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派的抗争

毛派的抗争 

2017-05-18 文三娃 三娃厨房


毛派是由不同的个体组成,把他们作为一个群体进行简单粗暴的褒扬或者鞭挞,都是不负责任甚至有道德困境的。

要了解毛派,不能光看皮,还得入里。
我的这篇梳理文字对了解当代毛派生态,自认为有入门之助力。
拉拉杂杂,惟愿与同好共学。

在大陆“毛派”的视界里,中共建政的后三十年,背叛了毛泽东时代的前三十年。
2015年9月8日,大陆毛主义者陆弃转发了一条微博,称洛阳爱国群众郑会路和龙女士因纪念开国领袖毛泽东被捕,“请全国左派声援!”
陆弃本名陈创,90后,金湖人,是毛泽东周恩来的忠实粉丝。

陆公子红色婚礼,著名核心红二代蔡小心先生担任证婚人

他在江苏省淮安市金湖县开了一个“伍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企业名字就是向祖籍淮安的周恩来致敬。因周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国共摩擦期间在上海“白区”做地下工作,化名“伍豪”。他自己的网名“陆弃”是取“67”之意,效仿天津觉悟社通过抓阄方式取筆名,亦是向周致敬。
和那些动辄就走上街头的毛派群众相比,陆的“情怀”是够了,但在“革命行动”的勇气方面,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陆弃经商,是多家文化或贸易机构实际控制人,是新浪微博知名博主,还是小有名气的红色网站——正声网的经营者。与其他更为草根的毛派同仁相比,他有不错的网络平台发声。但他基本只在网路上发表挺毛言论,没有参与街头行动。
在知名左翼网站——红歌会网等平台上,“洛阳毛派”也发布了公开信。信中提到,网名为“邙山晓月”(本名“龙小华”)和“东润组团”(本名“郑会路”)的两位毛派同志于9月6日被捕,目的是阻止毛派同志在洛阳轴承厂毛主席塑像广场举行祭奠活动。同时被抓捕的还有各地来洛的毛派战士。
“洛阳警方的法西斯暴行必将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 公开信里,洛阳毛派强烈抗议。



郑会路被公安局传唤24小时。他认为这完全“是当局对我们谴责毕福剑的一种最为疯狂的阶级大报复的行为!”
该市毛派称,洛阳西工区公安分局从2011年开始,先后抓捕了32位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同志。
此前,类似的行动也有不少。2015年4月8号,洛阳毛派已经在本市的周王城广场 “缺席审判” 前央视主持人。毕因为在酒局上调侃毛的视频被曝光,引发风波,尤其是激怒了毛派群众。

毛派群众声讨茅于轼
大陆知名的经济学家茅于轼由于在政治、经济领域,对毛泽东时代的政策多有批判,加上他的社会影响力,一度被毛派群众树立为首要攻击对象。毕福剑的视频政治事故后,曾经的央视大腕儿成了最新批斗对象,茅于轼或暂退居二线。

东博书院秘书长、北大教授孔庆东亲密战友张清在微博声讨毕姥爷

西安群众声讨毕福剑的“反革命罪行”

毛派群众在央视光华办公区抗议毕福剑

“毕福剑事件进一步暴露了体制内普遍存在的反毛意识,更暴露了特色集团长期以来的指导思想。”郑会路曾经在一封网络公开信中这样写到。
在这样的“民情”之下,昔日在荧屏里几乎天天见的毕姥爷,已经好几年首尾不见,跟人间蒸发一般。
进入2017年,毛派群众又把揪斗的重点放在了高校右派学者贺卫方、邓相超等人身上。



对毛的崇拜,在大陆不算什么新鲜事儿。


在近十年中国的政治语境里,毛派(或称左翼),特指毛泽东思想路线的坚定拥护者,近乎原教旨主义。这个群体的主要成员是下岗工人,也有部分知识分子。对自邓始的大陆主政者均怀敌意,认为中国社会变修走资了;怀念文革;视转基因产品为“亡国灭种”的西方阴谋等。他们拥有一种独特的话语逻辑,这种话语逻辑,具有陈旧的时效性,从毛泽东去世和文革结束后,就再无更新。比如,“特色集团”、“改开党”等称谓,被毛派群众用以形容文革后的当政者。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等概念,在他们看来,是对毛的背叛。
毛派文章经常引用毛语录和毛诗词,比如这封公开信的最后一句就是如此。“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典出毛泽东的《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另外,这个群体行动力很强,尤其基层毛派,经常有街头行动,是大陆当局重点维稳对象。而行动更为激烈的铁杆毛派与大陆草根群众里同情前重庆市委书记的人群高度重合。随着这位前政坛大佬被彻底打掉,力挺他的毛派,越来越多的遭遇当局打压、骨干被各地公安抓捕和控制。
“历史转折中的小板凳”
2013年9月9日毛泽东忌日这天,南阳市某制药厂下岗职工和部分群众大约一百来人,举着毛像和纪念毛的旗帜标语,到市委市政府门口请愿,高呼“反腐败、要饭吃、要衣穿、要工作、要医保、要生活费、要社会主义”等口号。
南阳毛派的工作日志中记录:当请愿工人和部分群众在门口等待时,当局却调来一车特警,并命令门口保安强行抓捕请愿领导者,扯散纪念毛主席标语旗帜和毛主席像,驱散请愿群众。
红歌会网发表了署名“红旗飘”的网友的文章,该文章认为:凡发生由政府当局主持下撕毁毛主席像、逮捕、殴打、侮辱毛派民众的行为,那怕是乡村一级,这个政府就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


陆弃等“左翼大V”转发了一条活动组织者宁丁遭遇当局迫害的帖子,引发网路轰动。这条帖子提到,“南阳因纪念毛主席被抓进看守所的宁丁等同志居然被强迫看《历史转折中的小板凳》...宁丁绝食四天以示抗议!就是当年国民党的渣滓洞也不会强迫看《历史转折中的蒋中正》吧?”
“小板凳”是毛派群众根据民间传说,给邓取的外号。“主旋律”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中央电视台晚间的黄金时间热播。这当然激怒了原教旨毛派群众。

而实际上,自邓以降多位中共领导者,尤其是具体负责中国“改革开放” 经济和社会发展路线的的历届国务院总理,均是被毛派批判的对象。
比如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时任国务院总理,就被一名毛派网友的评价为: “他是下岗工人的公敌,他是卖国条约WTO的签署者,他是邓反革命路线的执行者。” 而这条帖子,被新浪微博上诸多毛派同仁广泛转发。
原教旨毛派的思维特点是,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结束,毛泽东去世之后,执政党的一切所作所为都不再正确。在他们的认知里,中国老百姓,“失去了时代,失去信仰”。
对于朱,原教旨毛派认为他的“罪行”主要在于大刀阔斧的国企改制(被毛派视为私有化),造成大量国企工人下岗,朱因国企改革的大刀阔斧,被官方和民间视为“铁血总理”,但在以下岗工人占相当比例的原教旨毛派里,朱“招人恨”。
为江青翻案
对毛泽东配偶之一江青女士的评价,往往是能否被毛派群众接纳为“战友”的条件之一。
江青作为文革四人帮的领头人,在大陆当局决定否定文革后,法律上被判处死缓(后减刑为无期徒刑),政治生命宣告结束,后在保外就医时“自杀”。这样的际遇,是毛派群众所不能接受的。亦因此在后文革的40年间,这个群体一直在为江青“正名”而努力,但因当局对“四人帮”做出过的政治定性,毛派群众对江青的祭奠,自然会被视为“对抗”。当然,铁杆毛派群众,亦从不忌讳这顶“帽子”,祭奠江青,正是这个群体鲜明政治立场的表达方式。

北京福田公墓的李云鹤之墓
在祭奠江青的过程中,他们吃过很多苦。无论是实地去北京福田公墓,还是在网上,都遭遇过令人唏嘘的阻碍。
一条广为流传的左翼网络信息,已经嵌入了历史。
希望网友能转告李讷同志:2009年11月中下旬,在中华网公墓区纪念馆,人民给她母亲献花的实际情况:2009年11月16日“李云鹤纪念馆”建立后,短短6天的时间,就有近13万朵鲜花,8千多个留言,排名从最末的243名,快速飞跃,超越周总理到达第二位,回到主席的身边。2009年11月23日上午“李云鹤纪念馆”被删。由于抗议的人太多,当天下午15点19分又建立了“李进纪念馆”,7个多小时后,晚上22点多,献花总数就从零朵达到了4万1千2百44朵,名次再次从最末位的第8页第243名,飞速上升到了第一页的28名,第二天早上6点多,献花总数再次达12万4千朵。已经再次到达第二位了,重新回到毛主席身边。
(注:李云鹤、李进等,都是江青曾经用过的名字)


2014年4月5日清明节时,一条消息在网路上迅速传播。“今上午北京战友祭扫江青墓,与警方发生冲突,大朗,李元等4同志被抓捕。”

祭奠江青与警方发生冲突

清明祭奠容易引起警民冲突的,北云鹤,南林昭。
网路流传的长篇通讯写到:“后来郎师傅在关押期间出于义愤进行了绝食斗争,不吃不喝,我们送给他的食品和水都在出来时带着,我问他为什么不吃喝,他说要和它们(黑狗子)拼了,死了就对得起毛主席和江青同志了。”
“这是真正的革命战士啊!我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说不出话”,长篇通讯的作者描述。

“韶山木匠”的微博

同日,新浪微博认证为“湖南省韶山市红色旅游文化交流大使”的网友 @韶山木匠称,“李纳夫妇回家祭祖。公主尚在,国贼焉敢胡来”,鲜明的立场,引来了大量关注,以及2千多条转发。
李讷是毛泽东与江青的女儿。由于“韶山木匠”将李讷写成了“李纳”,亦在毛派网友里引发了大量谴责和非议。有评论称,写错公主的名字,不管是否故意,“其心可诛”。
为“老书记”喊冤
大陆左翼回归原教旨毛思想的运动,在2012年遭遇重大挫折。
“红都”重庆主政者在2012年3月份被免职,随后不到一个月后,“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2013年9月,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被判无期徒刑入狱。
毛派网友给“老书记”写歌,写诗......尽管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账号,多次被屏蔽、封杀,依然执着“转世”、发声。

核心红二的励志诗

网上曾盛传薄案主审法官王旭光“自杀身亡”

一些毛派网友,还多次传播薄案主审法官王旭光自杀身亡的假消息,用这样的隔空“诅咒”以浇胸中块垒。
自杀的细节是用“一把酱油壶装了满满一壶氰化钠,扭住自己的鼻子一饮而尽”,显然是在影射西人海伍德命案事件。
王旭光早已从从山东调入最高人民法院,任环境资源审判庭副庭长。
东博书院秘书长张清则认为,这种的谣诼,反而代表了民意。


薄被“清洗”,毛派群众心中是有怨气的,由此也造成了他们对中央在涉毛意识形态方面的表述,敏感而挑剔。张清曾转发过著名毛派人物张宏良的微信文章《左翼的缺失和习总的孤单》,结论是“时代呼唤薄”。这条微博很快被屏蔽。张宏良的新浪微博,早几年就被销号了,他在被删号前的最后一条帖子是“人民万岁!正义万岁!”
略显尴尬的是,就在薄王主导的“唱红打黑”如火如荼的2009年,毛派在重庆的集会亦遭遇过不小的打击。
2009年10月15日,来自全国20几个省的代表34人,在重庆市万盛黑山谷风景区开会时被警方突然袭击,全部被捕。
“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简称中毛共或中共(毛),这个组织认为LXB等学者代表帝国主义,明确表示反对,他们亦反对执政者所走的“修正主义”道路。
2008年底,该组织在大陆的左翼网站——乌有之乡(后来被封)发表了《告全国人民书》。
该党成立于次年1月份,并缺席推举时任重庆书记担任党魁。
 重庆警方出动了100多人,包围了黑山谷的会场。
据毛派人士自述,抓捕时开了枪,“多位同志遭到殴打和虐待,数人受伤,一位老同志当场休克。所有手无寸铁的共产主义者都被手铐铐起,强迫坐在地上,包括一位步履蹒跚的老红军。”
25名与会者以“非法集会”的理由被行政拘留十天,一些骨干分子被诉以刑罪。
其中一位老人叫马厚芝,2011年9月被重庆法院以“颠覆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2014年以来,大陆增加了多个国家纪念日。自2014年起的12月13日成为了国家“公祭日”。各地毛派群众,对于中央在当日甚少提及毛,极为失望,自发组织了各种祭奠活动。
该日,由北京一家私企建造的“毛泽东文化展览馆”开馆仪式在北郊举行。活动的主持人是毛派名人司马南。
现场的网友还转发了不少关于薄的诗词。比如:一代青天吏,两袖赤坤佛。史洞民生愿,唯有英雄薄。
在现场主持中,司马南说: “三十多年来,有人有意地要诋毁毛泽东,要砍掉这面旗帜,可是,他们越是这样,人们对毛泽东的怀念越是无法阻挡。”

张玉凤、李讷、张善兰在纪念仪式上


据红歌会网的现场写真,到场嘉宾有毛主席的女儿李讷、女婿王景清,机要秘书张玉凤,江青机要秘书杨银禄等,原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当副总理之前是普通的纺织工人)送来“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纪念会”的横幅。
大会堂118厅服务员张善兰在仪式上发言: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毛泽东的嫡孙毛新宇少将并未出席该仪式,或者说,他保持了不参加民间左翼毛派祭祖活动的一贯态度。
毛派爱国者阵营,对司马南的态度,可以说是爱恨交加。
他们认为,司马南可取之处是至今认同薄主政时的“重庆模式”。
司马南曾在多个场合表达了自己对重庆模式的支持,他认为这是对毛泽东思想的传承和发展,概括起来就是“唱红打黑、共富用黄(黄奇帆)”。


不过,由于司马南明确表示反对文革,肯定邓小平的历史地位,还跟方舟子一起搞科普,在转基因问题上的立场彻底“沦陷”,成了部分左翼群众眼中的“叛徒和投机分子”。
2015年军方的八一讲话,由于没有提到毛泽东思想,又激起了另一场轩然大波。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54研究所网名为 @水墨风景166 的某高工认为,防长八一讲话是彻头彻尾的大毒草,与中央唱反调。
安徽芜湖的中学高级教师晓妍,则通过自己的认证博客对此现象进行了尖锐的点评。
他形容常是“特色国防部长”,认为他的讲话之所以胆敢与军魂“毛泽东思想”切割,而只提到黑猫白猫“邓三科”特色,绝非常一人所为,他认为这不是一句简单的“重大政治事故”可以带过的,根子还在上头。
怀念文革
“红都”重庆的文革老同志联谊会,每年5月16日都要举行纪念活动。2015年该会纪念《5.16通知》发表49周年,有60多人参加。
五一六通知常被视为文化大革命的发令枪。

重庆文革老同志联谊会纪念“5.16”通知49周年活动现场


会长周家瑜说,“我们在毛主席党中央《5.16指示》的感召下大家起来批判现代修正主义集团,造了刘、邓修正主义集团的反。当年我们造反派是无私的是无畏的是没有错的。”
荣誉会长黃廉因病请假未能来参加本次庆祝活动。
在活动的书面总结中有这样一段话:周家瑜同志代表黃廉同志愤怒批判了邓一手炮制的猫论,摸论,暴论,搁论和先富论。揭露邓资改路线反革命反人民的罪行。
周家瑜是原四川省革委会常委。黄廉是原重庆市革委会副主任。

陕西省毛派群众纪念文革50周年



香港毛泽东思想学会纪念文革50周年

如果说文革中的红卫兵、造反派,在古稀之年回望文革,向青春“致敬”的话,一些70后、80后甚至90后中青年,对文革的向往,来得有些突兀,但其热忱,似乎不输于当年的亲历者。
其中比较著名的一位,就是《南风窗》杂志的主笔李北方。他出生于文革结束后两年的1978年。在社交媒体上,他的个人简介是:”做毛主席的小学生,做一个人民的知识分子。"
李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也是香港理工大学访问学者。
2014年12月26日毛泽东冥寿这天,他来到湖南韶山“朝圣”。


“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烟花经久不绝……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李北方如此描述。
2015年年9月9日,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照片并配文“缅怀全世界受压迫人民的伟大领袖和精神导师”。
有网友批评他这种深情呼唤文革的做派,是对知识分子身份的背叛。李公开回应:“面对反毛杂种们,我还是有些智力上的优越感的,这些货的浑,多半开始于蠢。”
2016年8月15日,李北方和司马南、郭松民、戴旭等毛派学者一起参加了接管《YHCQ》杂志的仪式,志得意满。


知识界哪些人在“圣化”毛?
“臭老九”、“劳改营”、“夹边沟”这些字眼,或让人觉得,当下现实中的知识分子,会天然与毛主义、与文革等概念保持警惕和距离。
其实,李北方在高知或名人群体里,另类感也不是那么强烈,与他观点相似的毛派知识分子,并不鲜见。
孔庆东是中国最精英高校——北京大学的语文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博士生导师,他还是民间智库——东博书院创办人,这个书院的活动,很大部分是围绕毛文化进行的。
这位教授以性格乖张、言论出格红于网路,但只要提及毛,孔庆东的语言风格和逻辑体系跟郑州、洛阳、南阳、重庆等地的毛派群众并无二致。
2015年9月9月,孔庆东在微博上发表一段警示性的文字,意在抱怨甚至告诫当局。


中国社科院下属的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是公认的毛派学术“重镇”。

朱继东先生参加“青春向延安”主题活动留影
该中心秘书长叫朱继东,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
这个冠以国字头的意识形态智库,选择在2013年12月26日开通了官方微博 @思想火炬,开宗明义:今天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0周年!在全党全国人民深切缅怀毛主席丰功伟绩的今天,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正式在新浪开通!
朱继东先生和 @思想火炬一直站在意识形态口水战的最前线,与网上所谓公知唇枪舌战。
朱亦是坚定的毛派,在此领域,他最轰动的学术成果,恐怕是多次呼吁立法,明确毛泽东的“国父”地位。



共青团中央2015年建立了“中国青年网络智库”,朱继东当选为37名专家之一。
目前已知的该智库专家中, 几乎清一色毛派。 除了朱继东,还有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王向明教授、论证过“中国才是最大民主国家”的北外党委书记韩震、军队鹰派人士戴旭、保卫南海不惜牺牲十亿中国人的纪连海先生、以及发起过与国旗合影、指尖护卫大阅兵等正能量活动的知名网友点子正、雷希颖、千钧客等。
无独有偶,朱先生的同事,该中心的常务理事李艳艳博士通过研究,公开宣布杨开慧最具一代国母的风范。



“舍身成仁、为国捐躯,具有大爱的母亲堪称国母!”李艳艳赞美说。
毛派在国父问题上没有争议,但是在“国母”的认定上,分歧颇多。
与李艳艳看法不同,很多基层毛派群众,更倾向于江青,认为她才是“共和国的开国国母”,是在“走资派监狱中英勇牺牲的烈士”。


甄别国母是一件困难的任务,李艳艳在这个领域并无权威建树。
但她在其它领域学术成就,得到了组织以及毛派群众的肯定。
在学界,李艳艳或最早提出奉毛泽东为“人间神”,建议每年12月26日以国家名义设立“东圣节”。


李博士很生动地将毛主席纪念堂和天坛祈年殿加以对比:“一种是纪念人间神,另一种是求福天神;一位人间神仍在照耀社会,另一位天神则已远离人间。”
而张清先生崇毛的功力显然更高,他提出,毛不仅应该是“国父”,人间神,更贴切的称呼是“大圣”。


有网友提出,毛既为万岁,又是大圣,东圣节改成“万圣节”,岂不更加贴切?对此建议,张清先生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2014年年底圣诞节前夕,李艳艳在微博上转了一条段子,大意是,圣诞老人在从丹麦进入中国境内途中因汉奸西化大桥出现断裂,至今走资派无力维修,仍在雪地里趴着,袋子里的礼物被路人哄抢一空,麋鹿被自干五牵走,雪车因牌照无效被中国网络红军没收!今年圣诞节取消!
李艳艳博士随后推出了自己的观点:“中国人民的节日是12月26日东圣节,这一天中华民族伟大领袖毛泽东诞生。
她坚持在网络上传递正能量的热情,也得到团中央相关部门的关注,2015年共青团中央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传播青春正能量”优秀青年座谈会,李作为“中国好网民”的代表入选。
“东圣节”这个概念很快在毛派中流行开来。包括孔庆东等学人对此颇为称道。
 21世纪以来,每逢9月9日毛泽东逝世周年或是12月26日诞辰,不管是去韶山朝拜的网友,还是在各地遥寄相思的,打出“东圣节”或者“人民节”旗号的活动越来越多。

湘潭大学师生纪念东圣节

这个东方,甚至说带着皇汉色彩的节日,明显是要与西方的圣诞节分庭抗礼,甚至要争个你死我活。

圣诞没有快乐只有仇恨

神主泽东

著名学者千钧客指出

前学者摩罗先生的纪念文章

乌有之乡社论,特意选择了文革中最知名的一张照片

节日饮食之毛氏红绕肉

请神入庙



有鹰派军人之称的国防大学教授戴旭,是军方人士里的毛派代表人物,也是2016年8月15日接管《炎黄春秋》防务的军代表。

经过清洗的老杂志终于无毒能看了

戴旭花了很多精力,收集了“各国政要”对毛泽东的正面评价。而他自己在《国防参考》发表的文章称毛是世界历史伟人和人类思想的灯塔,“毛泽东军事成就超过西方四大名将之和。”


戴旭收集的各国精英对毛泽东的评价中,流传最广的是下面这一条。
英国将军奥特曼称:“毛泽东是掌握打开这个时代军事奥秘之锁全套钥匙的人”。



奥特曼大将军疑似原型

不少网友对是否存在英国将军“奥特曼”、以及奥特曼将军是否说过这番话,提出了质疑。

戴旭与网友交流关于“奥特曼将军”的出处

戴旭也很有风度,他建议网友去咨询“军事科学院战略部部长姚有志少将”。
姚少将的文章的确提到“英国奥特曼将军”有过这段表述。
不少军事知识达人,包括《战争史研究》丛书主编等,都加入了寻找奥特曼将军的行动,但均一无所获。
其实军中鹰帝戴旭对毛泽东军事能力圣化的想象力,还不算最高的。四月网组织的一次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研讨会上,就有著名学者发表了重要研究成果:毛泽东思想能打败外星人。



东博书院秘书长张清在毕福剑事件中是较早一批传播分享所谓“辱毛视频”的,也因此受到广泛关注,一度被认为是毕视频的泄露者。他多次通过社交媒体辟谣,称自己没有参加毕的酒局,视频也是转发别人的,但他对毕的批判,还是旗帜鲜明。


张清曾发过一张放射光芒的毛泽东像,配文为:历史已经证明并将永远证明:是人皆颂扬毛泽东,是鬼皆诋毁毛泽东。


朱继东先生亦发表过类似断言:不敬重毛主席的人,绝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也不是真正的中国人!
这种铿锵有力的表述,颇似21世纪的“两个凡是”。
那些六七十年代还未出生或者还少不更事的读者,也许是幸运的,他们通过阅读这些毛派知识分子的文字,不仅隔空感受到了毛主席的存在,应该还有华主席。

延伸阅读
关键词 提取阅读
戴旭 郭松民 骆家辉
三娃厨房 欢迎光临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