巍巍地为他的战友们,那些为了不列颠的荣誉,为了我们的今天,把生命永远地留在了昨天的年轻人们,献一朵花。
(此时全场鸦雀无声)
狭隘的,盲目的爱国主义确实存在,但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事实上,国家是人民的一个集合,国家会想尽办法让人民过的更好。虽然或许可能会走弯路,虽然也许暂时并不能面面俱到,但是国家总是在发展的,并且最终目的是想让你的生活过的更好。当你出了什么事儿,国家才是你的后盾。所以,我们要热爱我们的国家,要相信我们的国家,国家在努力。

反方总结:我们承认并非常感谢所有的军人为我们的今天所做的一切。追忆过去发生的战争,过去的伤亡,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想办法去减少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现在已经是高科技时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使得战争会更加生灵涂炭。大力宣扬爱国主义弊大于利,所以我们主张保持博爱、崇尚人道主义、不去宣扬盲目爱国主义、不被煽动,更易维持现在来之不易的和平。

辩论社结束的时候,学生们需要用脚投票,从写有「ayes」和「noes」的门里走出。 据我观察,从「noes」里走出的人比较多,即赞同反方。

最后再强调:以上全部为复述观点,我试图回忆所有记得的内容,并且不把个人态度带到回答里面来,仅供参考。
如有当天也在现场的朋友,欢迎补充并纠正我的记忆错误。
另外,1个多小时的辩论,又是半年以前的事情,原本的句子我记不住了,只复述个大意。

(另补充一个小故事在最后,是听完这场辩论我与lab里俄罗斯人复述时他讲给我的。)
1933年,牛津辩论社有一场辩论,主题是「我们从不会为了国王与国家而战斗」。This House will in no circumstances fight for its King and Country。
(当时的牛津与如今比起来,中产及贵族比现在多很多)
最后的结果,大部分人依然选择了「Ayes」(275:153)。 即不会为了国王与国家而战斗。
丘吉尔得知之后大怒,公然斥责:这个国家最精英的一群人,却不爱国,实在是太讨厌太恶心了。
当时牛津辩论社也受到了各种舆论的谴责。虽然有人在努力解释:「这只是一场辩论,其内容是以反战为主」, 不过这解释依然并不能受到大多数人谅解。
1939年,二战开始,牛津征兵处贴出了公告,招25岁以下的人。预计有3000人符合25岁以下这一标准。令人吃惊的是竟然有2632个人都去报了名。
「可我依然不是为了国王和国家而战斗的」。 

爱与不爱的问题是没有选择,不能控制的。

无论是国家还是人,你爱不爱他,都取决于对方可不可爱。否则你拿枪指着我说:你必须爱国。

好吧,你有枪,我认怂,那么我爱。

这样总是不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吧?

正常人对待国家的态度,应该是你觉得国家可爱,那就去爱。你觉得不可爱,那么就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尽量去改造它。如果不想去改造它,那么就无视它,过好自己的生活,使自己成为一个可爱的人。如果被什么迫害了,那么反抗它。

没有人有权力强迫你爱或者不爱,无论是国家、政府还是党,或者是隔壁的翠花妹妹和打酱油的嫂子,你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官来判断你爱或者不爱,爱是不能左右的,你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去爱上什么东西,无论对异性还是对国家,爱都是发自内心的。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觉得对方可不可爱。爱与不爱的权力永远是你自己的。

所以,一个国家有让它的人民爱上它的责任,但人民没有必须爱它的义务。 

对于我这个自由主义者来说,当然可以不爱国。
国家是全体国民在契约的基础上建立的共同体。
对于普通人来说,志存高远,忧国忧民,为了国家的美好进步而奋斗自然是爱国;如果一辈子遵纪守法,为了自己的生活更美好而操劳,也是在默默地爱国。

关于爱国激情,对于一种情愫来说,群体都是容易受到鼓动的。大到战争,小到球赛,可以因为共产主义理想而战斗,也可以为了复仇,为了有酒有肉有女人,为了江湖义气,当然也可以为了爱国而感动。红小兵们激情无限,结果嘛大家都清楚……激情本身是廉价的,还要看行为。

关于爱国行为,行为都是具体的,外敌入侵,国破家亡时节,这时好判断,浴血沙场,毁家纾难,都是爱国,但是复杂一点的情况,就不好说了,比如俄罗斯与乌克兰如果一战,克里米亚人怎么做才爱国,这是现代民族国家的认同问题;
如果三元里抗英的清兵是爱国,那与太平天国作战的清兵这哪一边才是爱国,镇压农民起义的清兵,与革命党人作战的清兵双方,谁是爱国者。
再比如,批评政府,被批评者认为是破坏稳定,这是不爱国,而批评者认为是监督公权力,显然是爱国,这怎么说呢。
郑国为秦修郑国渠,本意是占用其国力,使无力东顾,但“为韩延数岁之命,而为秦建万世之功”,那这个郑国,爱不爱国呢,
斯诺登爱不爱美国,各有各的说法,但是他爱的也许是超越国家利益的公平正义,
这下问题复杂了,爱国好像不全是一个客观标准,很多时候也是主观的,

南宋抗金,主战的未必就能收复国土,一旦战败加速亡国,主和的争取战略时间,以空间换时间,卧薪尝胆,等待时机,未必不能收复失地。
晚清面对日本对东北虎视眈眈,清廷决定引狼入室,在东北引入俄国势力,结果日俄大打出手形成战略均势,却保住了东北主权。
希特勒爱不爱德国,也许有爱国的心,但做出了祸国的事,
所以,好像主观爱国也不见得全是好事,看上去的卖国行为也许有深远的考虑。

抗日战场上,有日本人帮共军打日本的,我看他是不爱中国也不爱日本,他是爱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 所以,国家会不会还是狭隘了?是不是还有超越爱国的更值得追求的思想境界?有没有普世价值?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思考。

我爱这个国家,我怕他亡了,所以我批评这个国家的管家。

 谢谢邀请,说一个故事给大家听:我生活在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有很多人,有很多房子。有很多好邻居也有几个脾气不好的邻居。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个小区,这个小区有我很多记忆。我有时候会去别人家玩,也会去参加志愿者打扫卫生。我住的这个小区不是最好的,但是我很爱这个小区。我们小区有一个物业公司。这个物业公司服务大家。但是很多事也会被我们批评。总的来说,这个小区的人都爱这个小区,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物业公司。也有人因为物业服务不好就搬走到其他小区去了。有一天,小区里来了一条狗。见到人就咬。小区物业说,我们组织几个勇敢的人去打狗。大家因为不想更多人被伤害,就同意了物业。然后狗就被赶走了。小区里出现了问题,只有靠物业去带领大家解决的时候,没有人去抱怨物业以前做的不好的事,更加不会有人说:物业不好,咱们让狗咬我们吧。然后会有更好的物业公司来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做的,除了死亡是必须的,没有其他是必须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一个有无限自由的人。我们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自由。你可以选择骂物业公司,但是请不要骂小区。因为这个小区里每个人都是你的邻居。你可以搬走,但是不要把狗带进你住过的那个小区去咬人。你可以留下,但是除了抱怨,你能做的还有很多。你的脚可以带领你走到你可以去的地方。你的嘴可以说出你的思想。但是你的心才会告诉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没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做的,但是你要做的事不能伤害别人。这就是做事的底线。中文不够表达这么清楚,我很努力了。

 爱国和爱政府是完全的两回事。

爱国是一种道德。道德一般不具有强制性。因此一个人当然可以不爱国。当然,当国家面临严峻外部威胁时,一些平时无所谓的“不爱国行为”,也可能引起社会的普遍抵制,因而使得爱国在此时成为一种带有一定强制性的社会准则。

但是看看这里的许多答案,似乎都在关注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爱国。

是呀,为什么要爱国?

其实就道德这种东西来说,它一般都是某种经验的总结。比方说很多地方自古就有近亲不能结婚的道德。这说白了,就是近亲结婚容易产生遗传病、畸形儿。这种经验积累下来,就形成相关的道德。

爱国又是什么经验的总结呢?

说到底,是一种利益交换。

——————————————————————————————

国家是一个集体。和任何集体类似,成员要付出一定的利益,也能够得到一定的利益。好的集体,使得1+1>2,所有人的力量综合起来,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我想,很多人都记得石头汤的故事。村民每人都贡献了一点点,最后做出来的美食,比每个人自己只吃自己的东西,都要好得多。爱国主义,就可以比拟为这个故事之中的石头。它本身并不能带来任何利益,是国民相互的贡献,增进了各自的利益,比每个人单打独斗要强。

在远古的时候,人们结成部落。部落之间时常要因为争夺水源、狩猎地、耕地等等资源发生争斗。强大的部落可以击败弱小的部落,甚至把战败者抓起来作为奴隶。如果一个部落不如其他部落团结、友爱,它就更可能会被别的部落消灭。于是所有成员的利益统统受损。

因此,我认为,爱国主义的起源,还在于民众因亡国而导致的利益损失。欧洲一直到现代民族国家确立,才形成爱国主义。但中国应该更早一些。崖山时,一同蹈海的人民,不能说没有爱国主义。

我觉得,这种心理,应该与中国历史上不断受到北方游牧民族侵袭有关。北方游牧民族侵袭,和欧洲列王互相打来打去不同。欧洲列王的征服,对于底层民众往往也不过就是换了个主子。游牧民族在农耕地区则往往是劫掠,会造成底层民众严重物质损失,甚至身死族灭。在这种条件下,民众自然会产生更强的向心力。他们无法凭借自身力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必须依赖一个集体。社会所产生的爱国情绪就更浓厚。往往是被外界压迫、受外界劫掠越多的国家,其爱国主义也就越浓厚。

反过来说,如果面临同样的外部威胁,爱国主义强烈的国家自然比爱国主义薄弱的国家更有能力抵御,其利益损失就更小。而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是在国家受到威胁的时候,其爱国主义也就越浓厚。过去中国处在危难的时候,发展困难的时候,国外学人宁可抛弃优厚的生活也要回国助一臂之力。90年代国家发展好多了,反而回国的人几乎没有了。不过我听很多留在美国的人都说,如果中国真的陷入危难了,要开战了,那说什么都要回去。

那么,从利益上来考量,自然要爱国,而且不但自己要爱国,还要要求别人爱国。尤其是后者,并不为很多人所理解:你凭什么要求我也爱国呢?因为这是一个共同体,一个成员不爱这个集体,不愿意为之付出利益,就会使得整个集体(也就是所有人)利益受损的可能性提高。

——————————————————————————————

但这都是很粗糙的分析。

假如一个国家没有强烈的外部威胁呢?恐怕就不需要那么强烈的爱国主义了。

其实反过来想,作为一个现在在中国的打工仔,怎么算爱国?想卖国都没得卖,为国牺牲,国家也不需要。从“增进集体利益”这个角度讲,其实在这种条件下,只要勤恳工作,按时纳税,遵纪守法,就是一个人能做的所有爱国之举了。

当然,总会有人扯爱国主义这张大旗来为错误的行为遮掩。比如说反日游行里面砸店、砸车。这就是所谓“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这句话的重点,并不是说爱国主义是错的,而是说流氓经常会以爱国主义为借口来作恶。

再者,如果明确了爱国是一种源于利益交换的道德准则,也就能够明白一个人什么时候会不那么爱国。

一个人,如果被自己的国家伤害了,显然不会如何爱国。
一个人,如果脱离自己的国家反而能得到很大的利益,有可能也不会特别爱国。
一个人,如果天赋超人或富可敌国,无论去哪个国家都会被奉为上宾,也就不需要爱任何一个国家了。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有的富豪会因为本国税收增加而立刻更改国籍。

——————————————————————————————————

不过呢,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爱国情绪毕竟并不是赤裸裸的利益计算。它还是一种基于乡土的情怀。

爱国当然值得宣扬,但不可能所有人都爱国。而且,国家如果不是处在严峻的外部威胁之中,也没有强求所有人都爱国的需要。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