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的舌|西坡:我们只要你们的土地

毒舌的舌|西坡:我们只要你们的土地

在知乎上,一个叫李小佑的台湾网友回答了“如何看待黄安举报周子瑜的事情?”在我看来,他的回答理性而令人心酸。他主要讲了民进党上台后,台湾历史课本变成了“台湾历史”本位,以及由此造成的族群割裂、代际割裂。

李小佑说:

連台灣人自己有時都不確定自己是哪邊的,大陸人會比我們更了解嗎?

我必須坦白,作為一個台灣人是令我驕傲的,因為我愛我生長的土地,但也是讓我感到悲哀的,因為這國籍的枷鎖無數時刻都困惑著我。

我沒有可以決定自己身分的權利,我只能在誰上台執政時說自己是哪裡人才曉得自己是誰;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國際上台灣不被認同中華民國不被接受,而一再承擔外國對台灣的輕視甚至無視;我只能無力看著平時聊天很嗨的大陸朋友,遇到台獨問題就紛紛打壓罵聲叫好的情況。

所以我到底是哪裡人呢?

1949年之后,大陆上的中国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却唯独没有体会过“我到底是哪里人”的困惑。但是稍微了解近代史的人,都能体会台湾人在家国认知上的痛苦无奈。台湾与大陆的分离,没有一次是它主动选择的。

这位台湾的同学自称常年混迹于大陆的网络,写这一篇回答也是为了增进双方的了解。但令人寒心的是,大陆网友在评论中极尽嘲讽之能事——

继续,继续悲哀,继续自我陶醉,继续闭眼看世界,继续悲伤,继续悲情,已点反对和没有帮助。

无所谓啦!反正那地是我们的!你差不多就行了!

我们只要台湾的土地,至于你们这些人可以换个地方区,比如日本(前提是人家收留)

你写的是繁体字。可是这个是大陆网站。可见我们对不同文化是多么包容。

李小佑最后补充了两句:

我認為我的言論普遍是所有台灣人的心聲,既然我的聲音是不重要的,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说实话,看完这些,我感觉脸有点烫。什么“同文同种”,什么“同胞兄弟”,一言不遂意便图穷匕见。我们只要你们的土地,至于你们那些小心思,没功夫搭理。no gun no bb,u can u up.战场上见。

祖国看到你们这么流氓,是不是特别放心?

我并不像有些知识分子,一遇到台湾议题便摆出世界公民的姿态。我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内心对统一是有期盼的。但我期盼的绝不是要土地不要人的那种。如果未来局势恶化到刀剑相向,我宁愿带着遗憾挥手告别,兴许还要说上几句祝福的客套话。

我不理解一些大陆人面对台湾摆出的优越感,才富了几天便忘记了饿死人的日子。那些用爱发电的台湾民粹固然可笑,可大老虎说要把小老虎都关进笼子里还不许绵羊瞎叫唤就不可笑了?

我最不理解的是,我国热血网民经常翻墙出去开展网络斗争。大陆网友常常举报别人言行不一,在中华局域网是一套,是不存在的网站是另一套。于是要求别人道歉的时候,也要求必须在不存在的网站上道一样的歉。

在赵国,翻墙显然是违反赵法的。墙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你们不受外面的污染,一个经常翻墙的爱国者,还是真正的爱国者吗?我认为爱国只是他们的幌子,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个表里如一的爱国者,要敢于在局域网内把敌人骂死,要勇于把所有在不存在的网站上注册账号的赵国人统统举报,然后果断带着键盘鼠标路由器去当地公安机关自首。

640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