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街参考|大宋蹴鞠改革为何会失败

花儿街参考|大宋蹴鞠改革为何会失败

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作者:马钺

image

大宋宣和元年,皇帝赵佶颁布《大宋蹴鞠改革纲要》,任命太尉高俅兼任蹴协主席,大宋朝的蹴鞠改革正式启动。

蹴鞠是大宋第一运动,“宋超(大宋蹴鞠超级联赛)”异常红火,东京永巨捡漏队刚刚蝉联亚冠联赛冠军,但国家队水平却不高,只在十几年前打进过一次蹴鞠世界杯,从此后就每况愈下,不但再也没法跟辽国、西夏、高丽等一流强队一较短长,甚至连暹罗、星洲这种脚趾甲盖儿大的小国球队都能平趟大宋半场。时间一长,大宋蹴鞠沦为举世笑柄,名声堪比臭豆腐。大宋蹴协招数用尽,成绩却始终不见起色。

道君皇帝决心改变这种状况。

作为一个超级蹴鞠迷,赵佶当初还是端王时,就在府邸里修了个国际标准的蹴鞠场,经常请现役国脚来踢友谊赛,兴之所至,往往亲自下场,秀几下脚法,有几次还上演从后场带球狂奔至前场一脚破门的好戏,反正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铲他。

赵佶一度因此产生幻觉,以为自己是贝利第二,雄心勃勃打算去留洋,不料在一场国际友谊赛中,赵佶率领的端王队被辽国使团队那些厨子马夫踢了个10比0,这才如梦方醒,从此断了当职业蹴鞠运动员的念想。

赵佶的球迷身份广为人知,登基之前,一股全国范围内的蹴鞠热悄然升温。体育总司领导几次三番视察大宋蹴协,一些大商号不惜重金购买职业蹴鞠俱乐部的股份,大宋首富丰百万索性给大宋蹴协开出了一张5亿贯的交子,表示以后签外教的费用我全包了。

对于这股蹴鞠热,赵佶没有公开评论,但据坊间八卦,他曾对李师师说:“丰某此举,深体朕心。”赵佶说,在朕的领导下,大宋朝完成了伟大复兴,“大宋梦”至少已经在大宋新闻联播中实现了,有总菊,无难事嘛。就是这个蹴鞠,搞不定。毕竟世界杯是得凭真本事一场一场踢的,大宋蹴鞠队连场都进不了。举国皆知朕是鞠迷,大宋蹴鞠一烂到底,朕面上无光啊。再说盛世必有球兴,唐朝马球天下第一,大宋不能光玩外国人不玩或者不好好玩的球啊。

总之,一定要把蹴鞠搞上去!

《大宋蹴鞠改革纲要》颁布之后,赵佶欣喜的看到,蹴鞠产业果然成为又一个投资风口。凡是跟蹴鞠有关的创业项目,都很容易拉到投资。宋超更是炙手可热,宋人文体产业基金投入80亿贯,拿下宋超联赛5年的运营权。以往宋超转播权都是半卖半送,今年光是独家广播权就卖出了27亿贯的天价,获得转播权的喜事公司,成立还不到两年,估值已经超过了200亿贯。

随着资本的大量投入,宋超球队个个挥金如土狂购外援,单单江宁一支队引援支出就超过了8亿贯。据说整个巴西联赛都快被宋超搜刮一空。

然而,让赵佶郁闷的是,由于热钱涌入,强援加盟,宋超球队在俱乐部赛事上取得了不少成功,但大宋国蹴萎靡依旧,甚至一再退步,以往还能与一些二流球队抗衡,现在连红磡那些巡捕、瓦匠等业余球员组成的草台班子,都能踢得大宋国蹴那些百万富翁人仰马翻。

赵佶百思不得其解,不得不问计于太上皇。

太上皇呵呵一笑:“你啊,图样,图森破。”

赵佶不服:“你别光教训我,有理说理。”

太上皇徐徐问道:“你觉得宋人喜欢蹴鞠吗?”

赵佶说:“蹴鞠是大宋第一运动啊,宋人能不喜欢吗?”

太上皇道:“现在蹴鞠的火爆,乃是虚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因为你喜欢蹴鞠,所以下面人就投你所好,疯狂的往蹴鞠上砸钱。他们并不是喜欢蹴鞠,或者为了发展蹴鞠运动,而是为了从你——或者接近你的人那里,获得回报。”

赵佶不服:“你说的这我明白。但有句话叫不问动机,只看结果。不管他们是为了取悦我还是别的,钱总归是投到蹴鞠上了,怎么连个响声都听不到呢?”

太上皇道:“你知道大宋列祖列宗对蹴鞠的态度吗?”

赵佶说:“这我能不知道吗?自太祖以来,大宋历任皇帝对蹴鞠都不甚上心,太宗曾言‘蹴鞠要从娃娃抓起’,但那不过是一句闲话,他老人家说过就忘了。真宗及之后的几位天子,闲来无事也就玩玩乒乓球这种性冷淡运动。您不喜欢运动,兴趣在学习外语和吹拉弹唱,谈笑风生……”

太上皇说:“那不就得了。列祖列宗对蹴鞠的态度很明显:不提倡,不鼓励。神宗曾言,蹴鞠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二十多号人追着个皮球跑吗?缺点倒是不少。首先是占地太广,汴梁地价这么贵,一个标准蹴鞠场占地10亩,有这10亩地,能盖多少写字间?其次,对学子们来说,学好圣贤书才是正事,沉迷于蹴鞠,可能会影响科考成绩。科考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你能在独木桥上玩带球过人吗?”

赵佶沉吟不语。

太上皇又道:“除此之外,还有个朝廷无法宣之于口的原因。现在木有旁人,就咱俩,倒是可以跟你说说。

自从太宗之后,大宋进取之心渐泯,维稳成为基本国策。30人以上的集会便需向衙门报备,蹴鞠比赛上场踢球+场下看热闹的,很容易超过30人。万一这些人中间有包藏祸心的捣乱分子,怎么办?即使蹴迷都是良民,并无颠覆朝廷之意,单单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就足以令官府不安。光是为了有关衙门管理上省事儿,就不能多建蹴鞠场,建了也要上把大锁,把蹴鞠迷拒之门外。

我们赵氏治国,不纯任儒教,而是以霸王道杂之,血液里流淌着法家愚民弱民的DNA。蹴鞠比赛参与人数多,组织要求高,要是那些布衣草民经过蹴鞠的训练,改变了一团散沙的原子状态,成立了自治的民间组织,长此以往,庙堂与江湖势力消长,难保国将不国,必须防患于未然。”

太上皇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当然,这话不能放在明面上说,朝廷也未曾形之于文字,但它确实是一种思维方式主导下的必然结果。”

赵佶争辩道:“可我并无意改变赵氏的治国方针,只是想改革一下小小的蹴鞠啊!”

太上皇嘴角浮现出一丝嘲笑:“你真是乃伊夫!蹴鞠之于大宋社会,就像脚趾头之于整个人体,浑然一体,不可分割。蹴鞠运行的逻辑,就是大宋社会运行的逻辑。换句话说,改革蹴鞠,就是在改革大宋社会。你以为你是在革除蹴鞠之弊,其实是在挑战整个社会的运行规则!”

赵佶被太上皇的话震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太上皇叹口气,道:“受固有思维支配的大宋社会,对开展蹴鞠运动自然而然会发生抵触和反对,这出自本能,就像是条件反射,甚至无须衙门发出指令。”

赵佶低下头去,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咕哝道:“我就这样认输吗?不甘心啊!”

太上皇道:“你只能认输。这是我们的宿命,你更改不了,我也改不了。不仅是蹴鞠,任何与这种思维方式相悖的行为,都像是在一间布下50万个捕鼠夹的小房间里带球,脚趾头一动,就会响起“啪”的一声。

第二日,道君皇帝亲临世乒赛现场,面对采访镜头,亲口说出:“我最喜欢的运动,是乒乓球……”

附作者转载要求: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下面的二维码,并于正文前显著处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ID(zaraghost)、作者,否则视为侵权,必找你麻烦
花儿街参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