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我的声明:自由没有交易

长平|我的声明:自由没有交易

今日确认,我的家人均已离开派出所。但我的父亲和两个弟弟并未自由,而是取保候审,为此交纳数万元保证金。在当局控制一切资源的情况下,我对所谓祭祖失火案无力调查,因此对以此为名的取保候审不予置评。

据我了解,在办好取保候审手续之后,我的父亲和弟弟们又被警方叫回,不是为了调查案件,而是安排他们接受记者采访,并炮制所谓个人声明。对此我表示强烈谴责。已经和即将刊播的采访及声明,均是在警方胁迫之下的表演,是进一步将我的家人作为人质的绑架行为。

今天,我的父亲和弟弟们仍是戴罪之身,处于警方的控制和胁迫之下,他们的一切言说均非无恐惧状态下的自由表达。

自一周前开始的因为我发表文章而导致警方对我的家人及亲属的骚扰和威胁,以及期间发生的所谓祭祖失火案中,均没有证据表明警方对他们有过刑讯逼供等针对身体的暴力伤害。

但是,迄今仍在进行中的胁迫我的家人劝说我放弃时事批评写作,以及在调查所谓祭祖失火案中一再强迫我的家人和我联系,并以关押他们及失火赔偿金作为胁迫我删除评论的筹码,是赤裸裸的绑架勒索行为。

警方一再用血缘关系来胁迫和“感化”我,企图以此完成他们打压新闻自由、维护极权专制的政治任务,是一种卑鄙的情感敲诈伎俩。

对于这一切绑架和勒索,我均拒绝接受,没有谈判和交易。时评写作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表达权利。我将一如既往地,尽最大努力实践我的言论自由,并倡导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人类社会的独立思想权利。

警方企图利用我的家人和亲属来影响我的工作,无论表现得多么温和友好,都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我希望警方及中国当局立即停止这一绑架行为。

正如我在此前的声明中所说,在我的家人及亲属获得真正的自由之前,我不会跟他们发生任何联系,他们也不会有我的任何联系方式。

我希望我的抗争,能够引发人们对于批评权力怪兽的独立思想者,尤其是被烙上异议人士或流亡者标签的自由捍卫者及其家人所遭受的威胁,以及他们共同面临的亲情伦理困境予以更多的关注。

感谢诸多活动人士、新闻媒体、人权组织及政府机构的关注、支持和帮助。希望我能继续和你们一道,在对抗极权、捍卫言论表达和新闻自由方面坚持到底。

爸爸,祝你生日快乐!妈妈,别哭!张雄,张伟,春梅以及所有的亲人,我爱你们!

2016年3月30日

相关阅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