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 | 撑小贩如何演变成通宵骚乱?

端传媒 | 撑小贩如何演变成通宵骚乱?

作者:赵燕婷

本因声援鱼蛋小贩而起,经过整夜的血与火,却演变为香港近年最严重的警民冲突。警方称事件有预谋。围观市民中一名中年女士哭起来:“香港人为什么要打香港人?”

Screen Shot 2016-02-08 at 下午8.46.56清晨5时,示威者在旺角通菜街手持砖块。示威者背后为焚烧着的杂物。 摄: 林亦非/端传媒

凌晨2点03分,就在距离我不足十米之外,一名警察向天开了一枪。不到数秒后,他再次向天开了一枪。连续两声枪声下,示威者还未即时反应,直至警员停下脚步,用那还冒着烟的枪指向人群,示威者才慌忙地向后方逃去。

大年初二(2月9日)凌晨,我在香港旺角砵兰街附近目睹这一幕。当晚,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及其他组织成员,称声援在旺角砵兰街摆卖熟食的小贩事起,与警方爆发严重的暴力冲突,最终演变为旺角通宵骚乱。

凌晨约1时,我到达旺角砵兰街与亚皆老街,街道上十多档夜市小贩正在摆卖,有卖臭豆腐的、有烧串烧的、有煮鱼肉汤的,市民在街上吃著夜宵,一片新年气氛。然而,沿着砵兰街向南走到近山东街,却看到大批手持盾牌的警员与示威者对峙。我站在示威者后排,见到有人向警员抛掷玻璃樽等物件,而警员则不时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喷雾还击,冲突逐渐升级,互不相让。

按香港特区法例规定,流动小贩与固定摊位小贩都需要领有牌照,否则禁止摆卖,但过往在农历新年期间,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简称食环署)执法都会较宽松,不少小贩会在这几天农历假期趁机开档,吸引不少人潮,成为了香港农历年具有本土特色、也受市民欢迎的“新年夜市”。

Screen Shot 2016-02-08 at 下午8.48.392016年2月9日,凌晨五时,防暴警察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喷雾。摄:卢翊铭/端传媒

但近年,食环署加强清理,其中位于九龙深水埗桂林街、最为人熟悉的“桂林夜市”,自2013年起已多次被突击检查和扫荡。前日(2月7日),香港专上学院讲师刘小丽因不满食环署严厉执法,导致小贩不敢开档,选择“公民抗命”,在桂林街替“肠粉大王”开炉叫卖被捕,被控无牌摆卖、阻街和因销售食物用途加热3项罪名被捕,引发近百人到警署声援。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后因“桂林夜市”的档主将在初一移师至旺角朗豪坊附近摆卖,包括刘小丽在内的不少不满食环署执法的市民便呼吁“一齐到旺角笃鱼蛋,一齐捍卫小贩”,数百名支持者这晚到了现场。

示威行动的参与组织之一本土民主前线成员,在停泊在示威者后方的一辆客货车上,用扩音器呼吁在小贩档附近聚集的人士,支援前方的示威者。大批聚集人士及市民随即走到前线支援,部分人士更拾起杂物,及用胶袋装起地上硬物,作为抵抗工具或武器。

现场对峙情况剑拔弩张起来,越聚越多的示威者向警方叫骂及冲击,也有示威者中胡椒喷雾受伤倒地。然而,在示威前线旁边行人路的小贩,却继续以火水炉(煤油炉)煮食,档口不时火光熊熊。

约1时40分,警方突然大规模施放胡椒喷雾,大批示威者向后退。一阵混乱过后,前方传来警方警告:“你们不要再洒火水(煤油),不要‘玩咁大’(行为过火),这是刑事的。”警方警示之后,继续向人群推进,大部分人向亚皆老街退去,我和另外一批示威者,则被驱赶到朗豪坊戏院门外。

这时,此前双方对峙的位置已经清空,地上只留下数个油罐以及水渍,约十分钟后,警方要求在戏院门外的我们,沿一条小巷进入山东街,并要求示威者离开。

我离开山东街后,转入上海街向亚皆老街走去。

Screen Shot 2016-02-08 at 下午8.50.032016年2月9日凌晨,,一名警察在亚皆老街倒地。摄:Billy H.C. Kwok/端传媒

凌晨2时的亚皆老街,已经被另一批示威者“占领”,街上零散地放了木卡板和垃圾桶,是示威者推在路上的“路障”。

刚过2时,我见到数十名示威者一边追赶警员,一边拾起地上的木卡板等,向警员掷去。警员则一边以警棍、胡椒喷雾等向示威者还击,一边向后跑。其中一名警员,混乱间被地上的木卡板绊倒在地。正当示威者准备向前冲,另一名警员在后方向天鸣发两枪,之后冒著轻烟的枪指向人群。

我在十米外目睹这几秒的开枪画面,深感震惊,周围示威者和聚集市民,似乎也一样吓呆了。他们定过神后,不断向当场警员叫喊,质疑他们“为什么要开枪?”、“示威者做了什么?”、“他们手无寸铁?”,叫骂声夹杂“黑警”及各种粗言。

鸣枪之后,手持大型盾牌的警员,随即封锁了介乎上海街和弥敦道之间的一段亚皆老街,并清理地上的大型杂物,但仍可以看到满地磗头和玻璃碎片。约15分钟后,一辆救护车驶进封锁范围,将一名受伤警员送走。

2时30分,我沿上海街走到快富街,再转出弥敦道。甫走到大街上,就看到警方包围起一群聚集人士,而在他们前方,一名示威人士倒在地上,头破血流,一地鲜血。有警员正以纸巾掩着伤者头部的伤口。

Screen Shot 2016-02-08 at 下午8.51.20清晨7时,警方在旺角清场期间,一名示威者在山东街近洗衣街被警察使用警棍打至头部流血,倒卧地上,其口罩跌在身旁。摄:卢翊铭/端传媒

冲突持续至天亮仍未平息,而且越见激烈。有示威者以砖头掷向警员、有人在街上焚烧杂物、有人以打碎的玻璃樽袭击记者。 大约7时30分,署理旺角警区指挥官丘绍箕对传媒说,骚乱仍未完全结束,警方至今拘捕23男1女,年龄介乎17至70岁,涉嫌袭警、拒捕、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等。骚乱期间,有最少44名警员及有记者受伤,有警员昏迷。他并称,“不排除是有组织及预谋的事件”。特区政府亦发表声明称严厉谴责暴力行为,会“全力缉拿肇事暴徒归案,绳之于法”。

参与行动的本土民主前线在Facebook表示,其发言人梁天琦被捕,梁本身亦是2月28日新界东立法会补选的候选人之一。

原本因声援鱼蛋小贩、“光复夜市”而起,经过整夜的血与火,却演变为香港近年最严重的警民冲突。在被警方拦阻的围观市民中,一名中年女士大骂警员,说着说着,她却不禁哭起来:“香港人为什么要打香港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