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6的博文

【河蟹档案】高级黑?“基层党员”建议延长习近平任期二十年

图片
【河蟹档案】高级黑?“基层党员”建议延长习近平任期二十年*LifeTime:短暂的放风。周日晚11:30很多人发现可以上谷歌了,这个喜讯一下子传遍网络。有人起先以为放开了,但是Facebook等照样上不去。两个小时后,周一凌晨1:15,上谷歌玩耍的网民又都被叫回来了。事情起因是谷歌新增加了面向日本、印度和东南亚的服务器,官方事先不知道,随后立即完美的封堵了。相关阅读|《谷歌搜索回归?想太多,只因亚太地区新增服务器
2016年03月29日*陈有西:贺卫方提出团中央不应由国家财政供养,应取消行政级别,触动了延续68年的一大体制敏感点。不单团组织,工青妇都属于社会团体,本来就应该社团自收自支,无任何理由由纳税人供养。但新中国一直由财政供养。改革开放后,全国性民政合法登记的社团组织很多,应该一视同仁,无任何组织可以特殊化。相关阅读|《多维|接棒任志强 北大贺卫方开炮共青团》;《贺卫方:答王银川
2016年03月29日

长平|我的声明:自由没有交易

长平|我的声明:自由没有交易今日确认,我的家人均已离开派出所。但我的父亲和两个弟弟并未自由,而是取保候审,为此交纳数万元保证金。在当局控制一切资源的情况下,我对所谓祭祖失火案无力调查,因此对以此为名的取保候审不予置评。据我了解,在办好取保候审手续之后,我的父亲和弟弟们又被警方叫回,不是为了调查案件,而是安排他们接受记者采访,并炮制所谓个人声明。对此我表示强烈谴责。已经和即将刊播的采访及声明,均是在警方胁迫之下的表演,是进一步将我的家人作为人质的绑架行为。今天,我的父亲和弟弟们仍是戴罪之身,处于警方的控制和胁迫之下,他们的一切言说均非无恐惧状态下的自由表达。自一周前开始的因为我发表文章而导致警方对我的家人及亲属的骚扰和威胁,以及期间发生的所谓祭祖失火案中,均没有证据表明警方对他们有过刑讯逼供等针对身体的暴力伤害。但是,迄今仍在进行中的胁迫我的家人劝说我放弃时事批评写作,以及在调查所谓祭祖失火案中一再强迫我的家人和我联系,并以关押他们及失火赔偿金作为胁迫我删除评论的筹码,是赤裸裸的绑架勒索行为。警方一再用血缘关系来胁迫和“感化”我,企图以此完成他们打压新闻自由、维护极权专制的政治任务,是一种卑鄙的情感敲诈伎俩。对于这一切绑架和勒索,我均拒绝接受,没有谈判和交易。时评写作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表达权利。我将一如既往地,尽最大努力实践我的言论自由,并倡导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人类社会的独立思想权利。警方企图利用我的家人和亲属来影响我的工作,无论表现得多么温和友好,都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我希望警方及中国当局立即停止这一绑架行为。正如我在此前的声明中所说,在我的家人及亲属获得真正的自由之前,我不会跟他们发生任何联系,他们也不会有我的任何联系方式。我希望我的抗争,能够引发人们对于批评权力怪兽的独立思想者,尤其是被烙上异议人士或流亡者标签的自由捍卫者及其家人所遭受的威胁,以及他们共同面临的亲情伦理困境予以更多的关注。感谢诸多活动人士、新闻媒体、人权组织及政府机构的关注、支持和帮助。希望我能继续和你们一道,在对抗极权、捍卫言论表达和新闻自由方面坚持到底。爸爸,祝你生日快乐!妈妈,别哭!张雄,张伟,春梅以及所有的亲人,我爱你们!2016年3月30日相关阅读:【图说天朝】“我们全家人对他非常失望”德国之声 | DW专栏作者长平家人因其评论“被失踪”德国之声 …

纽约时报|安邦的隐秘财富帝国:权贵云集,股权盘根错节

图片
纽约时报|安邦的隐秘财富帝国:权贵云集,股权盘根错节去年6月,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在曼哈顿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酒店参加论坛。(Ben Asen/International Insurance Society) 媒体经常把他与美国的亿万富翁沃伦·E·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相提并论,他正在利用自己对一家保险公司的控制权成为全球金融领域的巨头之一。和巴菲特一样,他似乎也在获得庞大的个人财富。然而中国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与巴菲特的共同之处,也仅限于此。巴菲特是一个公共人物,他经过数十年努力积累了财富。吴小晖回避媒体采访。公司网站提供的传真号码属于一家牙医诊所。与净资产很容易被算出的巴菲特不同,吴小晖的财富则是一个谜,安邦旗下拥有37家关系盘根错节的控股公司,这种非常复杂的股权结构使其资产难以计算。在商业及金融领域日渐强调透明性的今天,一家不透明的中国保险公司在美国达成一项项吸引眼球的交易,令一些专家倍感惊讶,尤其是考虑到中国经济影响力在这个选举年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吴小晖的公司声称拥有超过2910亿美元的资产,目前正与万豪国际(Marriott International)就收购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Starwood Hotels and Resorts Worldwide)展开激烈争夺。周一,安邦将报价提高至140亿美元。本月早些时候,安邦同意以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旗下的豪华酒店,比如纽约的埃赛克斯酒店(Essex House)。2014年底,安邦以将近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纽约的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Waldorf-Astoria)酒店。2004年才创立的安邦集团在两年前得到大规模扩张,公司旗下37家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每当中国有人打一下响指就可以魔法般地获得财富时,这里说的是巨额财富,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可疑的标志,”北京大学深圳校区金融及经济学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说。“分享一种‘我们怀着好意而来’的信息是符合他们的利益的,但根本没有那种信息分享文化。在中国,当人们隐藏这些信息时,肯定是有原因的。”吴小晖与中国一些最具权势的家庭有关联。他娶了邓小平的孙女卓苒,邓小平曾在20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大部分时间担任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这个在中国…

每周转载:震惊全国的山东疫苗事件(各方报道及网友评论)

图片
每周转载:震惊全国的山东疫苗事件(各方报道及网友评论)  俺通常避免连续2篇发《每周转载》。这次是因为疫苗事件举国震动,正好趁机抹黑一下党国和朝廷。很显然,这次事件之后,朝廷的民意基础再次遭到重创。

  开篇之前,先引用几句名言:
1、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会来关心你!
2、如果让中宣部的官员和卫生部的官员对调, 那么中国不但有了言论自由, 也有了食品安全和药品安全。
3、如果政府不能解决问题,那它本身就成为问题! @美国前总统里根
4、道德在书本里,榜样在电视里,国土在肺里,爱情在房产证里,幸福感在梦里——这就是中国特色!
5、天朝的每个重大社会新闻,都是绝好的移民广告。
★相关评论文章
中国再曝疫苗丑闻,非法疫苗流入24省市 @ 纽约时报

从婴儿到死尸,没有什么钱是中国人不敢赚的 @ 网易

财新目击者:疫苗之殇
(编程随想注:
这是财新记者郭现中几年前的一篇报道。上述链接是这篇报道的第一部分,列举多个受害者家庭的案例。
第二部分参见“另一个链接”,主要是深入挖掘天朝疫苗市场乱象。
此文在墙内已经被和谐掉,俺给出的是“中国数字时代”的镜像链接)

杨彼得:皇帝的旧衣——失效疫苗无害论
近期山东问题疫苗在中国掀起舆论风暴,政府方面除了查处,对公众关注的一些问题不置一词。有媒体出来帮政府的忙了,找了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英国牛津大学博士,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出来对公众进行疫苗知识的科普。
其核心观点是:假如疫苗失效了,它并不是往里面加了毒品、坏东西,它是没在冷藏条件下存放,就等于说是打了疫苗也不管用,但绝对不会引发副反应。针对某媒体2013年标题为《疫苗之殇》的报道提到60多个家庭因为疫苗异常反应而被毁的说法,高福院士称,非冷链储运疫苗不会导致疫苗异常反应。
......
高福虽然是中科院院士,应当具备有关疫苗的权威知识,但他的逻辑思维能力是有问题的。他之所谓失效疫苗不会引发副反应,是以疫苗是正规疫苗为前提的。但山东庞某母女是在缓刑期间进行非法疫苗批发,涉嫌严重犯罪,其买卖的疫苗是不是正规疫苗本身就没个谱。这对失去底线的母女,未必会在经营的疫苗品种方面设置底线,绝对不经营假疫苗。
在中国,假药并不是稀罕之物。市场没有严格的政府监管,假冒伪劣药品在各地泛滥。用淀粉冒充感冒药甚至癌症治疗用药,是常有的事。2012年,河北有一批企业用皮革废料熬制成工业明胶,卖到全国各地的药用胶囊生产企业,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图片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微信公号:金菜园(ID: hkjincaiyuan)他仿佛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一个人,带着几分古典的儒雅,和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作品中“多余的人”的敏感和彷徨。即使严厉批评,也因为一种雅致或俏皮,文字里少了火药味而给读者更多的思考余地。青年专栏作家贾葭(2016),从北京机场失联十天后终于报平安。这过去的十天,我脑子里满是他笑盈盈的问候。他用「您」丶「老师」丶「*老」称呼对方,诚恳丶礼貌又亲热。多少次和友人把酒夜谈,从历史丶哲学丶爱情到个人际遇。在北漂和港漂寻找存在的他,突然失联令我们寝食难安。去年数次见面,我们打趣他的首饰,那精致丶抑或年轻人的洒脱和时尚,强化了他身体上文弱的美和一种难以名状的不安。他偶尔提及警察找他。对他来说,模棱两可地接受暂时的行动或言论禁令,是必须的妥协又是难以安心的现实。表面上,这是他对中国政治环境清醒认识的结果。也许他自己也未直接说明的是,他对中文写作和读者的严重依赖,使得他哪怕频繁往返海外,戏说「早发财早移民」,也下不了决心远走他乡。他的漂流状态既是一种精神上的,还是京港台国内外地域上的。作为主力之一,他将《阳光时务》丶《大家》打造成具有特色的优秀华文媒体,“功成”之后,他似乎更不安。说到底,他和中国当下年轻的知识分子面临共同的问题,被眼下中国越来越严厉的控制和重重暴露的社会问题给深深地刺痛,又持久地质疑自我,难以满意自己的存在状态。他不愿意和当局合作,一方面拒绝融入当局意识形态影响下的传媒话语论述,另一方面不得不面对言行受审查的现实;他生性敏感多情丶生活品味方面又是个人主义大行其道,在审美趣味上和倡导社会激进变革的手段格格不入,绝无成为行动者的可能,更遑论直接参与社运和政党政治;他不满社会现状,但又和劳动民众的距离甚远,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相对优渥的物质生活。他拜访名流和大家,虚心求教,也不忘游戏和物质享受。以文论道的形式和内容创新给了他喜悦,而作为文字工作者在无法保全独立意志的自由和深重的社会不公面前的无力感,又令他陷入难以言说的道德焦虑。这种道德焦虑在中国文人中由来已久,使知识分子在与自我的孤寂对话中障碍重重。传统的中国文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八九学生运动之后,中国社会处于一种普遍的理想幻灭感中,从民众到知识精英,改革开放带来的团结丶共识和期待一俱不复存在。思想界一部分人转向保守抑或经济务实,从…

BBC|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向BBC证实“获释”

图片
BBC|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向BBC证实“获释”
(涉事文章截图)

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对BBC北京记者表示,他目前已经获得自由,并且很安全。贾葭还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微信的朋友圈上写道:“感谢大家,铭感五内,不敢或忘”。据信,贾葭现在与家人在一起。但是,由于贾葭事件受到牵连被捕的在无界新闻工作的六人,以及另外10名为一家相关科技公司工作的人仍被没有获释。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自3月18日晚上起开始失联,当时他正要登上飞机,飞往香港。在前往香港途中失踪。之后,他的妻子已经报称丈夫失踪。有人相信他曾就一封呼吁国家主席习近平辞职的匿名信件被刊载上网而发出过提醒。该封信件短暂出现在一个有政府背景的网站上,但很快被删除。BBC驻北京记者沙磊说,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在当局着意提升习近平形象的背景下,一系列高姿态审查当中的最新一次事件。我们知道什么?  贾葭年纪在30多岁,以在腾讯新闻网站上撰写社会时政评论著称。在他此前“失联”当天,他原定要乘飞机从北京前往香港。香港《苹果日报》引述贾葭的妻子说,贾葭原定要在当晚到一个朋友家里,但他没有出现。第二天,他也没有如约前往一个午餐饭局。他的律师燕薪上周对BBC说:“到底是谁带走了他,原因是什么,我们没有任何头绪……一种可能是,他是在机场被带走的。”“他的妻子还没有收到任何正式文件说明贾葭现在身在哪里,状况如何。”燕律师补充说,贾葭的航班订票记录也找不到了,目前正在和贾妻一起向出入境部门查询。有报导说,贾葭较早前曾告诉朋友说,他觉得因为关于习近平的那封信,他可能要出事了。
那封信说了什么?
  3月4日,有关的信件在与政府有联系的无界新闻网上出现时,立即引起了注意。信件是写给习近平主席的,信中呼吁他辞职,并指他“将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纵容“个人崇拜”,还从外交政策到经济决策等方面对他提出了批评。该信的落款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在媒体上公然出现对中国政府和习近平的直接批评,这种在中国大陆几乎前所未闻,更别说是有政府关系的媒体了。消息指,贾葭坚称自己和那封信无关,但他看到信件被刊载后,向无界新闻的一个编辑、他的朋友欧阳洪亮发出了提醒。BBC记者曾尝试联系欧阳洪亮的手机,但没有找到他。无界新闻的其中一个员工还告诉BBC说,与这封信的刊载有关的人都在“接受调查”。无界新闻声称,信件是从海外一个时常批评中国政府的网站“参与网”转载的。之后,该信已在无界…

新华网 | 方滨兴当选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长

图片
新华网 | 方滨兴当选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长新华网北京3月25日电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今天在北京举行成立大会。本协会由国内从事网络空间安全相关产业、教育、科研、应用的机构、企业及个人共同自愿结成的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方滨兴当选为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长。图为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成立大会现场 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Cyber Security Association of China,CSAC)接受业务主管单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社团登记管理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的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图为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标识 协会宗旨是:发挥桥梁纽带作用,组织和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建设,为会员服务,为行业服务,为国家战略服务,促进中国网络空间的安全和发展。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方滨兴当选为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长。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技术副总裁杜跃进,国防科大计算机学院教授贾焰,上海交通大学信息安全工程学院院长李建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西安交通大学信息安全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马民虎,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所长孟丹,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齐向东,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技术副总裁王海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电子科学研究院院长吴曼青,哈尔滨安天科技服份有限公司首席技术架构师肖新光,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战略部副部长郑志彬当选为协会副理事长。包括国防科大、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及计算所和软件所、中国移动、中国联通、阿里巴巴、百度、360奇虎等在内的200多家单位作为发起成员参加了第一届代表大会。相关新闻:方滨兴卸任北邮校长2013年6月28日,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2013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中透露,由于过度透支自己的身体,同时也没有拿出足够的时间来补充,所以一场大病让他失去了能够通宵达旦工作的资本,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双肩同时挑起学术、管理两副重担。鉴于此,他已向主管部门提出不再连任北邮校长职务。

纽约时报|中国律师电视认罪后获释,曾帮教会维权

纽约时报|中国律师电视认罪后获释,曾帮教会维权北京——一名律师在为被迫拆除十字架的教堂进行辩护时,在中国东南部遭到羁押。该名律师在其主要的中文社交网络账号上表示,警方已经将他释放。这名律师叫张凯。他去年8月底被羁押,上月在电视上认罪。他的认罪似乎是受了胁迫。周三夜里,张凯在社交网络微信的账号上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称自己已经回家。“我已经平安回到内蒙老家,”消息说。“感谢这段时间各位朋友对我的关心,感谢各位朋友对我家人的关照及安慰,感谢温州民警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早前,官方宣布了对张凯的刑事指控。尚不清楚张凯是否属于保释等候审判。记者无法联系到他及其家人置评,但总部设在美国的基督徒权益团体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表示,已和张凯的亲属证实了他获释一事。张凯去年8月25日在浙江温州被羁押。温州是一座商业城市,基督教影响力强大。在那里,官方发起了一场运动,迫使教会拆除十字架。这场运动已进行了两年,波及浙江全省。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担任省委书记的浙江,已有1200多个十字架从教堂和其他一些建筑上拆除。当局还羁押了一些宗教领袖,并对他们提出了刑事指控。上月,牧师包国华及其妻子邢文香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和12年,罪名包括职务侵占、经济犯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羁押时,张凯正在为温州的一座教堂提供咨询。张凯的同事杨兴权当时接受采访时称,警方下令将其秘密羁押半年。这个程序叫不公开地点“监视居住”。在习近平治下,该程序被中国警方大量使用。习近平正领导着一场打压中国异见人士,摧毁公民社会的的运动。去年8月,张凯和美国国务院的一名官员安排会面,讨论中国的宗教自由。但因为被羁押,他未能赴约。当局指控他危害国家安全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上月,张凯出现在当地电视台播出的一段视频中,称自己和境外团体勾结,在宗教问题上挑事。他说自己每次尝试为教堂或基督教团体辩护时,都会从对华援助协会收钱。他说该协会企图“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视频公开后,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Bob Fu)表示谴责,称其为共产党的宣传手段。周三当天,对华援助协会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张凯为受十字架拆除行动影响的大约100座教堂进行辩护的行为是合法的。谈到张凯的获释,傅希秋说:“作为张凯弟兄的朋友,我对张凯律师的平安回家感到高兴。尽管还不清楚在他被单独关押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自去年7月以来,中共一直在打压人…

果壳:山东庞氏疫苗大案,最坏的消息还没来

图片
果壳:山东庞氏疫苗大案,最坏的消息还没来一方面,涉案的疫苗流向究竟如何,影响范围究竟多大,要完全查清楚太难;另一方面,此事对公众信心摧毁力度之大,也是前所未有的。此事给公共卫生系统带来的伤害,在即将到来的日子里等着我们,爪牙血腥。根据澎湃新闻报道,山东疫苗大案确认波及24省,仅上线人员就有300多人,但目前仅抓获20人左右,另有9家药品批发企业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已责令彻查药品流向。看样子,中国的疫苗接种事业将很可能遭遇重大挫折。在山西疫苗事件、康泰疫苗风波后,这一案件必然再次刺激民间反疫苗的情绪。不过,目前还远没有到最坏的时刻,因为一些更具冲击力,或者说更牵动大家神经的信息正在逐渐被披露出来。尚未披露的关键信息本案连绵5年时间,不知道会涉及多少医院、多少家庭。现在估计很多爸爸妈妈心急火燎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掐指一算,我孩子5年前才2岁不到,是不是躺枪,我心里也没底。这5年间不可能所有二类苗都是本案中可能失效的疫苗。因此连珠炮的问题来了:到底是哪些疫苗品种?流向了哪些医院、诊所、妇幼保健院?这些疫苗是在哪个时间段用掉的?现在这些疫苗是都用完了、都追回了、都过期了,还是仍混迹在合格的疫苗中?如果明确了是哪些疫苗品种,那么给孩子打其他疫苗品种的家长可以暂时放心了。如果明确了流向医院,那么在其他地方打的孩子家长可以暂时放心了。如果明确了注射的时间段,那么在其他时间段打的孩子家长可以暂时放心了。如果明确问题疫苗早已过期、已经追回、已经用完,不在药架上,那么现在打疫苗的家长可以暂时放心了。理想的状态下,应该能查到每一支疫苗在哪里,都注射给了谁,但这有赖于完善、严密的追溯体系。本案涉及面如此之广,偷偷摸摸干了这么多年,又有犯罪分子上下线勾结,回答这些问题谈何容易?就目前的新闻消息来看,疫苗品种已基本查清,涉案企业也找出了9家,疫苗下落仍在追查中。但对老百姓来说,这样的进展仍然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依然在焦急的等待下一步的调查结果。
央视新闻公布的涉案疫苗品种。最可怕的消息 是没有消息在我看来,最可怕的消息就是上述有些问题成了糊涂账。因为一旦成了糊涂账,家长就懵逼了:我孩子打的疫苗到底有没有效?要不要带孩子去补打?补打的钱算谁的?我能不能索赔?我这会儿能安心的带孩子打疫苗吗?去哪里打才能绝对放心?我孩子得了流感、肺炎、水痘,医院或政府是不是得赔钱?之前媒体披露的说可能有20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