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邹思聪:帝吧“FB远征“背后的迥异三观

共识网|邹思聪:帝吧“FB远征“背后的迥异三观

【编者注】此文为作者去年11月所作,共识网近日在其微信公号进行了转发。微信原文已被和谐,本文内容来自传送门。

80952292gw1f06w5lrhj2j20qo1bfk2r
(本次“小粉红翻墙大作战”中,用中英双版的“八荣八耻”刷屏被“出征”的大陆网民认为是不骂人的“正能量”、是在“讲道理”;图片来自网络)

蔡英文的脸书来了一群“爱国者”

邹思聪

前段时间,蔡英文主席的脸书主页突然来了一群大陆人民观光团,这群爱国人士开始狂轰乱炸蔡的主页,于是相应的,激起了台湾人民的抵抗。晚上我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战争才刚刚开始,但也没太在意,第二天早上一看,六万多条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根本看不完,据说之后发展到了十五万多条以上。

这一次的行为,外媒新闻报道不多,也并不深入,内地就更几乎没有关注,因此我不揣冒昧,记录一些事实与想法。

一、蔡英文主页突然来了一群民间的“爱国者”

  这场战争,我看最后大陆人民和台湾人民打了个平手,原因不是大陆人民不够勇猛粗俗,不够骁勇善战,而是墙在短时间内又竖起来,拦住了观光团对蔡主席的疯狂问候。

台湾人民这才慢慢回击,将此前大陆人民极富想象力的问候掩埋了一些。台湾人民的攻击力明显要弱很多,除了奉献各种在微信上不能放的敏感话题以外,最多的问候还是“谢谢对岸的朋友帮小英助驯。

从各方面的迹象来看,这应该只是一场民间行为,来自于天涯论坛、帝吧等等地方的网友组织起来,然后进行的一场行为艺术。

帝吧和天涯的网友们极有创意,比如把蔡主席P成那个样子,创造性的演绎蔡英文与安倍的色情对话,这符合他们的一贯风格。他们也给中国的互联网带来了欢乐,带来了想象力。我想没有帝吧的网友,也不会有现在很多的流行语。

但是我还是蛮奇怪,好不容易墙没了,怎么不出去做点其他的,为什么一定要和政治联系起来呢?平时在墙内党疼国爱得还爱不够吗?

按照正常的逻辑,好不容易升级一下防火墙,各位有点机会出去放放风,不好好地享受一下无障碍上网,为嘛在这时候还要集体为国出征?而且这还不是第一次了,据说五月份蔡主席的脸书也被大陆观光团小小的围攻了一次。

还不得不让人再一次感慨,一个人最基本的个人生活方式,网上娱乐方式,言说表达方式,都离不开你对“政治”的认识,离不开对世界的认知框架,以及面对不同意见之间的解决方式。

二、意见战争背后的迥异三观

  上周和大学好友打电话聊天,我和他也谈到阅读与求知的过程。我们大学期间在宿舍走廊上激烈争论过很多次,他那时的认知工具是二程、朱熹、混合了一些海德格尔,这些学说可以提供许多思考,也可以提供很多启发,但是对于我们谈论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现代化问题几乎没有帮助。

上周我们相互回忆道,大学期间的修课与阅读,首先与其说是系统的学习,不如说是先清除掉两种谬误:

一种是知识论的谬误,就是那些似是而非的、以偏概全的、甚至于彻底错误的、扭曲是非的知识,无论是对中国传统的错误认知,还是对现代化的错误认知;

一种是方法论的谬误,就是那些庸俗无赖的转化论、自相矛盾的阶级观、漏洞百出的辩证法、同时又是摩尼教式的敌对观……

在此以前,我和南华早报的好友高隽松聊到我们初次接触反右、文革的历史是什么时候,我说我小学五六年级吧,第一次知道反右,大跃进,大饥荒……因为我的启蒙导师就是右派加黑帮,腹笥丰瞻,才华横溢,又颠沛流离,命途多舛。我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在他那里学古文和历史,高隽松说,“所以你是从小就被灌了狼奶,对吧?”

我纠正道,“不是啊,这才是人奶诶。”

而这件大陆人民观光蔡英文主席的事儿,与其说是一次攻陷敌人阵营的大举进攻,不如说是一次大陆网民三观的大规模真实展示。

因为在国内的网站上,我们会怀疑大规模爱国爱D行为是五毛,是水军,不是真实民意。但是鉴于各方面的迹象看,这都是一次民间行为,那么在Facebook上的这一次,真是凸显了两岸人民迥然不同的三观,或者说对宏观世界、以及自己所处生活的不同“意见”。

三、表达意见的两种方式,无法沟通的死循环

  生活本来由意见构成,而意见就是政治。因为关于生活的知识是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它们从来都与关于宇宙的自然科学不同,一定包含了一套价值观的解释。人们在意见世界里,按照意见世界的运行方式去解决问题。而这样一个意见世界,就注定了是一个政治世界。

大陆人民观光团展示出的迥异三观,以及极其特殊的攻击方式,非常明确的表达了自己不想讲道理,或者说,这就是我们“讲道理的特色”。比如把蔡英文主席P成AV女优,绿营下贱,蔡英文和安倍(真是躺着中枪)是无耻狗男女……

反观台湾人民最恶毒的攻击就是支那猪,比起来,大陆观光团的攻击力确实是“不知高到哪里去”。台湾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比如Facebook上一种普遍的观点是,“我以前觉得大陆人民很可怜,因为不能用facebook,但是现在我觉得这是中国做的唯一正确的事情。”

因为对比起来,台湾网民的战斗力真的太弱了,全拿敏感历史来堆砌评论区,可是这些敏感历史真的有人在乎吗?

这恰恰是两种方式,台湾人会觉得,我把这些敏感历史拿出来,对岸的人民你们看,这些就是发生在那片大陆上的真真切切的悲剧……这种攻击方式虽然言语激烈,但仍然在陈列事实,信奉的仍然是“陈列事实—改变认知—停止攻击—承认错误—取得理解”的一套逻辑。

但这些敏感历史一旦进入大陆人民观光团的认知框架和知识储备,这样的逻辑结果根本不会发生。上文提到,知识人通过系统学习和阅读,花费大量精力去改变的知识论和方法论谬误,在很多人那里,这两套方式却是身处纷繁意见世界里最舒服的自处方式。

在知识论的谬误上,观光团人民所有的知识奠基,都来自于从小到大的知识灌输。

而在方法论上,上文提到的转换论、辩证法、阶级观、二元论除了造成是非不分、积非成是、指鹿为马以外,这套“万能的”、“解释一切真理”的方法论还会造成知识上的怠惰——这很好理解,人文社科的知识本质上都是经验,当我有了“理性”解答一切的万应锭,为何还要努力靠经验的积累去判断是非?

而势不两立的阶级观、敌我二分的二元论则总是重复着虚无缥缈的“敌对势力”,以至于一切暴政除了是可以相互转换的,需要辩证看待的以外,还因为有敌对势力的永远存在,就更加注定了其正当性,永远可以被理解、被认可。所以制造了敏感历史是对的,制造了敏感历史却不敢说也是对的;制造了计划生育是对的,放开二胎也是对的……

一旦认知形成这样的死循环,在为了“爱国”这样一个议题上,“不讲道理”只是“不讲你们的道理”,人身攻击只是“爱国者导弹”,替国行道,又何错之有呢?

四、不关心政治与疯狂关心政治的悖论

  但是,仍然有可疑的地方,大陆人民观光团里,天涯论坛和帝吧吧的网友,在本质上并非是一群疯狂的丧尸,日常生活中他们可能是学生,是码农,是企业职员,是公务员……他们矜矜业业,日常生活中很可能不会谈论任何政治,也不关心任何政治,只是在意升职、加薪、谈恋爱、买房、买车、养老等问题……须知道,在这个国家,这些问题已经可以让人费尽心力,无法分心,还去关心什么“政治”?

而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普通人关心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让自己的人生价值得以实现,让自己的家人与爱人过得好,获得足够的小确幸,那就足够了,也不需要过多的介入实际的国家大政。

但是并非如此,事关自身切身利益的“政治”,亦即生活的政治,异地高考、计划生育、社会保险、税收缴纳、房屋拆迁、道路修缮、公共交通、化工产业……等等问题,而面对对这些问题,大陆网民呈现出惊人的沉默,对于政治毫不关心是基本特征。但是对于和自己的生活几乎没有关系的领域里,涉及到中日关系、中美关系、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藏疆问题、南海问题,他们又会呈现出对政治的狂热关注,种种置生死度外的言论,匪夷所思的勇敢,瞠乎其后的愤怒……

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前后对比,更加让人明白知识论和方法论所构成的认知框架,会在多大程度上塑造一个人,塑造一个族群——对于正当维权(哪怕是口头上的)毫不关心,对于犯罪参与(哪怕是口头上的)勇往直前。

大概能解释造成这种状态的原因,从你出生开始,你的知识来源和认知结构就被控制,并且大批量的制造无数同样的人群,你的人生道路看上去有许多选择,而实际上无可选择时,你只能在一条轨道上行驶,对待某些事情你知道该保持沉默,对待某些事情你知道可以群情激奋……

这样的人生,大概不需要智慧,不需要对智慧的渴望,更不需要建立一个普世的(比如说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等地方通行的)价值标准和认知框架——如果没有自由,那么建立这样迥异的认知框架,面对同胞的狂热意见时,只能徒增痛苦。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