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书店疑案:陈先生,从事“黄色事业”,突然接手书店

端传媒|书店疑案:陈先生,从事“黄色事业”,突然接手书店

铜锣湾书店。摄 : Anthony Kwan/端传媒

铜锣湾书店。摄 : Anthony Kwan/端传媒

铜锣湾书店老板李波,自12月30日未归家至今,已失踪10天。一名关键人物“陈生”登场,为5名书店股东及职员先后失踪的案件,尤其是李波的失踪提供了更多线索。

这名关键人物,在1月4日一封传真回港、相信是李波亲撰的“报平安”信上首次曝光。信的上款写着“陈生”。

该传真信件上写著“陈生:(我)已采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内地,配合有关方面调查”,以及“书店请你依合约继续营运”。

此处的“合约”,据李波太太蔡嘉苹之前接受端传媒记者专访时提及,是11月初书店4名股东和职员相继失踪后,一位有意接手书店的买家与李波签订的。端传媒向李太求证后得知,亲笔信收件人“陈生”,就是这位买家,已经与李波签约,租下铜锣湾书店6个月,至今年5月。

这封信,落款是1月3日,在1月4日分别传送给了李波太太和陈先生。李太称自己是回到公司办公室见到此信,并确实是李波的字迹,其后向香港警方提出销案。而陈先生则在收到信之后提供给了台湾中央社,由后者最先曝光。

这名陈先生在信上出现后,一直没有现身,直至昨天(1月7日)下午4时半,4名港岛总区重案组探员,与一名身浅色穿恤衫、黑色外套、戴太阳眼镜的男子,其年纪介于30-40岁之间,一同前往铜锣湾书店。该名男子,手执钥匙,打开绑住书店铁闸的铁链上的锁头,然后5人一同进入书店内。经约半小时的调查后,该名男子与由探员陪同下,登车离开。

这名持有书店钥匙的男子,经证实,就是陈先生。

从事黄色事业的陈先生

只知道他是香港人,从事黄色事业,是色情相关。背后有一名大陆老板,称很有钱,被老板吩咐到香港接手这书店。

禁书出版业内知情者

他现身之后,业内一位知情者向端传媒披露更多关于神秘人陈生的背景。

“只知道他是香港人,从事黄色事业,是色情相关。背后有一名大陆老板,称很有钱,被老板吩咐到香港接手这书店。”

他进一步透露,陈生第一次在书店出现,是在去年2015年11月,正是铜锣湾书店有关股东及职员包括柱民海、吕波、张志平及林荣基共4人相继失踪之后。“其他人都失踪了,李波感到一个人难以维持书店的运作,亏了不少钱。然后,一名律师介绍‘陈生’给李波认识,话他老板对书店有兴趣。”

据传媒报导,李波与陈先生在律师见证下,于2015年11月12日签下为期6个月的租约,至今年5月13日,陈先生每月支付数万元给李波作租金及其它开支。

而签约的条件之一,是必须答应让李波信赖的一位兼职职员,转作全职打理书店业务。该名书店员工与李波有20年交情,李波在2015年11月、失踪前接受端传媒访问时,曾形容这个老朋友,为人可靠。当时李波发给记者的手机信息写道:“我可保证不是坏人,但脾气暴躁,容易和人结怨,有不少‘敌人’,但人是可靠的。”

该职员向端传媒确认上述消息,并说:“陈生说,如果书店若赚钱,他取1/4利润,而蚀钱的话,就由他包底”。双方最终成功签约,正式由陈先生接手。

书店起了莫名变化

  作为书店老板的李波,一向专心母公司的出版业务,鲜理店务,而陈生接手书店后,派了一名姓邓女子处理书店运作。“我和这位邓小姐开始一齐打理书店日常工作,这个陈先生一星期会到书店一、两次,但每次我问他拿手提电话以便联络,他都不给。我问邓小姐,她也说不知道。后来,陈先生说会给我名片,最后也没 给”,书店职员忆述。

陈先生一星期会到书店一、两次,但每次我问他拿手提电话以便联络,他都不给。我问邓小姐,她也说不知道。后来,陈先生说会给我名片,最后也没给。

李波廿年老友、信赖的书店店员

于是两个月以来,该名书店职员始终无法知道陈先生的全名,也没任何联络方法。只是在李波失踪后,该职员发现铜锣湾书店的门锁突然被换掉。“大门原本坏了,所以用带大锁的铁链锁住铁闸。后来,我猜是他(陈生)换了这把大锁,便打不开了。钥匙只有他有,所以我猜警方要他来书店现场开门。”

李生是如何“被消失”的

 

柴灣康民工業中心

巨流传媒位于柴湾的一个办公室。 摄 : Anthony Kwan/端传媒

根据业内知情者、上述书店职员、李波太太在接受端传媒访问时所透露的消息,及综合各传媒报道可知,12月30日下午2时,李波是和李太午膳后才分道扬镳,李波去了书店位于柴湾货仓康民工业中心的仓库工作,而蔡嘉苹则回到其任职编辑的工作单位。

下午4时许,蔡嘉苹致电李波想讨论购买床上用品之事,但李波表示赶着出货,很忙。

据另一传媒报导消息,下午4时许,有一名年约50多岁的谢顶男子进入书店,表示要找李波。员工指李波不在,但对方仍不断追问谁是书店负责人,经在场的陈生劝告下,谢顶男子才离去。

其后一直在货仓执货的李波,据悉突然从电话收到一张订单,要求买十多本书,而订单上,并没写下客户资料。

下午5时许,货仓职员带着书首先离开仓库,送到铜锣湾书店

下午5时45分,据警方资料,闭路电视拍到李波手持一袋物品离开货仓

晚上7时15分,蔡嘉苹见丈夫仍未回家,四出打听

晚上9时许,蔡嘉苹与仓库员工回到仓库,但发现无人

晚上10时半,李波致电蔡嘉苹的来电显示来自广东深圳,李波反常地以普通话自称正在协助调查,不会那么快回家

晚上11时许,李波再次致电蔡嘉苹,要求她别张扬。

2016年1月1日下午,蔡嘉苹去到北角警署报案指丈夫失踪,翌日她在家中抽屉发现丈夫的回乡证。蔡嘉苹告诉端传媒︰“自李波也失踪后,我再也联系不到陈生。”

昨日(1月7日)下午约4时半,警方派员到柴湾货仓康民工业中心附近调查,向小贩、停车场职员等,询问12月30日,曾否见过可疑人士。陈先生亦在现场一同进行调查。

柴灣康民工業中心

巨流传媒位于柴湾仓库。 摄 : Anthony Kwan/端传媒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