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王药师:杨乃武小白菜案中 老佛爷到底英明在哪

东网|王药师:杨乃武小白菜案中 老佛爷到底英明在哪

翻了下枱历、算了下日期,读者诸君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将恰好是农历大年初一,丙申猴年的第一天。在此,我特向各位道声新春快乐。不过,对于许多官员来说,这个春节注定不会过得太平。

继内蒙古27名公职人员因对呼格吉勒图错案负有责任遭到追责后,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调查报告近日也获国务院批覆,123名责任人员将受到处理,其中包括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天津市副市长孙文魁、何树山、交通部副部长何建中以及海关总署党组副书记、副署长鲁培军等5名省部级官员。

官员不太平,民众同样不痛快。呼格吉勒图枉死20年,家属等来的却是“罚酒三杯”式的追责处理。除了时任呼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副局长的冯志明因为涉嫌职务犯罪,被另案处理外,其余人员竟无一个被革职判刑。

至于说天津港爆炸事故,死了165个人,已核定的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68.66亿元。可结果呢?24名相关企业人员倒是都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了,但对123名责任官员,给予的却多是党纪政纪处分,或者诫勉谈话、批评教育,只有25名行政监察对像被立案侦查,且多是些小喽啰。如此处理结果,别说家属和舆论“难以接受”,你让当年因“葛毕氏谋害亲夫”案被革职的一百多名朝廷大员都情何以堪?

所谓“葛毕氏谋害亲夫”案,就是民间俗称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该案由于影响巨大,妇孺皆知,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反复被舆论拿来作为参照物,与前述两案进行比较。特别是当时的朝廷对于涉案官员的处罚之严厉、牵涉面之广——不仅作为直接判案官员的余杭知县刘锡彤被发配黑龙江,包括浙江巡抚杨昌浚、浙江学政胡瑞澜、杭州知府陈鲁在内的上百位“负有领导和监管责任”的各级官员,均被革除顶戴花翎,永不续用——更是引来舆论一片“今不如昔”的感叹,甚至有人高呼“还是我大清圣母皇太后英明”。

感叹也好,呼喊也罢,本质上不过是戏谑式的借古讽今、指桑骂槐。因为谁都知道,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皆大欢喜、功德圆满。且不说过程当中杨乃武、小白菜所遭受的种种酷刑折磨,即便是那被后人津津乐道,最终感动会审官员,令冤案得以平反的杨淑英的“滚钉板”之举,距离现代司法文明又何止以道里计——要不,王晶的《满清十大酷刑》怎么会以该案为原型呢?

事实上,“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最终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处罚结果,与其说是司法的胜利,不如说是当时官场江浙派与两湖派政争的产物。而且从结局看,正义也远没有得到伸张,不仅杨乃武的举人功名并没有恢复,反倒是那些“永不续用”的官员,如杨昌浚等,蛰伏一段时间后却纷纷复出,甚至有的后来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太保的高位。

但即便如此,我大清圣母皇太后还是英明的。至少,无论是在案中还是案后,老佛爷都没有试图遮掩案件的相关信息,甚至还接连发布懿旨,将调查报告和处理意见昭告天下。这才使今天的人们得以完整详尽地了解此案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

可不要小瞧这一点,不信的话,谁到给我说说呼格吉勒图被冤杀的详细经过,或者天津爆炸事故被遮掩的官场黑幕?不行了吧!其实,别说复述完整的故事链了,看完那份据说是调阅了600多万字文字资料、10万小时监控视频,进行了8次模拟实验,开了56场专家论证会,对600余名相关人员逐一调查取证才出炉的官方调查全文,我甚至都没弄明白瑞海公司当初是怎么层层过关,把危化仓库建到居民区的?那被处理的123名责任人员又各自扮演了什么角色,谁是“刘锡彤”,谁又是“杨昌浚”?

至于说像前人排演“杨乃武与小白菜案”那样,把呼格吉勒图错杀案、天津爆炸案搬上戏台和银幕,通过艺术的形式演绎出来,流传下去,以此警戒后人,那就更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痴迷不悟了。什么宣传部、广电总局、网信办,一个个都会找上门来;报批、审查、发行、放映,哪一个环节都能够把你的“中国梦”扼杀在摇篮里,拍死在沙滩上。仅就此一点,老佛爷比今天的有些“核心”就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