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阻止中国操纵市场的行为

《纽约时报》阻止中国操纵市场的行为

斯科特·肯尼迪

华盛顿——有一天,我在北京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差点把我压扁,但是司机和我都被对方的无能激怒了。在中国,如果你想避免被车撞,就得一直低着头,避免与迎面而来的司机进行眼神接触,因为那表示你已经看到车开过来了,知道应该让它先行。在美国,规则正好相反:眼神接触证明司机已经看到你,应该让不耐撞的行人先行。

眼下,类似的事情正在中国和全球金融市场之间发生。在试图拆解沟通迷局的过程中,可能会造成数十亿人民币和美元的损失。

中国官员认为,他们有权随时干预自己国家的经济,不论是为了提振某些行业,还是为了防止突然的衰退并减少波动性。官员们认为,他们没有必要及时向市场参与者解释这些决定,并为自己的决定辩护。事实上,这种不透明为他们提供了随时调整政策的裁量空间。

这种做法违背了全球金融市场的运行原则:清晰性和及时的透明度。干预应该是一种例外,而不是常态。

监管机构的任务应该是确保市场公平,但中国的股市比赌场更糟糕,因为中国监管机构的目标和基本游戏规则随时都可能改变,而且事先不会发出警告。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一片混乱之际,当局鼓励投资者把资金转移到股市,然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推高回报。泡沫不可避免地形成了。去年夏天,当股市陷入低谷的时候,官员不愿让这种泡沫完全破灭,而是暂停了一些股票的交易,大举买进股票,责令大股东不得出售股份,并指责市场分析人士散布虚假谣言。

本月初,监管机构又这么来了一次,不仅将去年夏天就冻结的股票的交易时间继续推迟,甚至还突然宣布在上证指数上涨或下跌5%的时候暂停交易。但这个“熔断机制”的全部效果,就是给投资者提供刚刚够长的时间,在市场重新启动的时候点击卖出按钮。熔断机制实施了大约四天就遭到废弃,而且没有任何人出来道歉。一些投资者已经亏掉了底裤,但是监管机构却没人丢掉工作。

中国在外汇上的失当举动也同样让人抓狂。市场认为人民币汇率被高估了,因为中国的债务规模在扩大,经济增长在放缓,而人民币汇率走强甚至持平,都并不符合这种状况。中国央行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放开汇率,用更广泛的一篮子货币来代替美元来确定人民币汇率。但由于中国官员持续公开宣称人民币没有被高估,他们每天都在进行干预,支撑人民币汇率。而且还实施了一系列资本管制措施。

根据我的采访,中国官员认为这些举措维持了经济的稳定,并促进了逐步改革。而那些认为政策一直在几乎毫无理由地变化的投资者,已经对官员的能力大大动摇了信心。

对中国的失望情绪,促使人们要求监管部门做出回应。一些国会议员早就要求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施加制裁。连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也提出,要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全面征收45%的关税。但鉴于中国没有试图通过压低汇率来提升产品竞争力,没有正当理由进行惩罚。就算惩罚也不会起作用;尽管会让华盛顿感觉好受一些,但因此引发的对抗局面会让美国投资者、生产商和消费者受到损害。

奥巴马政府应该参考人权议题上的做法,抓住每个机会,私下里向中方提出干预市场和推迟自由化的负面效果,直到中国领会他们传达的信息。如果无法达到这种效果,美国官员就应该站到镜头前,让市场知道他们对于中国的政策有多失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声称,去年夏季采取的应急举措是防范中国经济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必要举措,但在去年9月参加峰会时,奥巴马总统在公开或私下场合,基本上都没有就这个问题向习近平施压,这意味着美国接受这种解释和相关的政策。

中国的经济管理也应该成为多边外交的核心部分。七国集团(Group of 7)和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发出了广泛呼吁,要求保持灵活汇率、透明的市场管理,并加大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但如果中国的干预行动继续扰乱全球市场,这种谈话就应该更加直截了当。至少,中国应该更加及时地为各国政府及世界市场提供更加详细的信息。

中国政府显然没有意识到其行动存在的风险,如果世界经济不想被中国政府压扁,那我们或许就要更加公开地讨论有关中国市场的问题。双方或许无法取得一致意见,但大家不应该转移视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