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你的每一次呻吟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王五四 | “你的每一次呻吟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2014年8月8日,全国“扫黄打非”办称,涉嫌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快播公司CEO王欣被抓捕归案。苍老师,作为快播出镜率最高的人之一,你的每一次呻吟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塞缪尔·约翰逊老师说:与时间抗争者,面对的是一个刀枪不入的敌手;快播CEO王欣的密友说:开始大家看视频要先下载,而快播只要5-10秒就可以看,快播帮全中国人省了两千年。2016年1月7日,快播涉嫌传播淫秽案开庭审理,作为一名与时间的抗争者,今天王欣面对的敌手是大权在握刀枪不入的法官。

跟快播一样,迅雷离线当年也是看片神器,前年政府搞净网行动时,有人爆料称“迅雷老板邹胜龙带着他的3.5亿个种子跑路了”,轮到王欣被抓时,大家称他为“中国最有种的男人”,王欣的确有种,当审判长问他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有何异议时,王欣毫不犹豫的回答,“有异议,我认为公诉人的指控是不正确的,快播公司和我个人都不构成犯罪。”

看了整个庭审过程中各方的对话,法官和公诉人对计算机技术完全不懂,连直播这次庭审的新浪直播员都忍不住了,“今天这场庭审,就是一堆不懂技术的人和技术人员的对话……”,既然腾讯多次举报了快播,你们好歹也派个技术员事先辅导一下法官,否则真是太丢人了。

“问: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王欣:“如果这样的话公司就开不下去了……”,王欣说得没错,那些耗费巨资使用人工逐一审查网络言论的部门一定不是企业,企业哪能这么折腾自己的钱。

“问:为什么用户要选择快播服务器?”,王欣:“因为快播的播放效果比较好。”,庭审依然不忘给自己的产品做宣传,这是一名合格的CEO。

王欣说:“用户上传的内容都是被服务器加密的,我们并不能分析出是不是黄色内容。”,审判长问:“文件加了密,那你们怎么不解密?”,虽然用户没有什么真正的隐私,但是面子工程还得做,审判长公然这么问,有泄露国家机密的嫌疑。

“问:明知有监管漏洞,为何不转型、不停用QSI技术?王欣:“快播做的点播模式与世界其他点播服务的模式是一样的,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去改变公司的定位并不可取,技术本身并不可耻。”,是啊,技术本身并不可耻,菜刀本身是无罪的,避孕套本身是正经的,作为一个播放器,为什么要管你放的是什么?作为一把菜刀,为什么要管你切菜还是切肉?作为一个避孕套,为什么要管你跟哪个人睡用什么姿势?

上大学那会儿我们用过电驴、PP点点通、天网FTP、网际快车、网际蚂蚁,不仅开阔了国际视野拓展了思想空间,还丰富了业余文化生活掌握了多种技巧姿势,技术本身并不可耻也不罪恶,就像谢若林老师说过的,“这、这有两根金条,你告诉我哪根是高尚的,哪根是龌龊的。”,这是一场毫无逻辑和技术含量的庭审,但是却有勇气直播出来,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它想告诉那些还在做法治社会梦的人:赵国梦,我的梦,你们也配做梦。

如果你还听不明白,就再上上下面这场“法治教育课”:1月5日,安徽警方抓获了3名抢夺儿童的犯罪嫌疑人,中国警察网安徽站官方微博发出了嫌疑人照片,还在嫌疑人的头部标了“马赛克”3个字,不是在面部打马赛克,而是戏虐般的打了“马赛克”三个字,该官微说:“因为上午发布的嫌疑人照片未做处理,引发某些群众不适,下午照片特别给三嫌疑人面部做了马赛克处理。”,它说的“某些群众的不适”应该是指“当犯罪嫌疑人未经审判时,要充分尊重其隐私、保护其合法权利”吧,这么简单的道理有啥问题?

打“马赛克”这三个字的做法引来一片欢呼,不仅众人点赞,连各地警方、警员微博、党媒官微也纷纷转发,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的官博在转发这条信息时还配上了三个鼓掌,看把你们给能的,一堆流氓加一群法盲,你们这样会把贺卫方老师气坏的。一看拐卖可爱的儿童就又激起你们的母爱父爱了?祖国的花朵天天吸着雾霾你们怎么不敢爱了?祖国花朵天天喝着毒奶粉你们怎么不敢爱了?还强烈要求重判、枪毙人贩子,看把你给能的,你姓赵吗?也配提要求?“舆论左右司法”的梦做多了吧?你的“舆论”左右不了司法,你的“舆论”经常被左右。

古龙老师说,“看不见的剑,才是最可怕的剑。 能令人看不出他真正面目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其实还有更可怕的,自己出来犯贱,才是最可怕的贱,时常把自己傻逼的一面显露出来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傻逼。

网上有种任我下,心中无码天地宽,马赛克本身并不可耻,有些时候我们想有码,有些时候我们想无码,全凭个体所需。喜欢动作片要看无码,喜欢体育内容,一定要看“有码”,有码体育,源自南方公园,请关注微信公号:youmatiyu 点击阅读原文看最新文章。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