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罗宇:红二代父辈们所要的不是今天这样的中国

自由亚洲|罗宇:红二代父辈们所要的不是今天这样的中国

——专访罗瑞卿之子罗宇(之四)

罗宇是中共开国大将、前解放军总参谋长、军委秘书长罗瑞卿之子,1989年为解放军总参谋部大校军官。六四屠杀后,罗宇宣布与中共决裂,当时他正在欧洲访问,从此成为一位政治流亡者,26年不能回国。旅居美国的罗宇近来因为连续致信习近平,呼吁中共放弃一党专政,实行政治改革,为人们所关注。日前,罗宇接受本台专访,谈了他流亡海外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习近平反腐和习近平是否能领导中共实现政治改革的看法。

罗宇近照(罗宇提供)

罗宇近照(罗宇提供)

本台分四集播出对罗宇的专访。今天播出第四集,也就是最后一集。在前三集中,罗宇谈到他为什么舍弃在中国所得到的一切选择流亡,以及他对习近平反腐的看法。他指出:如果习近平真心反腐,就必须逐步有序的实现民主化。他主张习近平向蒋经国学习,用专制的手段结束专制。在这一集里,罗宇要以“”的身份,谈谈在当代中国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他表示,红二代中少数人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成员,多数人认为,他们的父辈奋斗所要的中国,不知今天这样的中国,因此他们都支持在中国实现民主化。下面是特约记者CK从旧金山发来的专访罗宇第四集。

“红二代”又被人们称为“太子党”。罗宇表示:只有毛泽东的儿女可以称为“太子”。他不喜欢被人称作“太子党”,但能够接受“红二代”这个称呼。“红二代”指的是当今中国一个特定群体,红二代里有坏人,也有好人。罗宇说:“红二代里面的极少数是既得利益集团成员,这些人不得人心。红二代里面的大多数都认为,他们的父辈所为之奋斗的中国,不是今天邓小平、江泽民他们弄出来的这个中国。讲红二代在未来中国的走向起什么作用的话,我倒觉得,红二代整体上会起好的作用,就是朝民主方向发展的作用。但是红二代里面也有很多糊涂思想,各种不符合民主思维的思潮也有很多,不可能用一种标准要求所有人。有些人还想回到毛泽东的独裁体制上去,这是行不通的。既得利益集团是赞成邓小平的,这也是行不通的。大多数人应该想清楚了,中国的唯一出路,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

红二代是依附于中国共产党而存在的,因此红二代对于党的生死存亡,是不是比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更关心呢?罗宇回答记者这个问题时说:“党的存亡和国家的存亡是两码事,党如果变成一个廉洁的党、民主的党,它可以领导人民、领导国家走向兴旺发达。中国共产党在战争年代是以人民利益为准办事,所以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但是1949年之后,就越来越偏离了民主建国的理念,事情就越办越糟。到了邓小平,那就是与人民为敌了。坦克都能开上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中国共产党在六四时就已经完蛋了。红二代里有人想把共产党从一个腐败的党变成一个廉洁的党,有没有可能呢?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习近平当局,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

记者对罗宇的电话采访,是在春节即将到来之际进行的。从89六四后的第一个春节算起,罗宇有26个春节不能与家人一起度过了。26年的漫长岁月,罗宇从中年人成为了老年人。在罗宇谈完他对红二代的评价后,记者问罗宇最后一个问题:春节到了,他是否想念他的家人?是否想念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是否想念他的国家?但是,罗宇一句话也没有回答——电话那一头,他泣不成声……我似乎不该问这个问题,采访无法继续下去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下载火狐或者Chome浏览器扩展,穿墙阅读中国数字时代网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