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砍柴|端午节到底是为了纪念“爱国者”还是“叛国者”?

文史砍柴|端午节到底是为了纪念“爱国者”还是“叛国者”?

湖南在春秋战国时的楚国之南。战国时的楚国三闾大夫自沉汨罗江,而端午节据说是为了纪念屈原而设,划龙舟源于汨罗江两岸的百姓自发摇船去打捞屈原的遗体。故此,故乡湖南过端午格外隆重,而楚地人深信不疑,端午节就是来源于屈原投江。
其实中华民族是经过漫长的历史融合而成的,由于人口众多,生活的疆域广阔,一种全民族的图腾如龙,未必来自某一地;某个节日,也未必只有一个来源。
比如,吴地的端午节则是源于纪念另一个湖北佬伍子胥。春秋时吴越之间发生战争,越国大败,越王勾践请和,并敬献了美女西施,吴王夫差许之。伍子胥建议彻底消灭越国,夫差不听,吴国大宰受越国贿赂,谗言陷害子胥,夫差听信谗言,赐子胥宝剑令其自杀,伍子胥在死前对人说:“我死后,将我眼睛挖出悬挂在姑苏城门之上,看越国军队入城灭吴”。夫差闻此诅咒大怒,令取伍子胥的尸体装在皮革里于五月五日投入大江。吴人后来为了纪念伍大夫,就有了五月初五划龙舟的风俗。
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许多节日和气候、农事有关,多数反映先民祈福祛邪的心态,端午节亦不外乎此。“仲夏端午,端者初也。”仲夏日万物生长,然细菌也容易滋生(古人称之为邪气),人们若不注意卫生易生传染病。端午一些习俗体现的就是防病、除疫,如插艾叶、菖蒲,戴艾虎,采药草,佩香袋,引雄黄酒。等等。
凡一种风俗,如果和名人联系在一起,似乎就更有文化内涵,更易被人珍惜。这种“傍名人”的效益不独今天的人具备,古人也用得很娴熟。也许,在端午节前后,屈原或伍子胥恰好自杀,人们对其深深地悼念,于是一个名人就和一个早就有的节日联系在一起,而传之后世。
伍子胥生于公元前559年,屈原生于公元前340或339年,也就是说伍子胥比屈原早了两百来年。如果按照中国人崇古的心理,纪念伍子胥岂不更显得端午节源远流长?而今天除了苏州等地吴地在端午节纪念伍子胥外,中国其他各地几乎都认为此佳节因屈原而设。
唐代的刘禹锡被贬到鼎州(今湖南常德),写诗曰:
沅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将浮彩舟。
灵均何年歌已矣,哀谣振楫从此起。
宋代的诗人梅尧臣写诗云:
屈氏已沉死,楚人哀不容。
何尝奈谗谤,徒欲却蛟龙。
未泯生前恨,而追没后踪。
沅湘碧潭水,应自照千峰。
元代的长洲人(今属于苏州城区)袁易在《重午客中雨》写道:
住恨湘累远,他乡楚俗同。
流传存吊祭,汩没见英雄。
湘累即是屈原,可见连苏州籍的文人也承认端午节是纪念屈原的,逢此佳节时,伍子胥已经被藏在历史深处。为什么厚屈原而薄伍员呢?我认为在大一统占了主流、忠君思想被官方不断强调的历朝历代,尊崇屈原而非伍子胥是政治正确。
按照今天的一些“爱国小粉红”的理论,这伍子胥就是“楚奸”,是“带路党”祖师爷。
伍员,字子胥,楚国椒邑人(今湖北监利),伍子胥之父伍奢为楚国太傅,因受费无极谗害,和其长子伍尚一同被楚平王杀害。按照后世一些宣扬愚忠调调的人来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伍子胥父兄被杀,你也应该留在楚国,任由楚王处置。即便你为了活命,逃到吴国,那也只能苟全性命于外国。可是,可是,你竟然为敌国效劳,成为吴国的重臣,而且出主意,带领吴国入侵楚国,破了郢都,把楚平王的坟墓掘了鞭尸。——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叛国行径”么?
屈原就不一样了,虽然被楚怀王放逐在沅湘之间,可是他念念不忘君王,以香草美人自喻,虽有一点点幽怨,但惦记的是君王,是江山社稷。当听说秦将白起攻破楚都郢后,屈原自沉于汨罗江,以身殉国。——这比较符合后世帝王所倡导的“忠”。哪怕帝王是个昏庸的王八蛋,做臣子的也要忠心耿耿,生死相随。
以我看来,屈原固然值得尊重,但伍子胥更能被普通人理解与佩服。孔子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对待杀父仇人的“直”是什么?当然是灭其国,鞭其尸!何况在春秋时期,各国的君主和大夫其实是一种契约关系,君主仁义则大臣忠诚,如君主胡作非为,则大臣没有效忠的义务。春秋战国时一些国家特别是楚国的大臣逃奔外国屡见不鲜,至今留下“楚材晋用”的成语。以人伦来评判,父子之伦当然重于君臣之伦。
三国时期,魏主曹丕有次宴请宾客,曹丕出了道难题:“君父各有笃疾,为药一丸,当救君邪?父邪?”——君王和父亲都得了重病,只有一丸灵丹妙药可治愈,是救君王还是救父亲呢?许多人争着表忠心,大臣邴原一言不发。曹丕于是问邴原同学,这个药丸究竟该给谁?邴原对曰:“父。”曹丕却也没有责难他。
曹丕知道邴原说的是真话,而那些说先救君王的大臣,只是为了取悦于他而已。曹丕是个明白人,知道父母比君王更重要是人之天性,不可违背。可是许多年过去后,仍然有些人公然宣扬“爹亲娘亲不如XXX亲,天大地大不如X的恩情大”。
在这样的历史文化里,报杀父之仇而当“带路党”的伍子胥当然不值得宣扬,而行“死谏”之实的屈原,才是臣民们应该效法的。
我更喜欢伍子胥这样恩怨分明的大丈夫。我的故乡五月要过两个端午节。五月初五是“小端午”,五月十五是“大端午”,都很隆重。我宁愿相信,一个端午是纪念屈原的,另一个端午则是纪念伍子胥的。
作者:
【十年砍柴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